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盛世毒妃带球跑
盛世毒妃带球跑

盛世毒妃带球跑 玲珑墨 著

连载中 姚一琪朗玉海 毒妃 盛世

更新时间:2020-11-01 04:44:02
新婚之夜上吊自尽,丈夫是当今的摄政王却身患重疾,外面传闻他快要死了,所以过来是冲喜的。这还不算倒霉,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我去,这不是让自己进猪笼的节奏吗。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悲惨,不至于刚重生就进猪笼,她开始了斗小妾,斗姐妹的日子,只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这孩子爹是谁呢?为了和冲喜丈夫搞好关系,只好拿起老本行给他治病,治好了,也许他能放过自己还有孩子吧。她是一个平凡的小女医,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带着自己的小包子过日子。民间传闻,摄政王被自己的王妃带了绿帽子,他走出来大声的宣布:“这包子本就是他亲生的。”第二天,摄政王妃给他做了一身绿色的衣服,说他就喜欢这颜色。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有时候嫉妒能让人面目全非,就好像他现在的模样,说出的话也会让人伤心:“就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守妇道吗,整天招蜂引蝶的,你觉得自己很美丽吗?”

这话说的好像刀子捅了了她的心,刚才就受到了惊吓可是听不到一点安慰,这人说话怎么这样恶毒,她站在他面前,气的大口喘气,眼泪委屈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朗玉海,你知道我什么来这里吗,我不知道家里躺着很舒服吗,我还不是为了你三天后的病发,想极快找齐那天需要的药材,崖柏花吗,你这个人小心眼就算了,从昨天开始就冷言冷语的,我欠你的吗,好,病死你算了,我走了。”说完气呼呼的往前走。

朗玉海愣了一下看着她离开,身后夏侯尚噗嗤一下笑出来:“王爷,王妃这脾气还挺大的呢。”

“就你话多,明天你们营就登一线天吧,不说华山道陡峭易守难攻吗,你们的士兵也要熟悉山路。”他冷声命令道。

夏侯尚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这是遭谁惹谁了,低声:“是,遵命。”

下了山,姚一琪翻身上了马,夹了一下马腹部,马嘶鸣了一声,向前跑去。

“冬刃,从今天开始你保护她,不用再暗自跟踪了。”他命令。

姚一琪其实在跌倒山崖的时候,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回到房间后她让明月拿出了医药箱,给自己上药,外面有月红的声音:“咦,冬姐姐你来了啊。”

冬刃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走进房间道:“王妃,属下冬刃奉命来保护你。”

“哼,说的好听,保护我,其实就是监视我吧。”她心里有气,说话口气也不好。

“王爷从来监视的人都是他的敌人,难道你是他的敌人吗?”冬刃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带着一股不屑,在她心里王爷是神圣的,谁也不能玷污。

姚一琪看着她:“对,我就是他的敌人,怎么,你杀了我,杀了我啊。”

“女人,永远是无理取闹。”她是暗卫,身边也都是男人,曾经看过女人的哭哭啼啼,小题大做的样子,她很讨厌,不如男人来的干脆。

“哼,别忘了你也是女人,我告诉你还有一种女人就是喜欢自己的主子,可又不敢表达,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今天她气死了,看到他身边的人更生气。

冬刃被她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你胡说什么,我才不是,王妃你这话说的太过分了。”第一次她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她的拳头捏的嘎吱吱作响。

姚一琪看到她这个样子,大骂:“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也对,你是王爷的人,对我这个王妃根本不放在眼里。”

冬刃听到她的话,急忙跪在地上:“你是王妃,属下会尽力保护好你的。”

看到她低头的样子,她张了张嘴,转身走进屋子去了熬药的房间,这里最清净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只有自己。

美春敲门道:“王妃,奴婢可以进来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进来吧。”

美春推开门走进来:“王妃,你还好吧?”

她过来无非也就是皇后那边的事情:“皇后娘娘怎么了?”

美春十分机灵,知道她心情不好,朝着她行礼道:“王妃,皇后娘娘最近身上大好,不在不舒服了,她希望你过去看看她,因为过两天十五了,皇帝会去她那里,皇后说这次希望能怀上孩子。”

又是十五,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明天一早就过去。”

美春看着她的样子:“王妃,奴婢给你上药吧。”

她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出去吧。”

一整夜都没有出来,这个药房里她放了一张软塌,累了一天了,晚上的时候就睡在这里。

一大清早端着一碗药出来,她也想明白了,如果这次能治好朗玉海就能离开他了,也真的不想在纠缠下去。

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就看到冬刃一直跪在大厅里,吓了她一跳:“你怎么还跪着。”

“昨天是属下逾越了,惹王妃生气,请王妃责罚。”她跪在地上,一脸愿打愿挨的样子。

她从来不想去责罚一个人,可是没有想到冬刃却这样死脑筋:“你快点起来吧,昨天也是我心情不好,我向你道歉,你快点去休息吧。”说完走出屋子。

冬刃惊讶的看着她的身影,刚才没有听错吧,那个女人给她赔礼道歉,她是暗卫,受过特别的训练,别说跪在地上一夜,就是几天几夜也没有问题,其实就是想用一些苦肉计而已。

走到书房前看到清泉站在门口将药递给他:“这是王爷的药,不要忘记喝了。”转身离开。

清泉推开门看到朗玉海坐在桌子起来:“这是王妃送过来的药。”

郎玉海端过来药一口喝下去,眉头皱在一起道:“这是什么药,这么苦?”

“王爷,以前你喝过十胆汤,你都不蹭说过苦的。”清泉的一句话让朗玉海心酸了一下,这喝药也看心情吗?

他看着碗里的药汁道:“今天去让人到一线天找崖柏花回来。”

姚一琪回到屋子里看到桌子上的早膳,皱了一下眉头都是一些清淡的小菜,有些不高兴:“今天怎么这样清淡啊?”

婉容一直负责她的吃食,急忙道:“王妃,每天早上的膳食,厨房都是这样的。”

她愁眉苦脸看着桌前的东西,喝了一口粥:“有糖吗?”她的嘴里一点味道没有。

婉容急忙拿来一盒糖,看着她盛了一大勺糖放在碗里,有些吃惊道:“王妃,早上吃这么多糖,会发胖的。”

她笑了笑:“女为悦己者容,现在没有人喜欢我,所以我胖一点也无所谓。”本来是因为早上嘴里没有味道想吃些甜的,后来却演变成因为王爷不喜欢王妃,所以借糖消愁的故事。

这也是后来朗玉海送给她很多糖的时候,才知道的,可是后来她才知道都因为怀孕闹的。

吃了早膳,她换好了衣服跟着美春进宫了,因为是皇后娘娘邀请的,所以还给她特意派了马车进宫。

猜你喜欢
  1. 毒妃小说
  2. 盛世小说
  3. 第一宠妻小说
  4. 萌宝无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