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弃妃翻身:皇上,本宫要休夫
弃妃翻身:皇上,本宫要休夫

弃妃翻身:皇上,本宫要休夫 向汝南 著

连载中 顾清如百里夜 弃妃 皇上 本宫 休夫

更新时间:2020-03-25 14:48:26
她本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娇娇女,却因嫁给了自己心爱的良人,被屠了全族。他和他的那些嫔妃们,欺她辱她践踏她!就连她最心爱的女儿,也成了那些女人争宠的手下亡魂!顾清如以恨为毒,以血为剑,毁了那人的王位,颠覆他的王朝!让负了她的人,百倍千倍的血债血偿!当剑插在男人胸膛里时,他笑的很甜。“阿如,能让你开心,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五章我要亲眼看你这毒妇丧命

她畏惧眼前这个说是她“爹爹”的男人,可她同样也不能丢下她的娘亲。

“这是她做错事该收的惩罚。”百里夜未曾回头,目光依旧冷酷无情,就连靠在他怀中的温如衣手心里都出了冷汗,“送大公主回去。”

阿好却哭着固执的不肯撒手,当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阿好不想娘亲疼!阿好怕娘亲会跟爹爹一样不见了!阿好害怕!”

被她硬扯住不肯松手的百里夜身形一颤,他沉默了许久后,才冷厉的出了声,“让她从这里一直跪到寻芳殿,叩足三百个响头才准请太医。”

“至于大公主,往后都寄养在寻芳殿名下照料抚养,从今往后便只有寻芳殿的主子才是她的生母。”

顾清如犹遭雷劈,双眸通红掉泪,她磕磕绊绊的开口,“百里夜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让我的女儿认别人做母亲?!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她从一开始的哆嗦发抖到了最后的歇斯底里,泛红的双眸充斥着的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发颤的声音依旧带着一丝卑微的期盼,“百里夜,你告诉我,你刚才的话......是不是说错了?”

“天子之言,岂是儿戏。”百里夜回过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顾清如,欠了别人的总归都是要还的,如果要是如衣的孩子没了,自然要拿你的孩子来赔。”

赔?

凭什么要她来赔?

她的阿好是她的命·根子,是她从生死一线苦苦哀求给救回来的,凭什么如果温如衣的孩子没了就要拿她的孩子来赔?!

“百里夜,你真是......好狠的心啊......”顾清如突兀的嗤笑了一声,她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能忍下这一切笑出声来,大约是她骨子里所有的东西早已被百里夜一点点的磋磨殆尽。

她死咬着牙齿,尽量想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淡些,但颤抖的双肩却依旧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

“两年前你瞒着我诈死离京,你本可以告诉我的,告诉我你离京有非走不可的理由,我和你三年同床共枕,我当然知道那具毁了容的死尸并非是你,可你不该骗我,骗了我足足两年。”

百里夜本要迈出去的步子一顿,身后女子的语气依旧平淡,似乎是已经麻木的没有了任何的生机和情绪,连带着心里对于他的那丝期盼也一并死了。

“我生下阿好之后,花费了所有的家财到处寻你。”

“阿好原本不傻的,可那年冬日里她发了高烧,烧的很厉害,我连给她治病的诊金都没有,挨家挨户的跪在人家面前求他们施舍铜板,阿好那时候迷迷糊糊地问我爹爹到底是什么样的?”

顾清如轻笑了一声,“你知道穷的滋味么?百里夜。”

“穷的滋味就是穷到身上一个铜子儿都没有,我和阿好两年都没吃过一顿饱饭,阿好连肉是什么味道都从来不知。”

百里夜冷笑一声,他又怎会不知这贫穷的滋味是什么样的,还曾记得当年他流落街头,吃不饱穿不暖,甚至会在饿的不行的时候吃树皮度日,他也曾去过顾府低声下气的讨要吃食。

那段时日,他拼尽了全力的活下来,街上人人都唾弃他,他忍,身上的衣裳补了又补,他也忍,为的就是今天手握重权的这一天。

“这一切不过是你自作自受。”任凭她说了那么多,只用背影对着她的男人还是没有带半分愧疚的意思,语气中让她没有感觉到一点的怜悯。

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换来一句自作自受......

顾清如无力的笑了笑,后抬眸,看着那个绝情的背影。

“呵,我是罪有应得,但你百里夜,好狠的心。”

她曾以为自己的夫君战死沙场,这么多年他毫无音讯,她抱着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他唯一的骨血,带着百里好顽强的活了下来。

如今这个与她同床共枕了三年的人,眼神里尽是对自己和孩子的残忍,她何不会想,要是他死了该多好,自己至少不会恨他。

她想起在颠沛流离,被人欺负时,她会将阿好紧紧抱在怀里,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阿好别怕,等找到你爹爹了,他定会保护我们。你爹爹,他是个大英雄。”

曾经说的有多么真切,现在回想起来,就是有多么的讽刺。

她收回目光,不想再看百里夜绝情的背影,谁料,才一动作,后背的伤,就牵扯的让她失去了意识。

“我狠心?那你说说,我到底哪里狠心?”

等了片刻,百里夜也没有听到响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转过身,看到的就是顾清如双眸紧闭,了无声息的躺在地上。

那瞬间,百里夜的心像是被人急速降低在了谷底,连呼吸都有一点凝滞。

不过很快,他又一脸不屑。

“怎么?还装死啊,上一次倒是没死成,你给我起来说说你那些虚假的辩解啊!”

他嘴上说着这些话,抬起了脚碰了碰倒在了地上遍体鳞伤的女人。

可是地上的女人,却是没有丝毫回应。

“这就不行了?”

百里夜低下了头,伸出手放在了女人的鼻息处。动作,有他自己不曾发觉的小心翼翼,一直感觉到了微弱的呼吸后,他的心,突然就松了一下。

“来人,宣太医!”

百里夜将地上的人抱了起来,丢到了床上对着床上的人冷冷的说到。

“你以为你昏死了,我就会心软的放过你?”

床上的人没有回应,静静的躺着,可眉头紧锁,想必是难受极了。

他撇了撇顾清如身上的伤,因为刚刚的情绪过于激动,粘着衣服已经溃烂的伤口撕·裂开来,原本已经干了的血色又染上了更深的颜色。

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便掀开了一小块衣角,溃烂的伤口一小部分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收回了手,眼神有些嫌弃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皇上。”太医走了进来,在他的后面叫唤到。

“给我把这个**弄醒,否则要了你的脑袋。”

百里夜回过头语气严肃的说到,太医马上冒了一身冷汗,急忙回到“是,臣定当竭尽全力。”

百里夜盯着顾清如苍白瘦弱的脸,一时间思绪渐渐飘远。

太医一搭顾清如的脉,立即就吓了一跳。

这,这顾清如,快没命了啊!

见太医脸色不太好看,百里夜眉头微皱。

“她怎么了?”

猜你喜欢
  1. 弃妃小说
  2. 皇上小说
  3. 本宫小说
  4. 休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