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宠不停 陆暖 著

连载中 宋清越宛子成 腹黑 将军 公主 腹黑将军

更新时间:2021-09-15 15:00:39
太傅嫡女被算计到尸骨无存,最终惨死在庶妹手中。重生为长婷公主,宋清越立誓要害她的人血债血偿。昔日渣男辱她,毁其子孙!害她埋乱葬岗的庶妹,送入青楼!不曾想有一将军找上门,愿主动与她联手,愿助她,宋清越不敢信,她逃避:“我长婷此生绝不与他人共侍一夫。”谁知道他却说:“公主金枝玉叶,理应如此。”宋清越红了眼眶:“苑子成,你若说谎,本宫要诛你九族。”“臣,遵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啪!”

粗重而又结实的长鞭结结实实地打在依然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苏晴雅身上。

恍惚之中,她身上连续不断的疼痛让她不得已睁开了眼,撑起了自己浑身酥软无力的身子。

眼前女子着一身青色云锦长裙,十足的贵女打扮,而她再抬眸,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苏晴雅愤恨的嘶吼着,内心痛如刀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了,她的亲妹妹苏晴珍与她的最敬爱的丈夫孔祥林暗中苟且!竟然联手构害父亲苏太傅,将苏家上下一百多口全部送上了断头台!

苏晴珍居高临下的望着苏晴雅,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谁让亲姐姐你那么喜欢出风头,什么都要压我一头!”

“可你是苏家的女儿!你纵然恨我,又为何要对苏家如此残忍!”苏晴雅硬撑着,满脸皆是失望。

“苏家又何时把我当过女儿?在他们眼里,苏家便只有你一个女儿!凭什么你什么都能得到?苏家满门抄斩时父亲至死都要保你,是,你有讨好公主有贵女撑腰,皇帝也可以赦免你,那我非要毁了你!我一定要让你死!”

苏晴珍大声呵斥着,心中升腾起淋漓的**。

“苏家倒了,你照样是一棵无处漂泊的柳絮,你以为孔家就会成为你的新靠山吗?”

苏晴珍一把捏住苏晴雅的下巴,眼中尽是藏不住的凶狠之色,“孔祥林喜欢的从来都是我,娶你,不过就是为了利用你的身份和能力罢了。”

“你以为苏家的地位真的无人想撼动吗?上头有的是人想苏家完蛋……”

“行了,珍儿,别再跟她废话了。”

又是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苏晴雅再吃力的抬起头时,一眼便望见了她的丈夫,孔祥林。

再看见他的这一刻,苏晴雅紧闭双眸,她从未如此绝望过。

从小才学精进,年纪轻轻便能接管家务,嫁到孔家之后更是帮助孔家将生意扩至全国上下,让孔家一跃成为富可敌国的皇商。

她树立威望,礼敬皇亲贵族,结交宫中权势最盛的长婷公主,他做这一切,全是为了孔家,为了他孔祥林!

而如今,他出现在这里,那冰冷而厌恶的眼神,彻底将还抱有幻想的他击败了。

“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哪个男的能会允许妻子骑在自己头上?怪只怪你摆不正自己位置,就别怪我们心狠!”

孔祥林冷嗤,随即招呼下人,端上一杯鸩酒。

“啊!”

苏晴珍又扬了一鞭子,随即冷笑,扔下鞭子,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现在,就是你的死期!”

话音刚落,苏晴珍弯下身子,取了那杯毒酒,强行撬开苏晴雅的嘴,硬生生的灌了进去,随即扔掉杯子,笑的更加肆意猖狂。

苏晴雅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求生的欲望强烈,可五脏六腑从剧痛慢慢没了知觉…

……

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被用力拉扯,她努力挣扎着,缓缓睁开眼睛。

她躺在一个陌生的床踏上,床顶的纱幔错落有致的垂下,轻纱罗曼,金丝枕头,碧玉装饰的床头,纵使是她苏晴雅这样的首富,也从来没有如此奢侈过。

怎么这么荒唐?苏晴雅连连摇头,却冷不丁发现眼前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定睛一看,前面竟然是个男人!

她连连后退,眼神中已然树起了敌意。

因为她瞧的分明,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孔祥林的亲弟弟,孔泽龙!

除了对孔祥林的恨外,她也非常清楚,孔泽龙可不是什么善茬,花天酒地,横行霸道,之前自己做为家中长嫂管束着他,才不敢做什么坏事。

而这孔泽龙也不知使了什么招数,让同为嫡公主的宋清珊对他着迷不已,甚至已经定下了这门亲事,成为了准驸马。

此刻,她看得出来,孔泽龙显然有些醉意,可看似不胜酒力,目的性却又很明显,

就是要扒了她的衣服。

此时,苏晴雅的大脑如触电一般,洪水般的记忆逐渐涌入她的脑海里。

她居然重生在了皇宫长婷公主的身上!

长婷公主何许人也?当今圣上的嫡亲长公主,深受圣上万般宠爱,母家有丞相撑腰,生性娇纵,无人敢惹。

当然,这是外人的印象,她是长婷公主的座上宾,平日私交甚密,更是闺阁中的好友。她清楚这个长公主只是嫉恶如仇,并不向外界传出的那般可怕。

而此刻,她也意识到,她重生在了自己死去一个月之后。

她记得,之前宋清越在跟丽妃一起用膳,并且小酌了几杯,婢女见她有些醉意,便泡了杯醒酒茶,结果意外的昏了过去,再醒来,就变成了眼前这副样子。

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被下了药。

“啪!”

虽然自己浑身无力,可自己还是用尽力气将面前的男人狠狠的扇下了榻,他绝不能让这种人玷污了自己的身子,更是宋清越的身子。

“你这个疯婆子!来软的你不是好歹,非要我来硬的!”

孔泽龙被激怒了,掏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绳子,此时的宋清越被下了蒙汗药,身体软弱无力,眼前人影重叠。

就在孔泽龙近身之时,宋清越想推却推不动,浑身瘫软,眼看着那面目可憎的男子朝着自己这边挪步过来,你自己却动弹不得,心生绝望。

她绝不能让这恶徒得逞!

撑着自己最后一次理智,她一把拔掉头上的栾钗,随即而来的,是自己手臂上一道钻心的疼痛。

她用力扎着,看着鲜血不断往外流,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宋清越能感觉到体内的药效并不大,加之剧痛让她清醒,她抬头,随即又将手狠狠地向孔泽龙身上扎去!

孔泽龙疼的咧着嘴,嘴里骂骂咧咧的,手中的绳子也掉了下来。

她遂捡起地上的绳子,朝着孔泽龙狠狠的抽了过去!

“啊!”

那绳子是孔泽龙从内务府太监那里找来的绳子,粗壮结实,打在人的身上也一下是一下,颇有皮开肉绽之效果。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将军小说
  3. 公主小说
  4. 腹黑将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