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谢云初陆千文
谢云初陆千文

谢云初陆千文 佚名 著

连载中 谢云初陆千文

更新时间:2023-03-18 16:14:08
谢云初满心惶恐,冲着陆千文喊道:“陆千文,你不是答应过我,会护着他们的吗?”陆千文冷着脸未答,反而听皇帝怒斥,“你这灾星,竟伙同巫氏族人偷用禁术,屡次谋害江国圣女,妄图祸乱江国根基!今日便执以火刑,以儆效尤!”“我们没有!”谢云初大声反驳。又是莫须有的罪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谢云初虽笑着,可这笑意却从来没及眼底。

听见窗外那明显装不下去的急促呼吸,谢云初垂首的眼眸更是冷冽。

可接着她却冲楚承鄞勾手,妩媚说:“跟我来。”

可是,她率先转身去里间,而身后却创来“嘭”的倒地声。

她回头,只见楚承鄞已经晕倒在地,而陆千文一脸怒容站在身侧。

还愤怒质问:“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谢云初侧过身来,正视陆千文,嘲讽说:“圣僧深夜闯进我的闺房,就不担心你的佛祖降罪?”

活落,陆千文的神色果然更阴沉,可他说的却是:“你既知道这是你的闺房,为什么还带此人进去?汐儿,你知不知道你在甚?”

谢云初的也冷下脸,说:“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千文顿时一愣,满脸苍白。

是他亲手将她逼成现在的模样,他确实没有资格来说什么。

“纵使如此……汐儿,你不该做此等有违本心之事——”

活未说完,却被谢云初冷漠打断,“什么是有违本心?陆千文,你以为你又对我了解多少?”

谢云初勾唇嘲讽走近陆千文,说:“圣僧,我是魔,魔本就是肆意欢情之物。”

陆千文眉头果然紧紧皱起,谢云初心中早已一片冰寒,可她却冲陆千文笑的更艳,还故意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陆千文竟然也没有躲。

谢云初眼中微不可查闪过诧异,随即又被伪装覆盖。

“圣僧,我们魔物嘛……向来暴躁狠戾,若是没有宣泄那可是会打开杀戒的……”

她意味深长睨着他,又说:“可若是圣僧愿意屈身渡我,说不定我就消了戾气了。”

说完后,谢云初等待着陆千文的发怒。

陆千文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吗?

他不是厌恶魔物,厌恶这等事吗?

她倒要看看,他今天会有什么新的招数对付她!

是阴下脸来骂她“不知羞耻”,还是又用“卍”字镇压她,要她灰飞烟灭?

可等的半响,她却等来,他平静的一个字——

“好。”

谢云初的笑容顿收。

她仔细观望,却发现陆千文的神情没有半分不愿,甚至……还有痛惜?

心中的暴虐徒增,她一个用力抓紧他的肩膀,尖锐的指甲几乎陷进了他的肉里。

可陆千文却始终一声不吭,只静静注视着谢云初。

谢云初心中冷意更甚,“圣僧,你可知道你应下之后,需要做什么?”

陆千文这才回答:“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要做甚我都可以陪你。”

话落,谢云初眉宇间的戾气不减反增,就连双目都染上了猩红。

“谁要你陪?!”

说着,她一掌将他拍到了院子,

陆千文毫无防备,生生受了这一掌,唇间溢出鲜血。

却又听谢云初说:“陆千文,你现在才想起来陪我?早就晚了!”

“我十年前就说过,我要让这天下为我巫氏族人陪葬!谁都别想阻拦!尤其是你!”

“陆千文,你既站在天下人那一边,最好离我远些,下一次在如此,我必杀了你!”

她眼中的恨意刺得陆千文心中剧痛,这痛远比刚才那一掌厉害的很。

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明明,就算她要他死,他也甘愿。

第16章反噬的疼

那晚之后,陆千文果然没再次出现。

而按照谢云初的要求,楚承鄞也准备和江国议和,南国的皇室自然也是同意。

南国如今的皇帝年事已高,夺嫡之争日渐激烈,其他的皇子自然不希望见到楚承鄞崛起。

转眼,南北两国已经议和了三日。

而谢云初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就连楚承鄞她也一直没见,只每日呆在院子里发呆。

“尊主,楚承鄞在外就见。”阿青又来禀报。

“不见。”谢云初把玩着手中的曼珠沙华,神情看上去无聊至极。

阿紫凑到阿青的身边,低声询问:“人是不是一直没走?”

阿青点头,阿紫便轻声啧了声。

事实上,楚承鄞这些天一直都在求见,一天三次,求见不成也不走,就待在大门外,完全没有一个皇子的架子。

“依我看,这楚承鄞是栽了……”阿紫凑到阿青又说:“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这天下有几人能抵得了咱们尊主的魅力。”

阿青朝她眨了眨眼,阿紫的八卦之心瞬间更加浓烈,又兴冲冲问:“你那晚真的没看清后来进房间的人是谁吗?”

阿青眼睛眨到抽筋,浑身僵硬,只一副你死定了的神色望着阿紫。

阿紫满头雾水,“你怎么了,练功走火入魔了?”

“你们两闲的很?”

