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将军他今天也在撬墙角
将军他今天也在撬墙角

将军他今天也在撬墙角 眉上风止 著

已完结 林逾静秦牧 将军

更新时间:2022-01-23 11:42:59
林逾静冷眼看着自己跟前的狗男女,转身丢下一封和离书。原以为爱情不过如此,却又在转身之际撞得一人。“姐姐可否收留我一晚?”这一收留,便是一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林逾静从未想过,再次见到秦牧会是在这般场景下,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底升起了隐秘的欢喜。

方才不论被如何羞辱,她也从未想过哭,可唯独见到秦牧的这一瞬间,她险些落下泪来。

秦牧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挪开了视线,大跨步走到青阳郡主跟前嘲讽道:“倒是不知赵尚书何时得罪了郡主,要让郡主在他生辰之日,这般羞辱他的家眷。”

孟舒见有人替林逾静出头,又这般颠倒黑白,心中不满,打量了一番来人,风尘仆仆,身后连个小厮都没有,只以为是个路人,于是扬声道:“这是我尚书府的家事,与你何干?你莫不是她的姘头不成?”

话音刚落,却发觉身边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

一转头,就见青阳郡主哪儿还有方才嚣张的样子,脸上只余下惊恐,对着那男子弯下了腰,恭敬道:“青阳见过秦将军。”

随后,众人回过神来,匆匆忙忙行礼,只有孟舒僵在原地,她自然是听闻过秦牧的大名,知晓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煞神,可秦牧回京时她早已在家养胎,哪儿有机会见到呢。

回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秦将军。”赵简刚招呼完里头的同僚,心中记挂着门口的孟舒,便想着出来瞧瞧,没想到一来便瞧见了秦牧,当即面上一喜,快走了几步,躬身道,“秦将军能来府上,真是蓬荜生辉。”

话音刚落,便察觉气氛不对劲,尤其是孟舒,脸色苍白,像是大病一场。

赵简担忧她的身子,蹙起眉头吩咐她身后的丫鬟:“还不快扶夫人下去歇息。”

“夫人?”秦牧似笑非笑地扫一眼孟舒,又看向赵简,“原来是尚书夫人,倒是在下眼拙了。”

赵简一愣,孟舒一个妾,自是不能称为夫人的,只是平日里叫惯了,可今日这么多人瞧着,若是传到御史耳中,必定是要参他一个宠妾灭妻的,于是否认道:“这位是月前下官新纳的姨娘,那日将军有事便没来喝喜酒。”

自然是没空的,那日他可是忙着夜探香闺呢,一旁的林逾静暗自腹诽,想到秦牧的身份,在心中连连冷笑,不由得抬头望了他一眼,却不料正好对上他的视线,又不着痕迹的挪开,仿佛只是一个意外。

秦牧知晓林逾静该生气自己隐瞒身份了,可现下又不能解释,心中懊恼,嘴上愈发的不饶人:“难怪瞧着一股小家子气,我瞧着也不像是个正经闺秀,当个妾……啧,大人喜欢便好。”

语气中难以掩饰的不屑,使得赵简面上有些挂不住,讪笑道:“阿舒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将军许是先前未见过。”

“啊,”秦牧无辜的看向孟舒,道,“那镇国公府可真不厚道,嫁不出去的女儿都塞给尚书大人,方才大人说是月前纳的?”

“是。”

“可在下瞧着,这孕肚怎么着也有五六个月吧。”秦牧忽然恶劣一笑,道,“尚书大人好肚量啊。”

在场的人哪里不知孟舒和赵简做的丑事,如今被秦牧这般说,赵简一时间却是不知该不该否认了。

孟舒只觉得自己的脸面被秦牧扯下来扔在了地上踩,整个人摇摇欲坠,颤声道:“妾身不知何时得罪了秦将军,将军要这般羞辱妾身?”

“诶。”秦牧后退一步,“孟姨娘可莫要随意攀扯,回头传出去还道是在下做了什么呢,在下可没有尚书大人的肚量,不喜欢喜当爹。”

满满的嫌弃之意,一旁看的人都险些笑出声来。

孟舒当下便受不了了,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在丫鬟的搀扶下掩面离开。

秦牧见状,摇了摇头:“呀,都是在下不好,不该揭人短处,尚书大人可要好生与孟姨娘解释,在下刚回京,说话直了些,可没有坏心,可莫要记恨上了。”

若非是还有旁人在场,赵简恨不得堵上秦牧的嘴,可想想秦牧的身份,又硬生生忍下,道了声是,伸手邀请秦牧入座。

“行吧。”秦牧点点头,顺着赵简的意思往里走,只是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疑惑道,“既然方才那位是姨娘,那尚书夫人何在?”

话音刚落,众人略带尴尬地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林逾静暗骂了几句,硬着头皮上前:“妾身还未多谢方才秦将军的仗义相助。”

林逾静被羞辱的场面犹在眼前,于是下一刻,众人便瞧见秦将军满是鄙夷的瞧了一眼赵尚书,随后又一派谦谦君子的做派,对着林逾静拱了拱手道:“夫人客气了,既如此,还请夫人替我带路。”

说罢两人都全然忽视了赵简,一前一后径自向里走。

赵简站在原地,看着前面并肩前行的两人,不知为何心头一阵怪异,许久才回过神来。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将军小说
  2. 仙医小说
  3. 谢少小说
  4. 校园修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