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总裁狂宠契约妻
总裁狂宠契约妻

总裁狂宠契约妻 留流 著

已完结 肃祁扬雨筱雯 契约 总裁 狂宠 契约妻

更新时间:2020-02-20 10:17:11
本是抱着总裁虐我千万遍,我仍把总裁当初恋的决心嫁给了他,可谁知总裁竟然不喜欢这么温柔乖巧的。“肃祁扬,这就是你这么多年的罪状!”谁知肃祁扬连甩出三本笔记本。“你的罪状,我们今天一条一条好好数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小柳冲雨筱雯扯了扯嘴角,小丫头想笑来着,奈何笑的太难看了,她又收了起来,解释道:“其实我就是觉得这次过稿太顺利了,咱们又不是什么大杂志社,以前也没出过什么大新闻,他们那么有名的海外珠宝公司,为什么要选择我们?比我们更合适的杂志社比比皆是啊!”

她还举了个例子,“老大,你还记得前年因为汉服美少女爆红的那个明星雅琪吗?”

雨筱雯点了点头。

“当年一手策划那个新闻的盛誉娱乐也派人去参加,连他们都落选了,不是很奇怪吗?他们可是盛誉娱乐哎!”

小柳的解释换来雨筱雯一个爆栗敲在她的脑袋瓜子,“傻丫头,你也知道人家是娱乐公司,海瑞蓝需要的是塑造品牌形象,又不是炒作。”

“可是……”柳芳芳捂着脑门,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没有可是啦!”雨筱雯打断了她的猜测,说:“对咱们的杂志社有点自信心。”

“哦。”小柳瘪了瘪嘴,勉强算是听进去了。

“我去忙肃祁扬的专访,晚上你们出去吃,直接算公账,回头找我报销就可以了。”

打发走小柳,雨筱雯拿着采访稿,决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让杂志社在业界一举成名。

到时候,她就可以有能力将杂志社独立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想想都觉得前途似锦,一片光明。

……

彭一辰自在雨筱雯这里碰壁后,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她的那句“我已经有老公和孩子”的话像回声一般一直在他的耳边萦绕,以至于下午面试的时候,他出神了好几次。

他有出国的经历,加上业务知识方面还算过关,最后还是成功获得了岗位,薪水也十分丰厚,他也没有多开心。

沐月是他和雨筱雯共同的朋友,他想找人倾诉一番,便给她打了电话,两人约在以前经常聚会的咖啡厅见面。

彭一辰先到的,沐月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后才出现。

“好久不见!”彭一辰看到她出现,忙站了起来,十分有身世风度地替她拉开了椅子。

沐月冲他浅笑了,“谢谢。”

几年没见,两人难免有些拘束。

沐月心理现在矛盾的很,她是雨筱雯的闺蜜,理应站在闺蜜的一边,痛恨当年彭一辰的不告而别,她不应该出现再这里的。

可是当她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出来见面。

彭一辰替她点了一杯咖啡,是她最爱的卡布奇诺,隔着咖啡香甜的热气,沐月看着他熟悉的俊脸,心脏钝钝地疼。

她幽幽开了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几天前!”彭一辰笑了下,笑容有些勉强。

沐月一看就知道,便问:“你见过她了?”

她指的是雨筱雯,他们之间唯一联系的纽带就是雨筱雯。

“嗯。”彭一辰看了她一眼,故作轻松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可不是瞒不过吗?你想说的都已经写在脸上了。

沐月咬了下唇瓣,直白道:“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不会只是喝咖啡这么简单吧?”

她没有办法骗自己,彭一辰找她不会有别的事,沐月觉得自己很是可悲。

彭一辰神情僵了僵,没有再假装寒暄,巴巴地望着沐月,问:“她这些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

“有。”沐月回答的斩钉截铁,但在彭一辰面露狂喜的同时,一盆冷水浇下,“但是她每次提起你都是咬牙切齿,十分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沐月说的痛苦,可是看到彭一辰因此脸色血色全无,又心痛不已。红唇张了张,又补了一句:“更多的时候是哭。”

“为什么要哭。”彭一辰忙问。

看到他这么在意,沐月心里就难受。

她冷笑着反问:“为什么哭?这个你还要问我?”

彭一辰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他低头望着自己已经凉了很久的咖啡,神色暗淡,“都怪我,我当年就不应该不告而别。”

“只是因为这个?”沐月紧咬了下唇瓣,“她难过是因为你为什么不信任她?为什么不听听她的解释?你知道你让你的家人来找她退婚的时候,说了多少的混账话吗?”