谢云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阿紫瞬间瞪大眼睛,缓缓扭头一看,谢云初都已经到了她两步开外。

“尊主,我……”

“既然你对那楚承鄞这么又兴趣,明天的议和你就陪着他去吧。”谢云初吩咐完便转身离开。

“不要啊尊主!我错了!”阿紫后悔求饶。

可谢云初并没有改口。

原本陪同楚承鄞谈判分明是阿青的任务,此时,阿青也摊开手表示爱莫能助,幸灾乐祸之际,却又听谢云初吩咐

“阿青,你过来,我有其她的事吩咐你。”

……

转眼又过去了三天,而南北两国就停战协议却僵住了,江国要求南国归还这次吞并的城池。

而楚承鄞是肯定不愿意的。

争执之间,阿紫突然发话:“退还城池也不是可以。”

楚承鄞皱眉望向阿紫,她侧身低说了句:“三皇子安心,尊主自有安排。”

楚承鄞点了点头,默许阿紫继续说下去。

阿紫便继续说:“我们可以退还五座城池,作为交换,江国圣女必须和亲南国。”

陆千文虽然出席,但是他一直坐着闭眼念经,此时却睁开了眼。

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江国没有圣女。”

阿紫冷笑一声,“圣僧,这天下谁不知道江白露是江国圣女?你到现在竟还冒天下大不讳护着江白露,我看你这修行也不怎么样嘛。”

分明是十足的挑衅,可陆千文却只是在开口说完那句话又闭上了眼。

如今,更是没有半分反应。

阿紫冷哼一声,“我看你们根本没有停战的诚意!我们尊主可说了,若是你们做不到,我们可就领兵直攻咸都了!”

咸都,便是江国的都城。

而阿紫如此底气十足,其实是知道,如今的江国朝堂不可能不答应自己提出的要求。

昨日,阿青带回最新的消息,江国的朝堂已经生乱。

果然,江国协谈的那位文臣发言圆场,“阿紫姑娘误会了,我们国师不是此意,只是白露公主的圣女之名实乃是个误会,已经在十年前就收回封号了。”

阿紫冷哼一声,她当然知道江白露被夺了圣女的封号,她只是故意恶心陆千文罢了。

自己虽然不知道当初尊主在往生涯上具体经历了什么,可只凭如今尊主每到月圆之夜,必须服用曼珠沙华才能压制住身体的疼疼……

也足够让人猜到,会有多疼。

第17章没有心的心痛

这一场协谈,陆千文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

阿紫原本还准备了一大箩筐话反驳,却没想到陆千文无动于衷,她宛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于是,她在谢云初面前便多抱怨了几句。

谢云初一直面无表情。

她只是在最后吩咐了句:“我出去走走,你们不必跟着我。”

阿紫看了一眼天色,担忧说:“尊主,今日是月圆之夜,您还是呆在暗室去吧。”

所谓暗室,是谢云初专门修炼的地方,也是她压抑痛苦的地方。

献祭禁术虽然让她活了下来,但到底是禁术,起死回生怎么可能不要谢云初付出代价。

而每到月圆之夜,她就会功力大失,灵巫之力全然不受控制在她体内乱窜,痛到生不如死。

“我自有分寸。”

谢云初说完便离开了。

阿紫原本想偷偷跟在身后护着谢云初,可奈何实力不行,她只跟了三息的时间就把人跟丢了。

而谢云初径直来到了深林的一条瀑布面前,她运力闯过水帘冲进了洞内,走进深处,是一个小水塘,而水潭的周围竟然盛开着一大片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散发着幽香。

当初谢云初无到了瀑布外,就是嗅到了这香味才冲进水帘发现此处奥秘。

起死回生之后,她对曼珠沙华的感应力胜过旁人的百倍不止。

故此,她也发现这一片曼珠沙华长相极好,甚至比往生涯底下的那些曼珠沙华还要惑人。

而且,不经意一看,这些曼珠沙华仿佛涌动着金光,但凑近细看却没有什么发现。

谢云初坐在花丛盘边,心中难得安宁。

可这安宁没有持续多久,很快,自心口处开始蔓延,灵巫之力剧烈涌动,暴躁的似乎要将她撕碎。

谢云初痛的抠住旁边的岩石,指尖尽断,她的眸光渐渐涣散,眼眶慢慢猩红,眉心处的曼珠沙华也有了由红转黑的趋势。

可她依旧不想服用曼珠沙华。

虽然服用曼珠沙华能压制痛苦,可她也知道,每服用一次,下一次灵巫之力的暴虐冲击会更加汹涌。

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如今,能忍过一次是一次。

左右,闻着香味也能缓解些许疼痛……痛到明日就好了。

忍常人不能忍,又怎能是轻易能做到的?

谢云初死死咬住唇,最后咬的自己满口血腥,还是渐渐失去了知觉……

隐约间,她似乎感觉到有谁来到身边抱起了她,唇间被柔软撬开,一股和着灵力的药汁被渡了过来。

谢云初想睁开眼睛,可她用尽了力气,却连眼眸都没有眨动。

她似乎还听见一身轻叹……

“汐儿,睡吧……”

谢云初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好像回到了未出灵闵谷那段时光。

梦里,有安姑姑温柔唤着她“汐儿”,梦里……的陆千文也回到从前的模样。

他虽然不善言辞,大多时间虽然面无表情,可他的眼眸却怜悯而仁慈……谢云初感觉自己像是以旁观者的姿态,飘荡在这宛如记忆的梦中。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江总小说
  2. 相公小说
  3. 少奶奶小说
  4. 爱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