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腹黑太子追妻难
腹黑太子追妻难

腹黑太子追妻难 升明月 著

连载中 江轻尘靳长涯 腹黑 追妻 腹黑太子

更新时间:2020-06-30 15:02:45
前世,她戎马半生却惨遭算计。痴心错付,却落得个双腿被砍,金殿自刎的下场。今生她含恨归来,撕渣妹,斗渣男,不亦乐乎。却被太子殿下堵在墙角:“你三番两次兴风作浪,到底有何居心?”“嫁给你算不算……”“扶你称王算不算……”太子殿下:“嫁我……意欲何为?”“听闻太子殿下风流倜傥,英俊卓绝……小女子仰慕已久,遂使点心眼,妄图得到恩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爹,女儿有一个毛病。”

江轻尘满不在乎地笑了笑,看着欧阳绣,充满警告意味地道,“我练武的时候不喜欢有人靠近。”

“练武?”江承畴拧了眉,“你何时开始练武的,我怎么不知道?”

江轻尘也是满脸疑惑,她皱着眉头回忆道。

“女儿近日夜里睡不安生,不知是否是因为搬进了清竹院,夜里总是能梦见一位一身白衣的仙子,在梦中授予我武艺。”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江轻尘,别以为你这样能蒙混过关!你伤了我的雪兰,我绝不善罢甘,这事必须有个说法!”

“你闭嘴!”

不等江轻尘说话,欧阳绣就被江承畴狠狠地呵斥住。

江承畴看着江轻尘若有所思,表情有些凝重。

“此事当真?”

江轻尘微微福身,“女儿所言为实,不敢说谎。”

欧阳绣气得直咬牙,可眼看着江承畴如实重视此事,她也不好发话。

江承畴沉默了半晌,看着江轻尘道,“既然是个丫鬟,就算了,欧阳绣,你作为主母,也要看管好自己的丫鬟。”

“老爷!”

欧阳绣急道,“你现在就这么偏向这个贱种?”

江承畴气得直拍桌子,“轻尘是我的女儿!欧阳绣,你现在越来越没有分寸了!”

看着欧阳绣气得跳脚,江轻尘内心十分舒畅,“爹,如果没有别的事,女儿先回去了。”

江承畴颔首。

看着江轻尘轻快愉悦的背影,欧阳绣愤恨地咬牙。

接下来的几天内,没有了闲杂人等的打扰,江轻尘终于能够安心修习功法,武艺突飞猛进。

“素月,过来。”

素月凑了过去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拿着这把剑,把我刚才那一套舞出来我看看。”

“啊?”素月傻了眼,“小姐,我不会啊。”

“你不是一直在边上看着吗?”江轻尘把剑塞到她手里,“试试,不会的话我会再教你的。”

拿着这把剑,素月手足无措,不知道江轻尘此举何意。

江轻尘清咳两声,这才开口:“素月,我在府里地位不高,既然你跟了我,就要有自保的能力。关键时刻更不能拖我的后腿。”

看她一脸认真,素月也跟着严肃起来,重重点头,“我知道了小姐,您再打一遍,奴婢方才没看仔细。”

江轻尘欣慰地笑了,接过剑将招式慢慢挥出。

清竹院门口。

江瑶歌穿着一身水绿色的襦裙夹袄路过,看见里面的异常,悄悄躲在了一边,主仆二人的对话,也一五一十都落进了她的耳朵里。

这还是以前的那个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江轻尘么?

上次在清竹院她就觉得不对劲,今天一听,更是起了疑心,不但练武,还拉着丫鬟练武,这是为什么?

越想越怕,江瑶歌缩了缩脖子,赶忙离去去找了欧阳绣。

……

很快就是平乐郡主和江东鸿大婚的日子。

虽然不待见这个女婿,但弘王殿下还是给女儿准备了满满三十六担嫁妆,也算嫁得风光,给足了颜面。

而对江轻尘来说,平乐是自己劝进门的友军,不去看看情况,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况且也能借着这个机会,有所作为。

“素月,把那件衣裳找出来。”

不一会,素月就将前几日上街购买的一身紫色绸缎衣裙拿了出来。

“小姐,你要穿这个?”

江轻尘笑而不语。今天可是个众人云集的好日子,她这个一直以男儿身见人的庶女,也该出去结识一些大人物。

紫色的绸缎衣衫衬得她气宇非凡,本就清丽素净的脸染上了几分神秘,整个人仿娉婷袅袅的仙子。

“小姐……”

江轻尘换完衣裳,素月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怎么了,有何不妥?”看着镜中的自己,江轻尘十分满意,皱眉了半晌又道,“你帮我换个发髻。”

素月二话不说又给江轻尘挽了一个利落的发髻。

前院中。

宴席已经进行了一半,全程江东鸿都板着脸,只有看了惹不起的达官贵人,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喝上一杯酒。

平乐已经被送到新房里,只剩他自己在此应对。

靳长涯跟江东鸿打了个照面,饮下一杯喜酒后打量了一圈,却没见到江轻尘的身影,他挪步到江承畴面前。

“江丞相,怎么没看见三小姐?”

一听太子打听江轻尘的消息,江承畴表情有些凝固。

“她平日都将自己关进院子里,不怎么出门。”捏了捏手,他犹豫着继续道,“听说是在练武,还称是梦中有仙人授艺。”

“有仙人授艺?”

靳长涯皱眉,想起那日在皇家别苑外遇见江轻尘,不禁起了疑心。

他们交过手,江轻尘的出招熟练度,根本不像一个刚开始练武的人,反倒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勇猛战士。

见江承畴点头,靳长涯也不多问,借故告辞离开,打听了几个下人,才知道江轻尘搬去了清竹院。

靳长涯心中疑惑,来到了清竹院。

江轻尘正在院子里舞剑,长剑在空气中舞出一朵朵剑花,劲风阵阵,素月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自己到底是跟了个什么样的主子啊?

江轻尘体态轻盈,身子在寒冷的空气中不断翻转,一招一式都带着一股强势的气息,靳长涯看得惊诧。

这仙人授予她的招数,他看着有几分莫名的眼熟。

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看着江轻尘认真习武和漂亮的招式,靳长涯片刻失神。

“什么人?”

江轻尘终于察觉到周围气场的异常,停下动作,警惕地回过头。

女子一袭紫色衣衫,一双清冷的眸黑得发亮,靳长涯彻底怔住。

片刻,足以让江轻尘辨认出来人。

靳长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三小姐。”

靳长涯抿了抿唇,只好大方地走上前,有些尴尬。

江轻尘退后一步,将长剑落鞘,疏离地看着他,“太子殿下出现在这,所谓何事?”

素月接收到江轻尘的眼色,微怔,随即才反应过来,道,“太子殿下,此处是相府后院,您这样贸然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合规矩。”

“不合规矩?”

靳长涯拧着眉心反问。

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在区区相府,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跟他说,他的做法不合规矩。

江轻尘的丫鬟,真是随了她,胆子跟她一般的大。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追妻小说
  3. 腹黑太子小说
  4. 契约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