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神帝之子秦箫
神帝之子秦箫

神帝之子秦箫 揩油笔 著

连载中 秦萧孙芸芸

更新时间:2021-09-15 16:02:17
“帝少,神帝大人已经查明了真相,现派我等前来接您回家,跟我们走吧!”“是啊,帝少,临行前主母大人交待过,若您不回家,便要断了神帝大人座下五千亿军饷,千万大军岌岌可危,就指望您了。”“帝少,请三思!”秦岭山内不知名的小村庄里,上百名西装革履,行军严肃,散发赫赫虎威的侍卫全部单膝下跪,低着头颅,不敢直视那名盘腿坐在青石上的二十三岁青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孙芸芸!

那一刻,孙芸芸的母亲刘红连忙转头看向大门口,一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还有那条因为车祸而瘸的腿,顿时,激动而又悲伤的情绪,涌上心头。

芸芸!

真的是芸芸,她回来了。

刘红没想到孙芸芸这么快就回来了,她昨天刚去刘家,难道是因为……也就在这时,所有听到声音往大门口看去的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

“咦,这不是四年前害得刘家大少被车撞的那个贱人吗?她不是被孙家送到偏远山区了吗?怎么还回来?”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有脸出现,难道就不怕刘家找她麻烦?这四年好不容易孙家又起来了,这时候她回来,该不会是想来分家产的吧!”

“谁知道呢,几年前我还以为这孙芸芸有多单纯,到头来,不都是那贱样吗?”

“……”

人群中,不少记得四年前那件事情的宾客对着孙芸芸指指点点,言语间的羞辱凌厉无比,犹如利剑般,刺耳得落在秦萧耳中。

这时,大家又发现一件事情。

“看,那贱人也怀孕了,肚子好像和莹儿小姐的差不多大。”

“是啊是啊。”

“我说呢!这是没钱养孩子,回来孙家讨饭吃的啊。”

“……”

羞辱。

污蔑。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在一瞬间涌向孙芸芸。

秦萧抓紧孙芸芸的手:“小傻瓜,要是受不了的话,我带你走,不需要户口本,我也有办法领到结婚证。”

若是往常,只怕她根本没有脸呆下去,但现在,经历了四年的岁月磨练,她的心早已坚如磐石,内心的支撑不再像四年前那么脆弱。

她行得端,坐得正,他人说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自己最清楚。

孙芸芸摇摇头,眼皮下那承受了四年黑暗的眼神,通红且倔强。

“不要,我要堂堂正正的,让爸妈看到你,让爷爷看到你,你是我的老公。”

“好,那我们走。”

既然你决定要让孙家知道我,那我会让孙家这些嘲讽的人在那一天都后悔。

秦萧攥得更紧了,他牵着孙芸芸的手,迈开步子,迎合着宾客们冷漠且不屑的目光,走进大堂里。

与叶龙和孙莹儿这对相比。

他们就像过街老鼠,恨不能人人喊打。

而叶孙这一对,仿佛才是真正的主角。

站在老爷子孙山太面前,孙芸芸停顿了许久,终于鼓足了勇气。

但——

就当她刚准备开口时。

旁边传来讥讽的声音:“堂妹,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魅力啊,瞎了眼睛瘸了腿,还能找得到男人怀孕,勾引人的本事倒是一点也没变嘛。”

“怎么,特意挑在今天爷爷的生辰,挺着个大肚子来闹,你该不会是想来要钱的吧!”

“你男人这么没本事吗?养孩子都养不起?还要你一个瞎子加瘸子回娘家要钱?”

孙莹儿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冷说到,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姿态!

坐在刘红身边的男人孙雄攥紧拳头,眼眶通红起来,他看着女儿破旧的衣服,眼泪流下来了。

“老婆,我们的女儿!”

“你给我闭嘴!”刘红偷偷骂道。

而这时孙丽插嘴道:“要钱?孙芸芸,你还好意思回来要钱?你脸呢?挺这么大个肚子来这装可怜的?”

“我不是来要钱的。”

一听这话,孙芸芸着急地否认道。

“不是来要钱的,那是来干嘛?难不成还真是有良心的给爷子贺寿?”孙丽冷嘲一声。

说着,还眉眼瞥了一下秦萧。

这个男人,还不如自己女婿一根手指头好!

“秦萧……”孙芸芸抓着秦萧的手臂。

“知道了。”

秦萧点点头,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白色塑料袋,里面装的黑不溜秋的茶叶。

他看向孙山太:“爷爷好,我叫秦萧,是芸芸的未婚夫,这是我自己亲手种的茶叶,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比一些所谓的中药好用多了,也是祖上传下来的秘方,送给您,祝您身体安……”

“啪!”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

一个巴掌横来,直接从他手掌把这包茶叶拿了过来。

叶龙伸手抢过,脸色阴沉至极,一听到秦萧说这包东西比所谓的中药好用多了,他心中感到不满极了,这不是明摆着说他的血灵芝上不了台面吗?

“呵呵!”

