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鉴宝之逆袭
重生鉴宝之逆袭

重生鉴宝之逆袭 戏子人生 著

连载中 陈泽姚雪 鉴宝 逆袭 重生

更新时间:2021-07-31 09:21:59
陈泽重生前是一名拍卖行的首席鉴定师,而现在,他是九十年代一名县农机厂的工人,游手好闲,酗酒打牌,幸好他还有一个美丽贤惠的妻子姚雪和可爱女儿陈萱萱。但母女两人却深陷家暴的阴影,整日担心受怕。他格外珍惜现在的生活,承诺让母女过上好日子。对于他的豪言壮语,母女流露出怀疑的眼神。这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年代,古玩收藏界更是如此,流传着种种捡漏的传奇。而陈泽就是书写传奇的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陈泽道:“不偷不抢,打牌赢来的。”

他没撒谎,这钱确实是打牌赢的,昨天手气很旺,赢了快二十多块钱,然后喝得酩酊大醉。

醒来就重生了。

“真的?”姚雪怀疑地说。

“以往老是输,就不许我赢一回?再说,以后我也不打牌了。”

“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姚雪对陈泽的说法嗤之以鼻。

要陈泽不打牌,比要狗不吃屎还难。

“你看看你的左手。”

陈泽抬起手,看见左手的小指根部有一道深可见骨的疤。

“那次你把妈看病的钱都输了,回来就赌咒发誓再也不打牌,还要斩手指表决心。”

“我急忙拦住你,你的手指才保全,当时真以为你会痛改前非。”

“没想到才过几天就故态复萌,又跟那群狐朋狗友喝酒打牌。”

“这些年你立的誓还少吗,可是有哪件能做到?”

陈泽无语,难怪姚雪对自己没信心,确实是太渣了。

他认真地看着姚雪的眼睛。

“对不起,雪,这些年跟着我受苦了。”

姚雪心里一震,陈泽一向是做错事还嘴硬,从来没向她表示过歉意。

今天是怎么了?

她目光迷离地看着陈泽。

“我知道我以前做过很多错事,让你伤心失望了。但你想,就算是犯人,政府都给重新做人的机会,何况我是你的丈夫呢。”

这时屋外楼道里忽然爆发出一声女人凄厉的喊叫,“不好啦,哪个杀千刀的偷了我家的钱!”

“华华妈,别急,你先找找,是不是放错什么地方了。”闻声而来的邻居安慰。

“不会的,放钱的地方只有我知道。”

“咦,今天陈泽忽然阔起来,买了肉菜……”一个邻居快嘴说道。

“好啊,一定是他!”华华妈咬牙切齿地道。

旧宿舍楼的隔音效果很差,这些话一字不漏的传入陈泽和姚雪的耳里。

姚雪面如死灰,身体像风中树叶一样颤抖,以后还怎么做人,怎么在人前抬头。

生活对于她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

刚刚有一丁点亮光,却又迅速地无情熄灭了。

陈泽摇摇头:“不是我做的,你放心。”

门上嗵嗵地响了起来:“出来,你这个小偷!”华华妈破口大骂。

陈泽打开门,一个黑影就扑了上来,对他又抓又挠:“快把钱还给我!”

陈泽脸色被抓出一道口子,**辣地生疼。

也不禁动了怒气,猛地将她一推:“你不要发疯撒泼,嘴巴放干净点。”

华华妈摔坐在地上,哭天喊地地抹泪:“救命呐,小偷打人啦。”

姚雪双目含泪,颤声道:“华华妈,你丢了多少钱,我还给你。”

“怎么?心虚了,我就知道你们家没好人,男盗女娼。”

萱萱吓得哭起来,抱住妈妈。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惊呆了围观的众人。

华华妈难以置信地捂着脸颊:“你敢打我?”

陈泽冷冷地道:“你最好放尊重一点。”

“陈泽,住手!”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

“好了,厂保卫科的人来了。”围观的邻居如释重负。

来的是一老一少。

老的大约五十出头,头发花白,国字脸,浓眉怒目。

年轻的是他的助手,腰带上挂着一副手铐。

那时候工厂设置保卫科,就相当于是整个厂子的警局,只要是在厂子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可以管。

“郑叔。”陈泽叫了声。郑建国是厂保卫科的科长,为人刚正不阿,颇有威信。

郑建国威严地扫了现场一眼,“怎么回事?”

华华妈嚎哭道:“陈泽这个杀千刀的,偷了我家的血汗钱,问他要还打人。”

“陈泽!有没有这回事!”郑建国惊雷般地喝问道,一双雪亮的眼睛像是要看穿人心。

陈泽没有丝毫害怕畏惧,迎着他的目光,诚恳地道:“郑叔,我没有,她是血口喷人。”

郑建国定定地盯着他看。

陈泽没有回避眼神。

郑建国松了口气,厂里这帮子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对每个人的秉性都清楚,陈泽虽然懒散,但绝不是作奸犯科的人。

他看得出陈泽心里坦荡,应该不是他做的,不过事情还是要查清楚,走个流程。

于是又去华华妈家,查看案发现场。

门锁没有损坏的痕迹,家里也没有翻箱倒柜的现象,基本可以判断并非入室盗窃。

“放钱的位置,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迟疑一会,她又期期艾艾地道:“可能孩他爸也知道。”

“但他爸出差了,不在家啊。”

郑建国叮嘱助手小马向供销科落实华华爸的情况。

“这样吧,你俩跟我去保卫科走一趟。”

在众人异样的眼神中,陈泽去保卫科做了笔录。

等他回家,却发现家门紧闭。

怎么敲门也不应。

这是被老婆扫地出门了吗?陈泽苦笑。

知道姚雪对他是伤心失望透了。

还是等她先消消气吧。

陈泽没有再坚持敲门,转身离去。

他离去没多久。

宿舍门再次响起。

敲门的是郑建国,带着华华妈和一个小胖子,她手里还提了一兜水果。

原来华华妈是专门上门道歉的,事情水落石出。

丢的钱是华华偷拿的,他见过妈妈放钱,趁妈妈上班的时候,拿钱去买变形金刚了。

姚雪这才知道误会了陈泽,心里一阵酸楚歉疚,别人不相信他的清白,可我为什么也不肯相信?

可她又想,这能怪我吗,这些年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她受的伤已经太多了。

夜风萧瑟,陈泽漫步在河堤旁。

呼吸着略带水草腥味的河风,头脑一片清醒。

认真探究起来,今天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而是日积月累,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太糟糕,几乎跟坏人划等号。

就算今天的事真相大白了,以后说不准有其他的破事找上门来。

所以,一定要提高自己的地位,提高自己的档次,提高自己的身份!

陈泽从来没有这样迫切地希望成功,希望出人头地。

尽快把人头罐出手,赚第一桶金。

搜索记忆,县城没有古玩市场。

如果想要出售古玩,必须去一百多公里外的省城。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鉴宝小说
  2. 逆袭小说
  3. 重生小说
  4. 荒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