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宴少的掌中娇是团宠 干草 著

连载中 沈轻歌晏司寒 团宠 掌中娇 宴少

更新时间:2021-06-15 16:45:00
哗的一声,一盆刺骨的冷水浇到身上,沈轻歌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她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影,她费力地眯起眼睛,“林曼舞?”“表姐还认得我。”林曼舞价值不菲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蜷缩在地上的沈轻歌,容貌姣好的脸上妆容精致,却挂满了恶毒。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轻歌,快开门。”

门外大哥沈黎的声音已经略带几分急促,沈轻歌无奈,只好暂时稳住晏司寒,“好,我答应你。”

晏司寒这才放开手。

直到沈轻歌重新坐到轮椅上,才终于去打开了门。

门一开,沈黎和沈漠立刻从门外走了进来,两个身姿挺拔的男人双双挡在自家小妹面前,隔开晏司寒的视线,面色不善。

沈黎轻声问,“轻歌,这是怎么回事?”

沈轻歌只觉得眉心跳得更欢快了,硬着头皮开口,“他,是我在国外留学时的男朋友,只不过后来分手了。”

沈黎皱眉,还想问什么,却被沈漠拉住,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追问。

又开口安慰沈轻歌,“今天的订婚典礼暂时取消,你先回去休息。”

沈轻歌心有不安,“今天这件事闹得这样大,辛苦大哥善后。”

沈黎一愣,抬手摸摸沈轻歌的头,“说的什么话,为你,不管做什么大哥都愿意。

“好了,先回去休息,什么都不要管。”

“嗯。”

沈轻歌点点头,晏司寒这会儿从善如流地握住沈轻歌的轮椅把手,一手抱着小豆丁,一手推着她离开这间化妆室。

……

回到沈家,沈轻歌一直等到天黑,才等回来沈家的四个男人。

沈伯远刚一进门,便被一个软软的小可爱一把抱住双腿,“外公,你回来了,妈咪一直在等你!”

还不忘转头看向沈黎,沈漠和沈翊,“大舅舅,二舅舅,小舅舅,你们辛苦了。”

四个男人本来都是一脸正色,但看着小豆丁仰着一张长得和自家妹妹五分神似的脸,神色都变得柔软起来。

沈轻歌在一旁看着,悄悄松了口气。

有这个小豆丁在,能分散不少父亲和哥哥们的注意力,自己也省得费力解释了。

沈家四个男人扭头看了一眼沈轻歌,沈轻歌立刻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沈父叹了口气,抱起小豆丁走向沈轻歌。

那兄弟三人则是走向晏司寒,“你,跟我们来一下。”

沈家兄弟三人皆是天人之姿,三人站在一起更是气势迫人。

但晏司寒却仍旧是一副神色淡然的样子,跟在兄弟三人身后,上了楼,去了书房。

沈轻歌对晏司寒的处境漠不关心,她巴不得三个哥哥直接把这个可恶的男人从沈家赶出去!

“轻歌,”

沈伯远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倦,抱着小豆丁走到沈轻歌身边,语重心长道,“你已经长大了,爸相信,你不管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理由。

“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和你的哥哥们,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顿了顿,沈伯远似乎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最后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沈轻歌看着父亲走远的背影,鼻头泛酸。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母亲生下她之后就撒手人寰,父亲和几个哥哥从小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他们用无尽的爱弥补了她人生里缺失的母爱。

不管她做什么,都不会受到苛责。

所以,上一世蓝少君用两个哥哥的性命威胁她的时候,她才愿意像是一条狗一样苟且偷生地活了八年。

可没想到,蓝少君从一开始就在骗她。

晏司寒下楼的时候,就看到沈轻歌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满身的戾气。

他走上前,低声唤道,“轻歌。”

沈轻歌满身的戾气瞬间消散。

她回过头,看到晏司寒竟然还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有些意外。

按照她对三个哥哥的了解,他们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他才对。

怎么他还能这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晏司寒看着她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淡淡一笑,“放心,我已经通过考验了。”

沈轻歌挑眉,“他们同意你留下了?”

晏司寒“嗯”了一声,又问沈轻歌,“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想吃什么?”

听他这样说,沈轻歌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

她确实有点饿了。

晏司寒推过她的轮椅,慢步走向厨房,“豆丁爱吃牛肉面,我觉得你也会喜欢。”

牛肉面?沈轻歌舔了舔唇,忍不住吞口水。

这个小可爱的口味跟自己还真像。

晏司寒微微一笑,走进厨房,系上围裙,温声问厨房里的下人,食材的位置。

沈轻歌有些意外,“你要亲自做?”

“不行?”

晏司寒反问。

沈轻歌欲言又止,把满肚子的话又咽进肚子里,只摇摇头,“没有,只是有点意外。”

晏司寒一边熟练的煮水,一边淡淡道,“我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

沈轻歌莫名觉得脸颊烧红,垂下眸,一言不发。

香气渐渐从厨房里飘出来,小豆丁拉着沈伯远迈着小短腿冲进厨房,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

小豆丁从晏司寒的手上接过一碗牛肉面,率先送到沈伯远的面前,“外公,你吃面。”

沈伯远看到晏司寒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但也跟着小豆丁坐下了。

这个孩子,他是越看越喜欢。

但这个孩子的父亲……

沈伯远叹气,他愈发觉得对不起蓝少君。

沈轻歌递过去一双筷子,“爸,吃点吧。”

可这时——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蓝少君站在门口,身上还穿着今天在订婚典礼上的那套蓝色的西装。

他帅气的脸上挂着一丝温润的笑,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脸上有疲惫,眼底有血丝。

看来,今天那场订婚宴的善后,让他心力交瘁。

沈轻歌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一丝丝的畅快。

她若无其事地招招手,“少君,你来了,快坐下一起吃。”

沈伯远却是有些手足无措,就像是背叛了蓝少君又被当场抓包一样。

蓝少君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目光从穿着围裙的晏司寒身上扫过。

这个带着沈轻歌的孩子突然出现的男人,即便是在厨房里,穿着围裙,竟也难掩一身的贵气。

那张亦正亦邪的脸上,带着几分让他看不透的神秘。

蓝少君的视线落在沈轻歌的身上,看着一脸无辜的沈轻歌,他紧紧攥起拳头,郑重道,“轻歌,我来是想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你。”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团宠小说
  2. 掌中娇小说
  3. 宴少小说
  4. 神话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