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玄幻科幻 > 寻神密谈
寻神密谈

寻神密谈 马走日吃饺子 著

连载中 刑灿苏婉儿

更新时间:2021-07-29 12:35:56
一段诡异的遭遇使得刑灿闯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商周大战,子牙封神,“离恨天”“碧游宫”两个存在千年的组织为何争斗不休。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神的安排还是人的谋划。刑灿又是否能在一次次中找到真实的自我,且看刑灿以身犯险,与神共舞!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婉儿是祭品

“呜~~呜~~~~!”

号角悠长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接着,正南方向,几个执戈武士走了出来,将众人分开,众长老在武士的带领下从正南方走向广场中心的摘星楼。

他们全都带着面具,有些刑灿还能分辨出来是什么动物,但有些就比较抽象了,也不知道是已经消失的物种还是全凭想象做出来的。

长老们的步伐也非常特别,好像在踩着什么东西,又好像是在跳舞,这不到一百米的路程,愣是被长老们走了十分多钟,长老们走到摘星楼前到也不上去,而是低下头站在楼梯口。

过了半根烟的功夫,广场南边的地板慢慢分开,一架马车从地底缓缓的升了上来,奇怪的是,这马车没有马拉却能自己行走,还能传来阵阵马的嘶鸣。

马车上坐着一个男人,身着黑色长袍,头戴九旒金冠,腰左挂一枚镶金玉佩,右挂一柄长剑右手扶于剑柄,看起来好生霸气。

刑灿仔细一看,坐在那车上的正是九爷。九爷的马车很快到了摘星楼底,成员和长老们纷纷低着头不发一声,一个武士走了过来趴在地上,九爷踩着他的背下了马车,接着径直走上摘星楼,长老们也紧随其后。

待众人都登上摘星楼后,九爷开口了:“吕氏族长吕怀安,谨以至诚昭告祖宗神灵。皇皇上天,照临大地。名正言顺,降鬼伏神。古有太公子牙,领王命封神。正邪不两立,古有名训。神魔须严辨,春秋存义。今吾辈谨记先祖训,诛除邪神至死不渝......”

刑灿对他说的什么完全不敢兴趣,他还在担心一会的人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他看了看广场现在的高度,觉得自己现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他不敢看不是因为害怕,他当警察见过的尸体也不少了,他一,是担心自己一会受不了这原始血腥的场面,二是,为即将登上祭坛的人的惋惜。他看了看旁边的薛宁宁,她似乎注意力也不再祭坛那边,可能是熟悉的场景又勾起了她痛苦的回忆。

这时摘星楼那边的声音停了,刑灿看向摘星楼方向,看到那楼上正慢慢升起一根燃烧着熊熊烈火的柱子,发出的火光把整个摘星楼映成了红色。

“请神使。”一个长老喊道。

“呜~~呜~~~”号角声又响起了。

只见刚刚九爷出来的那几块地砖又慢慢分开,紧接着四个武士抬着一架步辇升了上来,步辇上坐着的,是一名身着白色薄纱的女子,曼妙的身姿在薄纱下若影若现,腰间还别着一把装饰用的短剑,女子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长相。

“可惜了,可惜了”薛宁宁开口了。

刑灿疑惑地看着旁边的薛宁宁问道:“你可惜什么啊,可惜自己不是神使吗?”

薛宁宁说道:“可惜这么个美女,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了。”

瞬时恐惧感和愤怒感又蔓延了刑灿全身,他颤颤巍巍的说道:“你是说神使就是你刚刚说的被神选中的人?就是祭品?”

薛宁宁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此时神使的步辇经过了二人所在的位置,这时一股熟悉的香味从步辇上传来,刑灿抬头一看顿时心底的愤怒压过了恐惧。

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人群,一个健步走到步辇旁边,伸手抓住了杆子,此时面纱后面的那张脸早已哭的梨花带雨,也许是对自己命运的惋惜,也许是因为眼前人行为的片刻的感动。

这时刑灿说话了:“苏婉儿,是你吗?”

步辇上的女子看向刑灿,顷刻间泪如泉涌,却什么也没有说,此时仪仗队中的武士也反应了过来,几把长戈将刑灿架了起来。

“什么人,胆敢打断仪式?”一个武士问道。

刑灿没有理他,只是使劲拖着步辇阻止仪仗队前行,此时所有的目光都从摘星楼方向转移到刑灿身上,嗡嗡的号声也戛然而止。

“下面怎么了?”九爷在摘星楼上问道。

“禀报首领,台下有一人试图阻止仪式进行,请首领放心,此人已被武士拿下。”一长老答道。

九爷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道:“先把此人压下去,待仪式结束后执行天罚。”

“诺”长老答道。

接着长老转身,命令台下武士将刑灿带走,以刑灿的力气哪里是这些武士的对手,几个武士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乘着武士回禀时的空档,刑灿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长戈,紧接着纵身一跃跳上步辇,抽出苏婉儿腰间的短剑,与武士们对峙起来。

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武士们与刑灿战在一处。本来以刑灿的实力是不足以挡住武士们的,可这广场上,人群拥挤场地狭小,众武士的长戈在这场地间竟一时施展不开,但随着看热闹的众人都纷纷避而远之,场地逐渐宽敞起来,刑灿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台上的九爷见众武士久久不能把作乱者拿下,便心生厌烦,说道:“吉时马上就要过了,他们是怎么回事,对付一个小小的内勤还用这么久。”

旁边的长老开口了:“回首领,此人不是本部内情,看样子像是刚到的那个刑氏小子。”

前一秒还一脸厌烦的九爷,瞬间睁大了双眼,往前走了走,仔细看看开口道:“快住手,不要伤了他,把他带上来。”

“这......”长老有些迟疑,但看九爷态度十分坚决只得吩咐手下的人把刑灿带上来。

此时台下的刑灿已经快体力不支了,汗水打湿里他的衣襟,握剑的手也开始不住的颤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虽然占了场地的优势,但他的体力和常年接受严酷训练的武士们还是差了很多。

但是身后的苏婉儿昨天刚刚救过自己的命,大伯和父亲从小就教导他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自己这二十多年也谨记于心,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下苏婉儿,但他知道,苏婉儿不能死,起码在自己战死之前不能死!想到这里本体力不支的刑灿又咬着牙当下一次武士的进攻。

“当当当”

三声锣鸣从摘星楼方向传来,声音传来的同时,武士们也停止了进攻,但刑灿还是没有懈怠,始终保持着防御姿势,此时的他就像一只狮子幼崽,面对着一群成年鬣狗努力的显露出自己还没发育完全的虎牙,即使他知道这样没用。

“好了把剑放下,和我走,首领要见你”

刑灿用手拨开挡住眼睛的头发,看了看,说话的人正是他讨厌的姬淮。

刑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不!我走了你们就会把她送上祭坛,你们这些畜生,想要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的命!”

姬淮笑笑说道:“在歼灭邪神后裔的大义面前,一个人命算得了什么?”

刑灿冷哼道:“哼,这是你们的价值观,不是我的。”

姬淮对刑灿的表现很是无奈,随即说道:“好吧,我答应你暂时不会送她上祭坛,你们俩可以一起去见首领。”

听了姬淮的话,刑灿还是没有丝毫懈怠,他右手持剑,左手护着身后的苏婉儿说道:“带我上们去。”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白月光小说
  2. 神医小说
  3. 丧尸小说
  4. 大牌娇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