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肆意 著

连载中 怀玉萧玠 重生 摄政 摄政王 反派

更新时间:2021-04-22 14:58:20
恶名昭彰的妖后怀玉重生了!看着眼前正是少年时的梁王萧玠,怀玉挑了挑眉。上辈子被他坑害的那些事她一笔一笔记得清楚,就算是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也绝不会忘记。重生一世,怀玉决定了先从物质上养废了他,然后再从精神上击垮他,好叫他也尝尝被人背后捅刀的滋味。只是养着养着,怀玉发觉男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萧玠大权在握后,凤目一敛,捏着怀玉的纤腰,在她耳边暧昧低喃:“招惹了我还想全身而退?阿纯还是这么天真可爱,叫人怜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0章

垂下头,刚好看见她修长又优美的脖颈。

因未及笈,她只梳了双垂髻,发髻两边各簪了一朵纱花,整个人娇俏极了。

手指上传来的触感,他措手不及,几乎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死死咬住舌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

哪怕另一只手缩在袖口中微微发颤,他也不叫自己露出一丝异样。

怀玉察觉到自己握住的那只指节分明的手很快放松下来,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执着他的手,笔走游龙般,连着写了好几种字体。

“你可以按自己喜欢的字体来练习描红,不过初学还是先从楷书开始写起,熟悉了字的结构之后再练习其他字体,这样写出来的字才有筋骨,才能好看......”

怀玉一边带着他的手写字,一边与他说一些习字的技巧。

她极为耐心,又是头一次教人,便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萧玠舌尖咬得发麻,半边身子也僵的几乎没知觉。

身体这样的反应,他本该觉得煎熬,可心里却轻飘飘的透着股子甜蜜。

直到她放开了他的手,眼神落在他身上,问他:

“如何?可听懂了?”

萧玠才胡乱点着头,也不敢抬头看她,提着笔的手腕像是自有主张,沿着她写过的字迹,连着写了好几行,心绪才勉强平复。

“悟性挺好,这么练上一个月,定会大有进益。”

怀玉看着他写的几行字,话里话外满满的鼓励。

萧玠悄悄抬眼,就见到她垂着眼帘,正认真看他写的字。

午后暖阳从半开的窗子照进来,打在这张芙蓉面上,更显得她下颔柔美纤瘦,肤白如玉。

她嘴角一抹浅笑美得令人心折。

这样锦衣玉食养出来的女孩子,叫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自惭形秽。

心中鼓荡起的绮丽,一下就被阳光打散了,只余深刻的自卑在心间。

怀玉丝毫不知萧玠的这些情绪。

她前一世死的时候已经二十七岁了,她的心境本就不是十三岁的女孩子,现在也只将萧玠当成一个未曾弱冠的少年。

待他更像是对待一个子侄一般。

虽然为了留他在身边,她也曾哭闹撒娇过,可在她看来,这些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

她抬起头的时候,恰好绿绡端了药进来。

一天两帖药,半晌午、近傍晚,绿绡准准的掐着时辰送来。

“姑娘,歇一歇吃了药再教也不迟。”

绿绡随药一同端进来的还有一碟子腌渍得晶莹剔透的梅子。

前几日一直昏沉沉的,吃了药便睡了,现在看见这碟梅子,怀玉才依稀想起来,自己年少的时候,确实是极厌烦吃药的。

绿绡见怀玉盯着梅子不说话,以为怀玉不想吃药,开口劝她。

“虽说姑娘看着大好了,可药还是得吃的,不然反复起来,姑娘还要吃苦,倒不如一气好了省事,婢子特意取了梅子来,就是怕姑娘嫌药苦,给姑娘拿来甜嗓子的。”

萧玠在一旁连连点头,怀玉见他点头如捣蒜,不知怎么,就想捉弄他一下。

端了药,先叫他尝了一口,说他身为义兄自然得有难同当。

萧玠在她促狭的目光下啜了一口,顿时苦的他眉毛都皱了起来。

怀玉忍不住掩唇轻笑,一口饮尽。

拈了梅子往嘴里送的时候,不忘往他嘴里也塞了一颗。

甜滋滋的味道顿时占满整个味觉,将萧玠先前尝到的那一点点苦涩彻底压了下去。

服侍在身侧的几个丫鬟,忍不住侧目。

姑娘往日里最厌恶与人接触了,竟会跟这么个寒门子弟亲密无间。

绿绡看了看怀玉,又看了看萧玠,心中暗道一声难怪。

这萧公子生得一副花容月貌,就是她瞧着,也觉得好看的紧。

喝过药,怀玉坐在旁边拿了本闲书看。

萧玠刚开始习字,正是新鲜的时候,他写一张,怀玉便指点一张,直到天色渐暗,要吃晚饭的时候才收了笔。

怀玉吩咐大厨房做了一桌家宴。

昨天闹哄哄的,没来得及给怀家其他人正式介绍萧玠这个义兄,怀玉将日子定在了今日。

萧玠换了一身素绫做的簇新外裳,淡雅的天青色穿在身上,更突显他的好相貌。

跟在怀玉身后,萧玠心中直打着鼓。

怀家很大,从院子里出来,要穿过两条回廊、一座凉亭,再绕过有着涓涓流水的锦鲤池,才到达摆了家宴的花厅。

怀家人口不多,满打满算嫡出一支,也只有怀安膝下的怀玉,以及怀宜膝下的怀璟跟怀瑜。

不属于嫡支的都被分出府去了,这诺大的府邸真正的主子不过寥寥数人。

怀玉母亲文氏早到了,正安排丫鬟婆子们摆着碗碟。

怀宜的夫人秦氏在一旁正跟文氏说话,两个妯娌原就是闺中密友,又这样巧的嫁到一家,更是无话不谈。

怀宜刚刚下衙,换了身衣裳,与怀老夫人一同入了席。

怀玉一一的指了人给萧玠认识。

只有怀璟跟怀瑜姗姗来迟,怀玉转过身来给萧玠介绍二人。

怀瑜盯着萧玠半晌,语气不佳的道了句:

“昨日就是你,害得阿纯妹妹舍了个庄子?”

这样的难堪,叫萧玠羞愧的直想钻进地缝里。

怀瑜却不知收敛,语气冷冷的道:“阿纯妹妹难得发一次善心,这一次便罢了,只不过阿纯妹妹需当心些,省得被人骗了。”

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不但萧玠不舒服,怀玉听着也觉得刺耳。

萧玠原要开口,被怀玉拦住。

“二堂兄读了多年的老庄孔孟,就读了这些道理出来?”

怀瑜是个纯粹的世族公子,奢侈入骨目下无尘,世家子弟有的毛病他都有。

他从心底里就看不上寒门子弟,更见不得自家人替寒门子弟出头。

于是当下就冷了脸,“阿纯妹妹将这话说清楚!”

怀玉冷淡的道:“这桩事上,大发善心的并不是我,二堂兄可是弄错人了。”

怀玉边说边拉着萧玠入席,该介绍该认识的人都介绍全了,她吩咐人上菜,完全没有管怀瑜要不要入席。

怀瑜脸色更差,指着萧玠,“阿纯妹妹就因为一个寒门贱籍,这样下我的颜面?”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摄政小说
  3. 摄政王小说
  4. 反派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