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甜妻不乖:总裁又被她气哭了 烟花桃月 著

连载中 苏时初殷以墨 甜妻 总裁

更新时间:2022-08-06 10:09:26
闪婚后,苏时初成了全沪城最羡慕的女人,享尽宠爱,殷以墨对她言听计从,百般宠爱。直到他生日,苏时初满心欢喜,提着礼物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他和别的女人相拥热吻的场景。“抱歉,苏时初,他是我的人。”原来自始至终,自己不过是殷以墨棋盘下的棋子,也将会是一枚弃子。后来,全沪城都听闻,殷总找夫人找疯了,却得到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9章

食必念是一家高级餐厅,里面的菜品是最上乘的,也一直很对殷以墨的胃口。

果不其然,殷以墨侧眸扫了方婧萱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用心了。」

「您言重了,这段时间您工作繁忙,吃顿好的,很有必要。」方婧萱心里格外的喜悦,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唇角扬起完美的弧度。

她做殷以墨的秘书,已经差不多快一年多了,几乎事事做到完美,就是希望能够和殷以墨并肩,有朝一日能够得到他的垂青,成为殷太太。

如今,虽然殷以墨已经公布了自己已婚的消息,可是在没看到殷总夫人之前,她依旧不死心。

这年头,结了婚还能离婚呢,更何况是殷以墨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一直在一个女人身上耗费?

就算能够当他的地下情人,方婧萱也心满意足!

她心里想着,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将手里的打包盒拆开,不忘垫上一层隔油纸,才把一道又一道的菜平铺在殷以墨的办公桌前。

殷以墨喜食清淡,方婧萱点的都是一些清淡鲜美的菜系,就是为了迎合他的口味。

看到桌上的午餐,殷以墨微微颔首,眼神在瞥到一盘白灼虾时,眉心微蹙。

「殷总,是有您不喜欢的菜吗?我给您撤下去。」方婧萱心里一慌,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立刻开口请罪。

殷以墨抬了抬眼皮,没有出声。

过了一阵,他俊眉微挑,打开了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轻敲了几下。

「来我办公室一趟。」

方婧萱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的一愣一愣的。

殷总这是要找谁?

话音没落多久,苏时初就从这件办公室的另外一个通道走了过来。

「殷总,您找我有事?」

本来苏时初在房间里背书背的好好的,忽然传来的男人声音给她吓了一大跳,心里一边暗骂着,一边硬著头皮过来。

结果一进来,就看到满桌子的美食,还有站在一旁,眼中闪过惊讶的方婧萱。

殷总刚才叫的人,是她?

殷以墨不以为意,眉梢上扬,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面前盘子里的虾,轻飘飘的开口:「过来剥虾。」

这一刻,房间里寂静了。

苏时初沉默了,方婧萱也沉默了。

殷以墨大张旗鼓把苏时初叫过来,就为了让她过来剥虾?

方婧萱眼神闪过一丝不快,瞥了一眼苏时初,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殷总,这不合适吧?时初才来公司没多久,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这种工作,您让我来就好。」方婧萱动作很快,语气从容优雅,像是替苏时初着想一般。

这是她专门给殷以墨点的午餐,当然也要让她亲手给他剥虾才是!

闻言,苏时初也猛点头:「是啊,殷总,我笨手笨脚的,您还是让方秘书帮忙吧。」苏时初拚命对着殷以墨挤眉弄眼,恳求他放过自己。

开什么玩笑!他们两个不是说好的要避嫌吗?这种亲密的剥虾行为,不是更容易让方婧萱起疑心吗?

更何况,方婧萱本来就对她有敌意,殷以墨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她拉仇恨吗?

听出她口中的推脱之意,殷以墨冷眸微微眯起,顿了几秒,凉唇轻扯,冷飕飕的开口:「你以后是我的首席秘书,让你剥个虾,就这么难?」

这一句话虽然没有带任何的情绪,可是从殷以墨口中,却带着极强的杀伤力。

苏时初一个激灵,没敢再挣扎,拖了椅子坐在桌角处,愁眉苦脸的剥虾。

「给我剥虾,你很痛苦?」

几乎同一时间,没有反应的,苏时初立刻挤出笑容,声音干巴巴的:「哪里,给您剥虾,是我的荣幸。」

「那就好,脸色好看点,别哭丧著脸,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言毕,殷以墨微微挺直了后背,心情格外的愉悦。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这女人吃瘪,他就浑身通畅,尤其是想起她今早喊自己殷狗,他此刻就更是觉得大快人心。

一旁的方婧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格外的局促。

她正好站在苏时初的背后,看不到她悲痛的神情,心里只当她刚才是对殷以墨的欲擒故纵,心中更是燃起了嫉妒和愤恨。

如果没有苏时初,现在给殷以墨剥虾的人,应该是她!

等了一年多,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亲近的机会,还让苏时初全盘给搅黄了,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时候不早了,你没什么事,就去吃饭吧。」殷以墨掀唇,下了逐客令。

本来方婧萱还想监视苏时初,不要有什么对殷以墨越矩的行为,这下算是没了办法,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好的殷总。」

等房间里再一次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殷以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苏时初,让你剥虾而已,你怎么表情这么难看?」

「不好意思殷总,我信奉佛祖,不习惯杀生。」苏时初机械的回答,手里还是麻利的剥著虾壳,只想赶紧结束。

殷以墨眼神凉凉的扫视了她一眼,随后闭了闭眼睛,身子后靠在椅背上,声音慵懒松散:「方婧萱是一年前,她哥安插到我身边的。」

方婧萱的哥哥?苏时初剥虾的手一顿,有些不可思议。

仔细回想大学时期,方婧萱的家庭好像确实比较富足,平常名牌包包和名牌服饰没有断过,出手也极为阔绰。

能把手伸到殷以墨这里来,看来方家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所以,我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来把她踢出去,而不是把这个祸患埋在身边。」

「您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苏时初大胆提问。

「可能,方婧萱只能算是辉煌国际的一个漏洞,而我,才可能会是那个祸患?」苏时初指了指自己,咽了一下口水。

殷以墨眸光渐渐深邃,嘴角嫌少的勾起,露出讥讽的笑:「你难得有自知之明。」

听出他话中的挖苦,苏时初缩了缩脖子,没有搭话,继续剥著虾壳。

不说自己的实力到底能不能盖过方婧萱,她现在觉得连剥虾的活儿都干不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甜妻小说
  2. 总裁小说
  3. 魔君小说
  4. 穿越异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