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殿下,你的休书掉了
殿下,你的休书掉了

殿下,你的休书掉了 偷心小贼猫 著

连载中 江轻言赵琛 殿下 休书

更新时间:2020-09-22 19:07:07
“不想怎么样,打个赌,如何?”“赌,什么?”“你说这位老人家活不过三日,那我便在三日之内让他痊愈,若是我输了,任你处置,给你赔礼道歉,若是你输了,你下跪认错,给我道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现在谷雨还未将草药拿过来,她现在也只能通过**的方式,稍微让赵昱禛的情况变好点,让他不至于如此难受。

赵昱禛也因为江轻言的**,舒服了许多,因为感冒的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太子生病,没有一个下人上前嘘寒问暖,只有太子妃一人在为了儿子操心劳力。

全是因为安筱筱的缘故,因为她,才是真正赵琛面前的宠妃,得罪她就相当于得罪了太子,谁也不愿意去碰这个霉头。

但也不是谁都不愿意的,谷雨,打小跟在江轻言身边的丫鬟,其忠心程度也不是谁也能比的。

她得了江轻言的命令,将府里有的药材都拿来了,还有几个汤壶和药碗。

等她冲进院子,江轻言让在院子等候,她就乖乖站在院子不动了。

江轻言出了门,说道:“禛哥儿受你照顾,莫让任何人进屋子。”

这句话她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说的,说完,还特地看了安筱筱一眼,气得她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都说我儿子得的是天花,想必你们也不行染病,白白遭了冤吧?”

几个下人闻言,虽不知道天花是真是假,但还是心里有所畏惧,纷纷都退后几步,不敢上前。

谷雨得了命令,便进了屋子守着赵昱禛。

江轻言接过药篮后,看到谷雨带来的药材,都是极其普通的药材,但其中几样也是治疗感冒病毒的药物,正好能给赵昱禛治疗。

她低头捡着,不经意间抬头这才发现门前不知何时多了一抹明黄,身后还整整齐齐的跟了好几个穿着官服的人,看样子,应该是朝廷里的命官。

原来城外出了事,太子带人回府议事,这才刚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因为之前那事,江轻言现在对这位太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因此她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转头便走。

若是平日里,这已经是极为严重的事了,更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果然,她这一转身,那几个官员就已经低低絮语了起来,尤其是太子赵琛,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站住!”

江轻言闻言,轻轻转头道:“有事?”

如此说话,真是大不敬,大大的不敬。

赵琛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半响不说话,太子不说话,旁边的人自然不好插嘴。

但安筱筱是个例外。

她看见太子来了,赶紧迎了上去,解释道:“太子,你别太介意,想是小皇子病了,姐姐心急过切,脑子有些糊涂了。”

脑子糊涂了,那就说得过去了,那就说得过去了。

身后的大臣们纷纷露出得以理解的表情,只有赵琛仍旧沉着一张脸定定的将江轻言看着。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会发飙的时候却见他步子一抬,直接就要往屋子里面走。

江轻言赶紧把人拦住:“你要干嘛?”

却见赵琛抬眸,直接而理所当然道:“本宫去看看自己皇子怎么了?”

怎么了?

江轻言都要被气笑了。

“太子殿下,您的安侧妃已经说了,我儿子得的是天花,会传染的,您这么贸然进去不太好吧。”

“天花?”

“太子,小皇子这症状莫不是和城外的一样?”

江轻言脸上带着微怒,看着太医,质问:“什么跟城外一样?”

太医没有直接回话,转身看了一眼赵琛,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江轻言,却不说一句话。

“回太子妃的话,城外的难民们发烧不断,全身无力,和小皇子的症状一模一样。”

江轻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今自己的孩子还在为危险之中,那有空去管别人。

“哦。”

她轻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赵琛紧皱眉头,太医低头瞧了一眼小皇子的病情,好转不少,立马兴奋道:“不知小皇子的病是谁医治的?”

安悠悠扭着细腰,整个人趴在赵琛的身上,嗲声嗲气说道:“张太医,姐姐她疯言疯语,说什么要给小皇子治病,小皇子是不是快不行了?”

江轻言眼神狠辣,直勾勾的盯着安悠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张太医赶紧俯身,拜向赵琛:“回禀太子殿下,小皇子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若真是太子妃医治的,不知可否让臣看看药方?”

安悠悠没有想到江轻言是真的懂医术。

赵琛转头看向她,心中闪过一丝诧异。

“还楞在那儿做什么,没听见太医的话吗?”他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命令道。

江轻言紧握拳头,转头将桌面上的药方递给张太医。

张太医一看,连连惊叹:“妙啊,真是妙啊。”

“张太医,你可要看仔细啊,之前可没有听闻过姐姐会医术。”安悠悠多言道。

赵琛询问:“可有用?”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的药方对病情着实有效,不过效果甚微。”

“按照药方所写,进一步改善。”赵琛说完,搂着安悠悠的细腰转身离开,看都未看江轻言一眼。

“恭送太子殿下。”

一众人齐刷刷的全部离开。

江轻言冷笑一声,人果真是听命于有权之人,安悠悠一句话,这赵琛还真是舔着**去接啊,就连跟在身旁的太医也是一般,什么叫做效果甚微?去她狗屁的。

心中骂完,江轻言赶紧进入房间,查看赵昱禛的病情。

“主子,小皇子的身上发烫该如何办啊?”谷雨着急问道。

江轻言连忙坐在床边,为他诊脉,身体的情况确实比刚才好多了,只是这高烧不断也不是办法。

“谷雨,你再去煎一副药来,按照我现在给你抓的药。”江轻言急忙走到桌边,一手抓着药材,一手拿过碗,将所需要的药材放进去,这里没有称,只能看感觉。

“快去快回。”嘱咐完,江轻言继续给他揉着头,以及身上的筋脉,让他保持是血液的流通。

“娘,娘亲,我难受。”赵昱禛眼睛泛红,委屈说道。

江轻言赶紧楼住他:“乖,乖,儿子,有娘亲在身边,娘亲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相信娘,娘抱着我真好,不难受了。”小家伙憋着一口气,身上再难受都坚持下来了,只要有娘亲陪着,一切的困难都回过去的。

这一夜,江轻言过的十分艰难,一宿未眠,守护在赵昱禛身旁,直到他高烧退下。

猜你喜欢
  1. 殿下小说
  2. 休书小说
  3. 地球小说
  4. 皓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