“不,你不知道。”沐月自问自答,道:“因为你像个懦夫一样逃走了,丢下一句自己要冷静一段时间的屁话,让筱雯一个人独自承受那些压力和痛苦。你知不知道她那时候绝望到都不想活了?”

沐月的脸上已经满是眼泪,她心里替筱雯感到不值,又恨自己已经看穿这个男人是个没有担当的,为什么还是对他不能彻底死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彭一辰痛苦地捂住脸,连连摇头,言语也哽咽起来。

沐月还有很多质问他的话要说,看他这般痛苦,红唇开开合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更多伤人的话。

半响才道:“你现在伤心难过有什么用,已经迟了,她,她现在过得很好,只要你不去打扰。”

彭一辰闻言,露出泛红的眼睛看向她,问:“她说她已经结婚有了孩子,那个男人就是当年那个畜生吗?孩子呢?也是那个……”

那个畜生的种吗?

彭一辰话没有说完,但沐月是明白的,他迫切地望着沐月,想从她口中知道答案。

如果是的话,那么他绝对不可能将雨筱雯交给那个男人的,那个畜生就应该就地正法,他不配得到幸福。

彭一辰的眼底闪过绝然。

“不,孩子是,但是不是那个男人。”

“不是?”彭一辰皱眉,忙追问:“那是谁?”

除了现在的他,还有谁愿意娶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

沐月为难道:“抱歉,这个我不能说。”

雨筱雯虽然瞒住了所有人,唯一没有隐瞒沐月她隐婚的事。

她是为了从雨家拿到钱给雨瞳治病,她也再三叮嘱让自己不要跟任何人说她假结婚的事。

其他后果没有什么,重要的是雨瞳的病不能没有那些钱。

“为什么不能说?这个有什么好隐瞒的?”彭一辰确实穷追不舍。

沐月做不到骗他,但也做不到背叛对自己一直那么信任的好友,她摇着头,坚定地说:“你别问我,我不会告诉你。”

她想了想,心酸地补充道:“彭一辰,如果你心里还有筱雯的话,就请你放过她,不要试图侵入她的新生活,你,你去寻找属于你的新生活,不是很好吗?”

彭一辰摇了摇头,“我做不到。”

果然,沐月试探他,“那你想怎样?她可是结婚了,有了孩子的人。”

“我不知道。”彭一辰诚实地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雨筱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属于了别人,他,他还可以做些什么……

沐月瞧他有些魔怔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五味杂陈,“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彭一辰忽然冲沐月笑了下,说:“沐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放心,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有分寸的。”

他的保证不知为什么,反问让沐月心里忐忑起来。

两人又聊了会,聊天的内容也基本围绕了雨筱雯这几年的生活,沐月斟酌着,尽量捡些无关紧要的内容说。

时间很快就过去,彭一辰还想请沐月吃晚饭,但是被沐月给拒接了。她今天已经说了很多了,借口有事,两人在咖啡厅门口就直接分开了,连送也不让彭一辰送。

沐月回了家之后,就给雨筱雯打了电话。

彼时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其他同事都出去聚会了,只有雨筱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工作。

她想尽快将肃祁扬的专访给弄出来,让公司小赚一笔。

“怎么了吗?沐月,有事吗?我在加班?”雨筱雯将手机夹在肩膀上,偏着脑袋,眼睛望着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舞。

“今天彭一辰找我了。”沐月的嗓音很低沉,她很少在外人的面前有不开心的时候。

雨筱雯停了手指,专心接听她的电话,问:“他,他找你做什么?”

上次意外碰到彭一辰的事,她还没有来得及跟沐月讲,没想到他自己主动找到了沐月。

“他就是问了你一些关于你的事。”沐月清了清子,提醒道:“筱雯,我不知道彭一辰这几年在国外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这次回来好像变了,感觉对你有种奇怪的偏执,他好像想重新拥有你,不管你有,还是没有结婚。”

“怎么会这样?”雨筱雯很信任沐月,她这么认真提醒,肯定是错不了的。只是为什么这样?

她决定找个时间要跟彭一辰好好聊一聊,她不允许他以他心里还有她为借口,这么随意地出入她的生活。

不管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她真正想要的,它至少让她有了能保护自己最想要守护的人。

她不能让他毁了这一切!不能!

雨筱雯这么想者,又问:“谢谢你,沐月,我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你呢?你怎么办?”

“再说吧!”沐月飞快地结束了话题,有些事情她暂时还没有办法和她深入交谈。

雨筱雯明白,所以她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声,“好!”

猜你喜欢
  1. 契约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狂宠小说
  4. 契约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