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官场职场 > 寒门小吏
寒门小吏

寒门小吏 九夜北风 著

连载中 夏平安顾胜男 寒门

更新时间:2021-03-05 11:28:54
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十章杀错了人

对于贫穷,滕先勤自然是见怪不怪了,他正吆喝着分着猎物,不但参与打猎的人人有份,甚至为了送别老伙伴陈伯良返回县城,还破例留了一只最大的熊掌。

夏平安随口说:“我一起捎回去吧。”边说边要伸手去拿。

滕先勤却按住他的手,并笑笑道:“别!等分完猎物,我和你一起送过去吧,正好给伯良老弟送送行。”

夏平安知道他信不过自己,连忙尴尬地缩回手,脸当即就红了。

正在这时,正在兴高采烈分猎物的村民们,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夏平安连忙向人群外望去,刚才还羞红的脸,立刻就变得灰暗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两个年轻男捕快,还有顾胜男!

顾胜男不但一眼就看到了他,甚至还冲他喊道:“夏平安,我找你有事。”边说边转身大踏步走出了人群。

夏平安一点都不想和她过去,无奈另外两个男捕快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只得跟过去,没好气地说问:“事情不是已经了结了吗?你怎么又来找我了?”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挤出了人群来到老槐树下。

顾胜男终于停住脚步,回过头直直地看着他。

夏平安被她看得心里发毛,连忙收敛起脸上的怒气,弱弱地问;“别这样看我啊,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顾胜男语出惊人:“陈伯良死了。”

夏平安不由一怔,随即惊叫起来:“陈大哥死了?昨天早上我离开乡衙时,他还好好的呢,这绝对不可能!”

顾胜男平静道:“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你知道我是捕头,如果没有发生案件,我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夏平安自然知道这点,心里不由一沉,急急地问:“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顾胜男倒也并不隐瞒:“昨天中午,他雇了一辆马车过来替他拉行李,没想到今天凌晨,马车夫来接他时,发现房门虚掩着,喊了几声都没人应,推开门一看,人已经僵在床上了,当即就到县衙报了案。”然后扫了他一眼,又问,“昨天晚上,你人在哪里?”

夏平安立刻意识到什么,当即就怒了:“你怀疑是我杀了他?”

顾胜男淡淡地说:“我只是问你昨天晚上在哪里?有没有证人?又没说人是你杀的,你急什么急?”

夏平安听了这话,心里当即就有了底,沉声道:“自然有。昨天早上,我和里正一起离开乡衙时,陈大哥还是好好的,然后我就与村民们一起,到山上打猎去了。”

顾胜男眉毛一扬:“如此说来,里正和村民们都可以给你作证?”

夏平安点点头:“自然。”

顾胜男一使眼色,两个男捕快便转头回了村里。

夏平安知道,他们是去寻找证人了,心里反倒坦然了起来。

随后两人继续向前走,但都不再说话了,很快就翻过那道高高的丘陵,回到了乡衙。

院子里,三个捕快正在勘查角落。

夏平案跟在顾胜男身后走进房间,只见昨天早上还活生生的陈伯良,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床上,他脖子上血淋淋的,很明显是一刀致命,伤口平平整整,看来行凶之人,刀法不是一般的精湛。

不大一会儿,另外两个捕快也从老槐树村回来了。

顾胜男走到院内,和五个人分别谈过话之后,便对夏平安说:“从现在的证据来看,虽然你不是凶手,但是陈伯良应该是替你死的。”

夏平安大吃一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胜男严肃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陈伯良在石崖子乡十五年,都没什么事,为什么临离开前遇害了呢?那是因为前天你来了,按理陈伯良昨天就应该离开,那么晚上房间里住的人应该是你。没想到事情临时有变,你去打猎了,那个来杀你的凶手,就杀了他。”

夏平安听了这话,脑海中忽然就浮现起昨天晚上,在山上那头母熊身上的伤口,和陈伯良脖子上的伤口一样平平整整的,似乎两者之前,有某种联系一样。

是不是凶手经过时,恰好遇到母熊,然后发生搏斗,将母熊打得半死,公熊急于找人类报仇,所以才会去冲撞村民?

夏平安想到这里,顿感浑身发冷,好半天才颤抖着声音问:“你说如果他们知道杀错人了,还会再回来杀我吗?”

顾胜男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会的。陈伯良死了,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开,他们就会回来杀你了。”

夏平安越听越害怕,不由可怜巴巴道:“我是重要证人,你是捕头,你得罩着我啊。”

顾胜男趁机说:“罩着你没问题,但是你得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才行。”

夏平安立刻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呀。”

虽然表面上他很委屈,但是心里却非常恐慌。

王连生的死,肯定是与他在松树林中媾和的女人所为,不过陈伯良的死,凶手应该另有其人,否则很难想象,一个年轻女子会孤身一人从县衙来到石崖子乡,更何况力量大到足以杀死一头母熊。

夏平安想到这里,忽然看了看顾胜男头上的凤钗,心里再次一沉。在没有理清对方与这件事的关系前,他什么都不会说!

顾胜男见他依然守口如瓶,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她小小年纪就被升为捕头,并非因为父亲是典史,而是无论什么案子到自己手里,都能很快破了,可是现在,从王连生、关进林到陈伯良,已经连死了三个人了,但她却毫无头绪!

所以,她尽管生气,还是不甘心地说:“你以为我想问你吗?在王连生被杀害的现场,你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我就不相信,那女子除了一件粉红色薄纱裙,别的你就没看到?”

夏平安装作为难道:“确实没看到,因为距离太远了,又是背影。”

顾胜男外号“胜罗刹”,自然不是个好脾气的,当即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并且是直捣黄龙。

夏平安被踢了个正着,立刻惨叫一声,连忙蹲下身子,并恼羞成怒地说:“你这个女人,想让我断子绝孙吗?”

猜你喜欢
  1. 寒门小说
  2. 财迷小说
  3. 魂破小说
  4. 富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