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侯门闺逆
侯门闺逆

侯门闺逆 不倒先生 著

连载中 苏静娴沈慕庭 侯门

更新时间:2020-03-10 09:48:13
一朝穿越,苏静娴成了个包子性格的小阿怂。辛苦宅斗好几年,眼看就要混出头,却被一纸婚约打回解放前。高门大院事精多,夫家个个不是省油的灯,苏大影后的异世小日子过得水深火热。终于有一天,她忍无可忍,怒而掀桌:妈蛋!老娘要弄死你们丫的。影后不发威,当我是炮灰啊。沈慕庭兴致勃勃撸袖子:娘子,干得漂亮!带我一起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待苏承夫妇离开“归闲居”之后,苏知雅沉着脸,命碧青和白翘将院子里所有伺候的仆婢都聚集到外院。

“今儿究竟是哪个烂了心肝的竟敢在主子面前乱嚼舌根,都自行站出来领罚吧,念在知错能改的份上我还能轻饶你们。但倘若无人承认,那么今天院子里所有的丫鬟婆子,谁都逃不过责罚。现在开始,一个个自己站出来吧,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苏知雅端坐在院子中央,冷冷地看着一众心思各异的仆婢,今儿她非得叫这些人好好吃点苦头。

底下的仆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在心里打着自个的小算盘。

所谓法不责众,大家私下都传开了的,三小姐总不能真的责罚了所有人,故而一个个底气十足,没人主动站出来。

苏知雅悠闲地坐着,看着也不脑,等时间一到,便拿出了二房的主事印章,交给身边的贴身大丫鬟。

“茯苓,拿着我的管家印,去将父亲院子里的家丁婆子们都叫过来,带上家法刑具。”

一看三小姐动真格的了,连家法都请出来了,下人们顿感惊慌,个个面露惧色。但她们又抱着侥幸心理不想挨罚,故而将目光投向了归闲居的管事——易嬷嬷身上。

眼下也只有她才有几分脸面,能在三小姐跟前为他们求个情了。

一直在边上看热闹的易嬷嬷,也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可她若是不替这些下人出这个头,日后自己在他们面前恐怕就再难以树立威信了。

她也深知三小姐年纪轻轻地就当上二房的内院主事人,可不像五小姐那般好糊弄,是以只能硬着头皮说上两句。

“三小姐,您看今儿五小姐受惊已经累倒了,这责罚一事不如暂且延后,待五小姐醒来之后再行处理,也以免等会这些个嘴上没把门的胡嚎乱叫,又将五小姐给惊醒了。”

“嬷嬷是打量着我妹妹好糊弄是吧?我五妹她耳根子软,平日里你们伺候地不周到,她连句重话都不肯说你们,倒是将你们一个个惯得心比天高,这眼中只怕早就没有五小姐这个主子了。”

苏知雅冷冷睨了易嬷嬷一眼,眼中的嘲讽显而易见,当她不知道这个老虔婆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瞧您说的,那哪能呢,断然没有这会儿子事。只不过这毕竟是五小姐院里的事情,三小姐您这般处置,是否有些越俎代庖了?”

易嬷嬷被她呵斥地老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即语气也不太好,反正她自认为自己是老太太的人,三小姐这个晚辈怎么也不敢下了老太太的面子。

“嬷嬷既然这般说了,那我今日也就托大说您一回。按理来说,您是这院子里的管事嬷嬷,教管下人们规矩乃是您的分内之事。可如今您自个瞧瞧,这满院子的仆婢丫鬟可有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个个偷奸耍滑,懒撒懈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您这个嬷嬷教得不好。传了出去,不仅是五小姐要落个管制内宅不严的话柄,就是您这位教养嬷嬷也脸上无光不是?”

