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风情不摇曳 著

连载中 林暖顾景珩 农门

更新时间:2021-05-04 16:00:06
桃源村村民每每提到顾景珩,都怕的发抖。村里姑娘们都爱慕小霸王的颜,可都害怕小霸王的脾气。林暖不怕。林暖是克星,克天克地克父母,就是不克他家夫君,赚钱养家宠夫君,日子过得很火红。可顾景珩说,丫头太小,身材太瘪,小豆芽一个。他每天想的事就是怎么甩掉家里的小媳妇。甩着甩着,顾景珩发现小媳妇身份不简单。林暖气哼哼,坐等真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就是信了,他也没那个脸。

林明义脑海里拼命想着要怎么撒手,才比较合理,又能挽回面子,就听见主屋里砰的一声,像是人摔地上的声音。

是主屋。

“老头子。”

“爹。”林明义立马撒手,跟着王婆子飞奔往主屋去。

林暖这才丢了钉耙,和林明礼一块扶着林明忠进去,林明义帮着把人抬上去,就去主屋了。

“暖暖,你奶就是再不对,你也不能拿钉耙对着她,说要杀她啊?”林明忠叹了一声。

林暖边拿药边道:“所以我就要让她欺负?”

林明忠一愣,“爹会护着你的。”

“爹想怎么护?奶打我的时候帮我挡?还是奶问我要银子的时候帮我拿银子?又或者娘算计我,让奶欺负我的时候帮我教训娘?”

林明忠被问的一句话都回答不上来。

他看着给他腿换药的林暖,道:“你娘其实心里是有你的,她只是……”

“只是觉得我是丧门星?”林暖手下动作利索,神色却冷了一些,“所以她想怎么对待我都可以?就因为她们是长辈,不管怎么对我我都要一声不吭的忍受?”

“可……”

“我不用爹护着我,我自己能护着自己。”林暖道:“不过爹也不要用你所谓的孝顺来绑架我,对我好的人,我也对她好,对我不好的人,我不会客气,不管她是谁。”

林暖很烦。

就很不喜欢原主爹包子又愚孝的性子。

她一时半会也改变不了,所以先摆明自己立场。

林明忠愣愣的看着闺女,心说这个家还是伤透了她的心啊。

他也知道,她受委屈了,只恨自己瘫了,什么都做不了,连她被人欺负,都不能护着。

可一家人,哪有那么多仇恨?

林明忠骨子里还是在意爹和娘的,想看见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

他想让暖暖过去主屋那里给娘赔个罪,想想有没说出口,算了,暖暖不情愿,他替暖暖赔也行。

林明忠很轻的叹了声,视线落在脚上,惊讶的发现居然消肿了许多,不管咋样,有好转,就是好迹象。

“对了暖暖,你爷的中风好多了,真要能好,咱一家人就有盼头了。”

林暖对林家的事不感兴趣,应了声,帮他包扎。

林明忠烦躁的心情有点好转,瞅了闺女一眼,试探的问,“暖暖,你和景珩咋样了?”

其实他想问俩人有没有圆房了,毕竟景珩那孩子性子太野了,他有点担心。

可这种事一个当爹的,哪好意思问出口?

偏偏自个媳妇又是不管不顾的,林明忠有点愁。

林暖当然察觉不到老父亲的心思了,道:“挺好的,吃饱穿暖。”

还能赚小钱钱。

给林明忠换好药,林暖收拾好东西就走了,没多留。

林家主屋那边,林老爷子听见院子里的吵嚷声,一时激动,从床上摔了下来。

他歪着嘴,斜着眼,涨红脸,彰显自己对林暖的愤怒。

王婆子见他没摔伤,只是情绪激动,安慰了他一会儿,也就出去了,一出院子,她就看见门口鬼鬼祟祟的人影往里探着脑袋瞅。

王婆子抄起扫把,躲在门口。

门口鬼鬼祟祟的人正是张蓉芳。

自她每次和林暖要好处,每次都要不到,不是这里伤那里伤后,她就想了个法子,让婆婆去办这事。

所以她让林静喊林暖回来,以婆婆的功力,那死丫头应该把东西都带来了吧?

可咋没闻见肉香呢?

那死丫头可是买了一大块五花肉的。

难道还没做饭?

张蓉芳边嘀咕边进去,才伸进脑袋,脑袋上就挨了一下,她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王婆子一把将她拽进去,边打边骂。

“臭货**贼妇,我老林家咋娶了你这种缩头乌龟?把那死丫头招来了,你自个倒出去躲清闲去了,差点连累我宝贝大孙子,怀安出点啥事,你就给老娘滚出老林家。”

张蓉芳这么一听明白了。

天杀的丧门星又惹祸了呗。

要说婆婆也忒没用了,一个死丫头都制不住,当然她只敢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娘你听我解释,我去乔家了。”

王婆子停住手,没好气道:“你上乔家干啥?”

“我想着林暖那死丫头来,我得看着女婿啊?咋说林暖都是乔家的人,万一有啥事,我好及时来通风报信啊。”

王婆子一副你还有这个脑子的神态。

“娘,咋样了?那死丫头给银子没?”

王婆子打的手都酸了,扔了扫帚,“没有,那丧门星现在厉害着呢,你去打听打听,是不是顾景珩给她撑腰了,咋都要让她每个月给点孝顺银。”

不然白养活那么大了。

“好。”张蓉芳满口应下,见王婆子走了才冲她背影翻了个白眼。

进了屋,张蓉芳瞅见林明忠愤怒的眼神,她才不怕他,没好气道:“咋了?”

“暖暖咋样都是你生的,你咋就不能像个当娘的对她好点?”

“我咋不像当娘的了?就那么一个丧门星,老娘当初没把她掐死就不错了,还给她吃给她穿养她这么大,现在嫁人了,翅膀硬了,反咬我一口。林明忠,你可别没良心,说到底我还不是为了你?你摸着你良心问,你瘫的这些日子老娘有没有嫌过你?”

连床上那点事都不能干了。

林明忠到嘴边的话吞咽下去。

要说她不是好人,可对自个的事上的确劳心劳力,大半夜他要起夜喊她,她顶多嘀咕几句,还是会去。

可偏偏!

林明忠灰扑扑的眼底压下所有情绪。

……

第二天,天蒙蒙亮林暖就起来了,给额头还有手上的伤换了药,洗漱完,准备做早饭。

本来要蒸包子,手伤了,林暖打算煮粥。

刚把米放锅里,顾景珩进来了,一眼看见她包着的手,眉头一皱,“怎么弄的?”

“不小心碰了下。”林暖道,多的没说。

顾景珩看了她会儿,笑的懒洋洋的,“你是我妹子,在外要是谁欺负了你,尽管报我的名,要不管用,我替你去收拾他们。”

林暖“唔”了一声,“妹子?”

少年眼底光明明灭灭,玩味道:“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女儿。”

林暖低下头,欣长睫毛遮住眼底情绪,过了会儿,她抬头乖巧一笑,“兄长。”

顾景珩忽的就笑不出来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惹火娇妻小说
  3. 恶女小说
  4. 皇太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