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顾先生,你家夫人有喜了
顾先生,你家夫人有喜了

顾先生,你家夫人有喜了 简千行 著

连载中 顾千珩蔚凉 夫人 顾先生 先生

更新时间:2020-03-10 16:54:16
结婚当天被粉丝上亿的国民老公抢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后又被告知与国民老公在同一屋檐下相处八年,被国民老公宠了八年又是怎样的一种体验?突然间,她的整个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市最尊贵的两个身份她悄无声息地就占据了全部。仆人:欢迎二小姐回家。某总裁说:这里没有二小姐,只有少夫人。某总裁还说:喜欢是乍见之欢,久不见却仍怦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真的是越来越喜欢阿珩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一辈子陪在他身边。’

‘我今天看到阿珩跟另外一个学姐在说话,他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果然,在阿珩心中,我根本什么都不是。’

……

最后一页。

‘毕业了,昨天的谢师宴,我喝醉了。早起的时候竟然是在阿珩的房间中,没错,我们……在一起了。但是我知道,一定是我昨天晚上太过一厢情愿,而阿珩也只是因为推不开我的原因,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我的,我有自知之明,我不会因此纠缠他的,不会。’

看到最后,一滴泪水突然掉落在了日记本上,晕染了‘在一起’那三个字,使得那三个字看起来更加显眼。

蔚凉抬手抹了抹眼睛,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掉眼泪。

这字迹是她的,但这回忆,她通通都没有。

“你们都出去。”

熟悉的声音从房间门口传来,柳姨和沈管家都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顾千珩走进房间,顺手关紧了门……

“既然说不记得,那看到这日记,为什么会流泪?墨未凉,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他满眼愤恨地盯着她,那张过分英俊的脸颊已然有些扭曲。

墨未凉?她?

墨未凉的手紧紧地抓着日记本,甚至关节都已经开始泛白……

“不,不是的,这不是我的日记,你所说的墨未凉根本就不是我,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局,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她一把将日记本扔在了桌子上,不断的摇着头,眼中透露出的尽是难以置信。

对于这一切,她根本就没有一点记忆。

她从小跟舅舅舅妈生活在一起,她怎么可能会跟顾千珩在一起生活过?这不可能的。

“骗局?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能被我顾千珩骗?姑且不说我没有骗你,就算是我顾千珩骗了你,那也是你的荣幸。”

他的声音清浅,却让人听了感觉十分不舒服。

墨未凉咬着牙齿不断向后退着,难以接受的感觉不断涌入心中。

“不,不是我,你搞错了,一定不是我。”

她摇头说着,最后却是退到了墙边……

顾千珩满眼冰冷,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你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就这么不愿意承认你曾经在这里跟我一起生活过的事实?”

他冷笑地点了点头,继续道:“好,既然你说你想不起来,那么我并不介意帮你重新回顾一下那晚。阿凉,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毁掉你这刺眼的婚纱。”

说罢,他强硬地堵住了墨未凉的唇,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

“唔……”

墨未凉的双手成拳抵在顾千珩的胸膛,她不断的挣扎着,却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上多少力气。

她还在试图挣脱,可顾千珩的手却一把撕扯下了她婚纱的袖子,顿时,她的肩膀感觉到一阵袭来的冷意……

感觉到顾千珩的霸道,墨未凉几乎是想都没想,狠狠地咬了顾千珩的舌尖。

一股血腥的味道瞬间遍布了墨未凉和顾千珩的口腔中……

顾千珩吃痛,‘嘶’地一声条件反射似的放开了墨未凉。

而墨未凉则是下意识地抬起手掌朝着顾千珩的脸颊打了过去……

‘啪’地一声,在这房间中显得十分刺耳。

“你**!”

不知何时,墨未凉的泪水已经布满了脸颊。

她说着,提着婚纱夺门而出……

“小姐,你去哪?”

柳姨和沈管家在身后叫着她,可她抹着眼泪就像没听到一样向前跑着……

“阿凉!”

洛星辰看她跑出别墅瞬间站了起来,想要追出去,却突然想到楼上的顾千珩,脸部扭曲在一起,纠结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了上楼去看顾千珩。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那么宠着爱着惯着的阿凉,距离他们那么遥远了?

墨未凉提着婚纱快步走在大路上,整个人显得是那么显眼,但却又那么狼狈。

她不明白,为什么分明自己是不相信这一切的,但自己的内心竟然会感觉那么痛,那么难过。

墨未凉一路跌跌撞撞,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里。

可推开家门,却瞬间感觉到家中是寒气一片……

“阿凉,救救你弟弟吧,舅妈求求你,救救你弟弟!”

墨未凉还没反应过来,张应荣就扑到了她的脚边,‘噗通’地一声跪在了坚硬的瓷砖上。

看着张应荣哭的厉害,她来不及想太多,下意识地便伸手去扶她……

“这是怎么回事?舅妈您先起来,起来再说啊。”

墨未凉将她扶到沙发上,张应荣却是直直地瘫软到了上面……

“阿凉啊,景峰现在在仁和医院,被人打的进了重症监护室,舅妈求求你,救救你弟弟吧。”

她狠狠地拽着墨未凉地手臂,五指在墨未凉的手腕上留下触目惊心地印子。

打到住院?重症监护室?

怪不得刚才的婚礼上,她根本没有看到陆景峰的影子。

“舅舅,景峰到底怎么了?”

墨未凉看向陆江山,一双眼眸中尽是焦急。

此时此刻的陆江山在也没了刚才在婚礼上的意气风发,反而始终皱着眉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弟弟他……他赌博,欠了高利贷,还不上人家就对他动了手。阿凉,舅舅实在没办法,只能求你救救景峰了。”

陆江山何等骄傲的人。

虽说是她墨未凉的亲舅舅,但对她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若不是她身边有了温澈这个未婚夫,想必陆江山一家根本不会收留她这么多年。

“景峰不是已经戒赌了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又赌了起来?他……欠了多少钱?”

墨未凉双手紧握成拳,一双眸子中几乎要喷射出火焰来。

前几年陆景峰开始赌博,几乎将陆家所有的存款都搭了进去。

因为陆江山一家的养育之恩,她近几年上班赚的钱也全都帮陆景峰还了赌债。

而这赌债才刚刚还完,他竟然又去赌了。

只见张应荣止住了哭声,一脸丧气地与陆江山对视了一眼后才缓缓抬头看向墨未凉,声音颤抖:“五……”

猜你喜欢
  1. 夫人小说
  2. 顾先生小说
  3. 先生小说
  4. 农门娘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