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与君绝
与君绝

与君绝 吾玉 著

已完结 迟鸢卓岩

更新时间:2021-07-29 12:21:38
我自小跟他定了娃娃亲,他却喜欢上另一个女孩,将我推给了他室友。我们修成正果后,他又后悔了,在校园里拦住我们,红着眼问了一句——“你不是想让我跟你回去结婚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迟鸢去Z大找卓岩的那天,引起了轰动。

一身水蓝衣裳,两条乌黑长辫,白底布鞋,素雅又复古的穿着,远远望去,倒挺像民国老照片里的女学生。

只是这还不足以引起轰动,引起轰动的是她背上的那只风筝,对,一只偌大的风筝。

青鸾形状,栩栩如生,迎风负在那纤秀的肩头上。

背风筝的“民国”姑娘,旁若无人地走过校园,丝毫不在意周围人传来的目光,仿佛时空错乱,她和旁人不是走在同一个时空里。

“请问金融系大二的卓岩在哪?”

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也亏得卓岩在Z大有些名气,迟鸢在问过几个人后,终于有围观群众伸手一指,笑嘻嘻地挤上前凑热闹:“现在估计在西楼大教室上选修课呢。”

一些好事者紧随而上,实在想看看这“大风筝”到底要找卓岩做什么。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来到教室外,把正上课的老师吓了一跳,精力旺盛的小伙伴们探头探脑的,整个教室哗然起来。

迟鸢站在门边,薄唇紧抿,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一圈后,最终定在了一个角落里。

“卓岩。”

她逐字喊出,一张脸仍没什么表情,唇边却多了一丝浅浅笑意。

所有人齐齐望去,那叫“卓岩”的男生还没来得及拿书遮住头,一个僵住,面如死灰。

许久,他在万众瞩目中站起,带着一脸被宣判死刑的悲鸣,脚步沉重地走向门边。

“迟鸢,你,你怎么来了?”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迟鸢显然没能领会他的意图,反而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坦然开口:“你一直不回古镇,我就只好出来找你,爷爷叫你快点跟我回去……”

顿了顿,吐出石破天惊的四个字:“回去结婚。”

这一下犹如狂风骇浪,整个教室只安静了一瞬,紧接着全体沸腾了。

结婚呀!多嗨爆眼球的字眼,对新世纪的大学生来说,这年头居然还有指腹为婚一说,简直不能更稀奇!

卓岩在一片沸腾间,两眼一黑,几乎想晕倒装躺尸,但他还不能!他还得收拾残局,火速带走迟鸢这害人精!

最重要的是,他心仪的女神此时就在教室里看着他!

当初为了跟秦萌选修同一门,他千方百计地进行打听,如今好不容易接近佳人,相遇相识各种发展有条不紊,居然在他临门一脚,想要告白的当头,给他杀出这样一招!

天要绝他,这回可在女神面前丢大发了!

卓岩在心头默哀一声,再看向迟鸢的目光里,便多了丝咬牙切齿。

卓三,迟六。

卓岩与迟鸢同一年出生,只不过一个是三月,一个是六月,一个出生在当铺,一个出生在筝坊。

江南古镇的民风淳朴,卓迟两家是世交,对面为铺,比邻为居,卓岩与迟鸢的这门“娃娃亲”,几乎可以说是在母亲肚皮里就定下来了。

卓岩长到六岁时,都还是晃着杨柳枝,在迟鸢面前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她:“小媳妇。”

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了,迟鸢是卓岩的小媳妇。

彼时韶光正好,他们一起在镇里上学,一起在春日放风筝,一起去河边摸鱼,一起踏着夕阳结伴而归……所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不过如此。

迟鸢性子沉稳,卓岩则洒脱不羁,小时候卓妈妈对迟鸢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哥哥不懂事,多让着哥哥点。”

迟鸢听话点头,在与卓岩的相处间,的确是退让包容的那个。

她会给他带午餐,会为他洗单车,会在他顽皮做错事情后,默默为他在大人面前收场,连学会做风筝的手艺后,亲手扎的第一只纸鸢都刻着“卓岩”的名字。

她就像个真正的“小媳妇”,谨遵“妇道”,没有一刻忘记她的“小夫君”。

这样平淡如水,岁月不惊的日子,原本迟鸢以为会是一生一世,但在那一年的夏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那个夏天格外燥热,知了在树上没完没了地叫个不停,对面当铺里传来锅碗瓢盆的打砸声音,引来街坊四邻纷纷围观。

卓老爷子一扫把挥舞,将卓岩的父亲卓文希赶出门,扶着门边气得不轻,而被轰出来的卓文希西装笔挺,一身灰狼狈不堪,却还在那“执迷不悟”:

“爸,把当铺卖了吧,都什么年代了,外头尽是高楼大厦,你们还来这因循守旧的一套,老不老土……”

卓老爷子气得一口血差点吐出,一扫把砸在儿子身上:“滚,孽子,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家业,把你卖了都不会把它卖了,滚!”

卓岩的父亲是个很洋派的人,是小镇的第一批大学生,后来还在国外留了几年学,回来后举手投足都透着西化,被当时的卓老爷子就讽刺成:“假洋鬼子!”

他一直在外工作,已经是一家大银行的总经理了,这次卓老爷子却将他召回来,告诉他一个不异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你爹我看了一辈子当铺,如今也是时候退休了,该底下的儿孙接班了,从今天起,你将成为当铺的第二十六代传人。”

立刻辞去外头银行的工作,回来乖乖继承当铺,卓老爷子的语气像以往一样,强硬得不容拒绝。

但开什么玩笑!卓文希当然不干,就像当年执意要出国一样,和卓老爷子又开始了新一轮“世界大战”。

一片鸡飞狗跳中,左邻右舍纷纷上前来劝架,迟鸢站在筝坊的门边,伸长脖子张望“战局”,忧心忡忡。

倒是卓岩坐在她旁边,两条腿大大地架在台阶上,毫不在意地吃着冰棍:“闹一闹就没事了,我都习惯了,我爸每年回来都要和爷爷吵,吵又吵不出个什么名堂……”

他语气像个小大人般,俊秀的眉眼一挑,懒洋洋地瞥着自家门口的包围圈,只是这一回,他却失算了。

那头不知又吵了些什么,只听得一阵喧闹后,卓文希狼狈地挤出人群,气急败坏地拍拍身上的西装,停在了吃冰棍的卓岩面前:

“儿子,你说,你愿不愿意跟爸爸走?”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军师小说
  2. 傲娇萌宝小说
  3. 逆天神医小说
  4. 魔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