叶龙低头打开白色塑料袋:“说得这么牛逼,吹的吧!你这什么破玩意儿,能比血灵芝还有功效?”

跟在秦萧身后的大黄狗开始低吼,一排尖锐的獠牙没出。

“畜生,你想咬我?”叶龙狠狠一瞪。

“修罗!”秦萧闷哼一声,呼喊到大黄狗的名字,下一秒,大黄狗收起獠牙,毛发竖起,一双血褐色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叶龙看。

“修罗?哈哈哈哈!”叶龙拍腿大笑:“笑死我了,给一条狗取这种名字,当狗是战神吗?”

说罢,他盯着塑料袋看,伸手往里面抓了一把。

与此同时,塑料一打开,一股极其难闻的恶臭味在顷刻间,弥漫周围。

所有人都捂住口鼻:“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跟屎一样?”

孙山太脸色越发难看。

叶龙也捂住鼻子:“我当是什么宝物呢,不就是普通的茶叶吗?这种上不了档次的东西扔在大街上都没人捡,你居然拿来送老爷子当贺礼。”

“我说莹儿,你这堂妹可真够不要脸的啊。”

“什么垃圾玩意儿也敢跟我的血灵芝比!”

“呸!”

话音一落,叶龙快速把塑料袋绑好,朝着地面一甩。

“啪!”

继而他抬起腿,用力一踩,同时目光盯着秦萧的眼睛,张扬似的故意左右摩擦。

这一幕出现,秦萧目光冷峻下来。

他眯起眼睛盯着叶龙,看到那胸口的一排勋章后,杀意涌出。

“苍龙的人么?”

“呦,你还知道我是苍龙战神的人?”叶龙扬起嘴角:“既然知道,还不快滚?”

“滚?”

秦萧心中冷笑。

“你,没这个资格!”他掷地有声道。

刷!

他一说完,所有人直接傻眼了。

孙山太发怒:“他没资格,那我总有这个资格让你滚吧!”

“爷爷……”听到孙山太语气里的愤怒,孙芸芸心颤了一下。

“别喊我爷爷!”

“我没你这样的贱人孙女,拿这种垃圾当贺礼,你也配喊我爷爷?你也有脸来贺寿?”

“今天是我的生辰,我不想大动干戈,更不想扰乱气氛,莹儿有身孕,咱们孙家是双喜临门,这个时候你过来,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

“我……”孙芸芸眼泪上涌。

怎么也没想到以前那么疼爱自己的爷爷,如今却形似仇人。

“想要钱是吗?”孙山太怒吼道。

“不,不是的。”

“不是要钱那来干嘛!”孙山太声音越来越大。

这时,主桌上,一名中年妇女赶紧站起来,走到孙芸芸面前。

“芸芸!”

“妈?”

孙芸芸听到母亲熟悉的声音,嘴角颤抖:“妈!”

刘红强忍着泪意,一看到旁边人的表情,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坐等着,必须要让芸芸赶紧离开,不能让女儿留下来受辱。

而坐在主桌上的另一名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低下头,不忍看。

“你别喊我妈,你倒是快说啊,你还嫌家里被你连累得不够吗?”刘红气急败坏,同时鄙夷地盯着秦萧:“你瞧瞧自己找的什么人。”

“让你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上门来要钱,还像一个男人吗?”

“不是我说你,在山里呆得好好的,非得来这里干嘛?赶紧滚啊!”

“妈……”孙芸芸:“你也认为我是来要钱的?”

她没想到连自己的母亲都这样认为。

不过一想到四年前自己被污蔑,被冤枉的时候,一家人的态度,她也不奇怪了。

“难道不是吗?”刘红反问:“你现在要点钱赶紧走,还有余地,真的惹恼你爷爷,后果是什么你心里清楚。”

“就是啊孙芸芸,快点说个数字,拿着钱,拿着你的破茶叶滚蛋,要不然,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砸死你肚子里的孩子。”

“孙莹儿,你给我闭嘴!”这一刻,孙芸芸嘶喊道。

她忍不住了!

是可忍熟不可忍。

羞辱她!

污蔑她!

骂她!

她都可以忍,但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忍。

而这一吼,孙莹儿顿时脸色一变,气冲胸口:“你个贱妇,你敢让我闭嘴?你……你……”

“哎呦!”

情绪激动下,孙莹儿突然大叫一声,捂着肚子喊了起来。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是那个茶叶,那个茶叶的气息有毒……”

“莹儿!”

霎那间,叶龙勃然大怒:“贱妇,你找死。”

“你敢害我孩子!”

他撩起袖子,手掌直接甩起,狠狠抽向孙芸芸。

那力道和速度,仿佛要抽死她。

但——

就在他的手掌要打在孙芸芸的脸上时。

“呜——”

“嗷!”

“嗷!”

闻一声狼狗吠!

一只手掌,用力抓在他的手腕上。

秦萧眸光沉下:“对我老婆动手?你想死?”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神医嫡女小说
  2. 棺妻小说
  3. 楚国小说
  4. 腹黑前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