苏知雅说得轻描淡写,可每一句都是在易嬷嬷的脸上狠狠地抽打耳光,直接将她的里子面子都扔在地上踩了。

易嬷嬷气得是浑身发颤,抖索着干巴巴的嘴唇半饷说不出话来,到最后硬生生逼出了一句:“既然三小姐认为老奴不堪大用,那便去老太太面前说道,撤了老奴的差事吧。”

说罢气冲冲地离去,那背影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做下人的就该知道下人的本分,主子肯给你们体面,那是主子宽厚,却不是你们行事张扬的资本。需知,你们的一切都是主子赐予的,别像某些人似的,一时得意忘了自己的身份,到最后只会自食恶果。”

苏知雅见状对其冷嘲热讽了一番,心里说不出的畅快,顺便拿易嬷嬷敲打警告院子里的一干仆婢。

这个老虔婆惯会倚老卖老,今儿算是当众扒下了她的皮,日后看她如何还有脸面敢在归闲居作威作福。

易嬷嬷一走,那些下人顿时失了倚仗,个个如丧考妣,心知今日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顿罚了。

“茯苓,让人将他们都给捆了,一个个堵上嘴,再挨个打上二十大板。都给我睁大眼睛仔细瞧好了,记住今日的痛,好叫你们长点记性。”

苏知雅怒哼一声,转头看向碧青、白翘等四个一等大丫鬟,“你们四人暂且欠着这顿板子,妹妹身边总得有人伺候着,不过也得罚你们三个月的月例以儆效尤。以后给我好生伺候你们的主子,若再有阴奉阳违之举,便通通发卖。”

被苏知雅这狠狠一通发作,整个归闲居内顿时噤若寒蝉,不时传来的只有木板敲打在肉体上的啪啪沉闷声以及那些憋在喉咙里喊不出来的忍痛闷哼。

归闲居内一片“腥风血雨”,大房的朝晖阁此时也并不平静。

苏鼎夫妇与苏承夫妇相对而坐,气氛有些沉重。

“二弟,你与弟妹这个时候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苏鼎对胞弟的来因心知肚明,面上却强作一派泰然。

“大哥,咱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外头传的那些流言你可都听说了吧?不仅将您给编排了进去,还累及家中两个未出阁女子的声誉,更关乎着咱们整个苏家的名声,难道大哥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苏承不欲与兄长兜圈子,直接把话挑明了说,也省得苏鼎拿那套官腔应付他。

“唉……不是为兄不想说,而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那些无稽之谈也不知是从何而来,我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苏鼎唉声叹气,面露忧愁。

流言来势汹汹,并且愈演愈烈,再这么任由其发展下去,只怕苏家的十八代祖宗都要被人挖出来了,他是真的发愁。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与我们苏家过不去?还是并非冲着咱们来的,不过是代人受过,受了无妄之灾?”

见兄长犯愁为难的样子,不似做伪,苏承的态度也软和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强硬。

他和苏鼎想到一块去了,实在是不记得苏家有什么仇人,只能以为是受了赵家的牵连,被人当软柿子来捏了。

“此事为兄已经同赵大人通过气了,他那边也表示一筹莫展。因着春闱的缘故,建安城内这段时期的陌生人激增何止万千,这话又都是那些文人墨客们在酒楼茶肆里传来传去的,实在是找不出源头。只能说时不待我,为何偏偏是在我苏家眼看着就要迎来鼎盛之际,传出了这等不实言语,恐会拖累了怀仕和怀信的前程。”

每每想到这里,苏鼎就恨得心肝脾胃都在疼。若是叫他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这缺德事,他非得将那人大卸八块不可,才能以泄心头之恨。

苏鼎连做梦都不会想到,正是那个哭得要死要活的二房亲侄女坑了自家人。

“既然如此,那这事暂且不提。我过来是想问大哥一句,你是否真的有将小五送去赵家做妾的打算?”

“二弟,外人胡言乱语也就罢了,你怎能也如此想为兄呢?小五可是我的亲侄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跟我亲闺女一样,我如何能做出那等混账事?”

