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原雪晨 著

连载中 芈萤姜苡 腹黑 王爷 腹黑王爷 医相 医相

更新时间:2020-04-13 11:17:58
公卿嫡女,一朝错付,换来的却是被奸佞小人推入地狱的下场。身陷奴隶瓮,差点屈辱致死,才知家族这一世活的是多么荒唐!斗兽场中涅槃重生,既然她苟延残喘才活下来,那么她就让这噩梦里所有对不起她家族的人,经历一场万劫不复的噩运!她誓要以牙还牙血债血偿!族仇须报,奸佞要虐,就连这江山相位,她亦要分一杯羹!只是,遇上了一个清冷王爷却是怎么也甩不掉!“我们来做笔交易。”“好,只要你心悦,一切随你。”“我欠你的,早就还清了,你又想怎样?”“这一世,除了你,其余之物,我皆舍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芈萤冷淡的看着眼前这个虽有仙人之姿,却没有仙君之慈的熊修。

“马后炮,值得感谢?”

芈萤坐在床上与熊修对视,话里话外没有半丝感激之情。

“难道你想留疤痕?”

“族仇不报,何以为家?”

“你的后背,如果不治疗,会很丑的,不怕你未来的夫婿不悦?”

“这与你有关系吗?”

“这……”

熊修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说不过这个女孩子。

“至少,有免除伤痕的药物,还是要用。”

“你的人打了我,你猫哭耗子假慈悲,有意思?”芈萤一个翻身下床,顺手拿起门闩,指着熊修。

“秋叶打了你,我虽然看到了,但是众目睽睽,我若徇私,不能服众。”熊修叹息一声,步步后退。

“既然你的人打了我,就该让我学会教训,不好?”

芈萤戒备的看着熊修,尽管嘴唇上没有血色,但是精神却依旧顽强。

“芈萤,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多学一点为人处世的苦,将来去各大诸侯国,你便好少一分性命不保的危吗?”

熊修握紧门闩,他本想让他借着在湫冶阁学习的机会,能够多一点为人处世的能力。

“这天下,王道涣散,唯有霸道方能保命,谨小慎微只会被人当做野草踩死!”

芈萤手一抖,直接将熊修的手从门闩上甩开。

熊修苦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辩论厉害的小女子,“看来你适合剑术……”

熊修从腰间的束带上一抽,一个蛇一样的柔软的剑出现。

蛇影软剑!

芈萤听父亲说过这类剑术,这是一种以柔克刚的剑术,平时不过是腰间装饰,关键时刻,可以成为一把利剑,剑气所到之处,皆是残骸。

他竟然懂这个!

“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如何?”

“有必要?”

“至少,我不希望你再跟秋叶或是其他人对打的时候,靠着你的体质获胜……”

熊修目光灼灼的看着芈萤,心里暗暗又补了一句,我更不希望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性命之危。

“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秋叶为什么问乐神医与我的关系?”

“你的外祖父吗?”

熊修的话让芈萤嘴角勾起笑容,看来熊修至少没跟其他人说过自己的家事。

“既然湫冶阁是天下信息所汇集的地方,那我想知道,这里是否有灯下黑。”

熊修望着芈萤,嘴角镌刻上了仿若牡丹一般绚烂的笑容,“灯下黑……看来你在质疑我能否找到你父亲蹊跷死去的真相。”

“你对自己没信心?”芈萤盯着熊修的眼睛,她在尝试阅读熊修的内心。

熊修看着芈萤眼睛那一闪而过的金色光芒,嘴角的笑容加大,“秋叶曾在一次任务中受伤,你外祖父救了她,有救命之恩。”

是真的,她读到了他的内心,确实是这样的话语。

“她对恩人之孙果然够厚道。”

“她不知你是乐神医的外孙女。”

“秋叶是何人?”

“这里的教习姑姑。”

“不止吧?”

芈萤清楚的看到熊修的心里还有所保留。

“芈姓的读心术名不虚传,只是,知人知心的同时,也要知道……”

熊修往前走了一步,芈萤疑惑的反问,“知道什么?”

“适时休息!”

熊修出手直接将芈萤点穴,芈萤眼睛瞪大,“你做什么!”

“你要是想吵醒那个姓田的,我不介意让她看到我在做什么。”

芈萤咬了咬牙,没想到这个熊修这么不知羞耻!

感受到后背的衣服被掀起来,芈萤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有着愤怒,“你可知男女授受不亲?”

“若是伤口感染……怕是我会更后悔。”

熊修这句话让芈萤呆愣住,后悔?她跟这家伙不过是在斗兽场见面罢了,有什么好后悔的?

“想不到秋叶下手这么狠。”

熊修看着芈萤背后纵横交错的鞭痕,手微微颤抖,他的声音柔软了不少,“你可痛?”

芈萤翻了个白眼,压根不回话。

“我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深的伤口……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你。”

熊修轻叹一声,罢了,上辈子就一直欠着她,欠下的债,得慢慢还。

熊修为她擦拭着伤口的力气是那么的轻柔,仿佛怕弄疼了她一样。

“你喜欢剑术,我会让你去剑术坊。”

“不做湫滨了?”

“湫滨有忍术、媚术、剑术、异术。你忍术不行,就选择剑术吧。”

“田燚呢?”芈萤此时突然不放心身后那个爱哭的女孩来。

熊修的手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香的女孩,“你若需要人陪,她可以去。”

“哦。”

熊修听到这句话,毫无感谢的声音,自嘲一笑,他竟然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样子,倒追一个压根不喜欢自己的女孩。

“你这伤口不能碰水,三天内不必出门了。”熊修上好药,轻轻放下她的衣服,“我会帮你处理好。”

“不怕难以服众?”芈萤嘲讽起来。

“对你,我都舍不得下重手,又怎么会允许他人如此?”熊修望着芈萤的眼睛,“芈姓可读人心,你知道,我没说谎。”

芈萤半眯着眼,她懒得看这个长得人模狗样,说话前后矛盾的假惺惺。

芈萤撇开眼,“这里我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便走,或许你帮衬?”

“罢了,你这脾气啊,棱角必须得打磨,不然以后真的会吃亏。”熊修叹了口气,解开芈萤的穴道。

只是解开的瞬间,芈萤一巴掌打在了熊修的脸上,“**。”

熊修瞪大眼睛,他好心给她上药,她……

“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

芈萤就要关上门,熊修伸出手,掰开了门,与她对视,“你可知道,刚才做了什么?”

“我只知道,我有三不可惹。你恰好碰到一个。”芈萤眼神灼灼。

熊修握紧拳头,平生第一次被人打,而且是这个倔强又说话呛人的女孩。

他……他舍不得下手。

“芈萤,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什么?”

“你想知道你父亲死亡真相,为族人报仇,我可以给你线索,但是你必须要为我做事。”

“做什么事?”

“你什么时候学好剑术,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做什么事,一件事一个线索,如何?”

“成交。”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王爷小说
  3. 腹黑王爷小说
  4. 医相小说
  5. 医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