苏鼎一脸被人冤枉的心痛神情,语气斩钉截铁,就差指手发誓了。

“大哥没有这个心思就好。咱们苏家的孩子,哪怕是吃糠咽菜也绝不能给人做小,那是在给祖宗脸上蒙羞。想来大哥风光霁月,自是不屑去做这等有辱斯文之事。”

苏承淡淡地看着兄长,语带深意。

“那是自然,咱们如今也算的上是书香门第了,读书人的名声最为紧要。”

无形中被骂了的苏鼎颇有些恼羞成怒,但他毕竟心虚,只得强行压下心头的不快,强颜欢笑道。

“大哥说的极是。国子博士一职,为人师表者,最重为官者的风评与私德,若是眼前这事处置不当,恐会连累大哥你的仕途。咱们还是尽快想个办法,将它压下去吧。否则若是传到御史耳中,届时在圣上面前参你一本……”

后面的话不用苏承多说,苏鼎都能想象的到。

他这官位才坐上不到一个月,如果连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撸下去了,那他将成为整个朝堂乃至全京城的笑柄。

苏鼎想出了一身冷汗,自诩儒雅的面容上染上了一层阴郁。

见兄长已经听进去劝,苏承便不再咄咄逼人,转而从袖兜里掏出一个锦盒,递到林氏手中。这是他离开归闲居前,大女儿交给他的。

“大嫂,这是赵大公子当日送给娴儿的见面礼,小弟觉得委实太过贵重了,娴儿受之有愧,还请大嫂找个时机送还给赵大公子吧。”

林氏好奇地打开一看,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外头的流言也并非是空穴来风,这赵大公子俨然是对小五上心了。

“二叔,这事我真的不知情,咱们以往与赵大人一家来往亲密,那日也是去赵家正常参宴的,哪里晓得那赵大公子才见了小五一面就对她起了心思,还弄出了这等风波。也怪我一时不察,让人钻了空子。”

林氏懊恼地赔罪,说得煞有介事。

苏承只当作不知内情,大度地笑笑:“我晓得,并没有要怪罪大嫂的意思。只是今后若赵家那边再给您下帖,还请大嫂替我家小三和小五推辞了吧。以免瓜田李下,惹人闲话。”

毕竟是一家人,许多事苏承不好太过计较,否则兄弟阋墙,只会家宅不宁。

“只是这样反倒显得太过刻意了,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林氏呐呐道,心里还是舍不得放弃赵家这条大鱼。

“无妨,反正不管咱们如何做,旁人都会有话说。我只是不想雅儿和娴儿去别人家做客时受委屈罢了。”

苏承淡定地回道,一下子顶得林氏无话可说,只能讪讪地笑着应承。

“若无其他事,那我便与阿棠先行回去了,大哥大嫂自忙去吧,叨唠了这么久给你们添麻烦了。”

“对了,大哥,怀信侄儿连中小三元是大好事,咱们府里还是办一次宴席庆贺庆贺吧。这宴席不但得办,还得大办,一定要将赵侍郎一家也请来热闹一番。届时当着众人的面,咱们两家一起将流言澄清,旁人不一定会给我苏家面子,但绥安伯府的面子他们一定会给。”

离去之前,苏承为兄长出了一个主意。到底是亲兄弟,还事关小女儿的名誉,他不可能坐视不理。

苏鼎听得两眼放光,终于一扫这几日的郁色,露出一个释然的笑。

自家这位二弟自幼聪明过人,只是对读书科考不感兴趣,反而一心钻研经商赚钱之道,否则以他的才智,这朝堂之上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也好在苏承对当官出仕没兴趣,不然这个家哪来自己的出头之日。

这会儿苏鼎也不再想着与赵家攀亲的事了,他也觉得自己太过操之过急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平息流言,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猜你喜欢
  1. 侯门小说
  2. 一吻成婚小说
  3. 股神小说
  4. 万界美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