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我的鬼夫老公
我的鬼夫老公

我的鬼夫老公 鬼眼姐姐 著

连载中 姜楠何星辰 鬼夫 老公

更新时间:2020-11-01 05:07:00
一场法事,我被花姐当成货物卖出,不仅嫁给了病怏怏的弟弟,还成了车祸死去大哥的女人。一场婚姻,两个丈夫,一口棺材,两张床,一个强势霸占,一个温柔暖心,是去是留?月黑风高,她睡的正好,两个男人相继上床,她被惊醒……“你们?”……原来,她是有着风之力的阴阳人,他的重生竟是要她在尸体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别看何星辰是个病秧子,但是他开车却迅猛如飞,吓得我几度怀疑是不是要赶着去投胎。

好不容易到了路不好的地方,他才让车子慢了一点,但颠簸的我也差点要断气了。

我总感觉胃里面翻江倒海都要吐出来了,难受的要死,可我看一边开车的何星辰,就跟没看见似的。

果然,不懂怜香惜玉。

车子开了一会不能前行了,何星辰从车上下来,叫我也下去。

我从车里下来在周围看了一眼,一路上难受竟然没有注意,不知道来的是什么地方,只是知道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我们要去哪里?”我问何星辰,何星辰看了我一眼:“跟我来。”

迈步他就走,我忽然发现他好像不是病人,走起路比我还要利落,我忙着跟过去,仔细看看是不是何星云,但是看了之后又确定不是。

何星辰不爱说话,相对而言有些冷漠,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但我没来过这种地方,没站稳跌了一跤,跟着从一个土包上面滚了下去,我原本以为何星辰会拉了我一把,但等我滚到下面,他依旧高冷傲的注视着我,周围漆黑一片,我却能看见他那张冷漠且英俊的脸,也是没谁了!

回想起之前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对我也没有这样,如今就跟我欠了他很多钱没还,他恨不得要把我从世界上抹杀了一样。

我从地上起来,转身看了一眼身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丙申年乙亥月申日,农历十月十一

亡夫魏勋之墓

丽丽

我向后忙着退后半米,起身站了起来,身后一道硬邦邦的什么东西,吓得我啊的一声,转身靠在墓碑上了。

“大呼小叫的。”

何星辰不紧不慢看了我一眼,懒散说道:“让开。”

我忙着让开,还没来得及回神,就看何星辰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罗盘,注视着罗盘,罗盘上面有什么东西在转动,姜岸就是道士,姜北也完全入了道士一门,虽然说他也坑蒙拐骗,但归根究底他姜北是有真本事的,没事的时候姜北也会给我说些道士的事情,他还劝说我,不要跟着花姐一根筋,凡事也要多学,一身武艺才好办事,要不然丢了姜家的脸。

我每次都一副悻悻然不知该跟他说什么,他到底是不是姜岸的儿子还不好说。

不过姜北确实有些本事,接触的一些人虽然不是非富即贵,但是一般而言,做一单生意也会赚些钱。

原本花姐带着我们行走江湖,但后来姜北时常萌生其他的套路,弄的花姐很没面子,好像被人抢了风头,于是花姐单反是有什么大买卖,通知姜北甩句话,然后你爱来不来。

姜北比花姐还忙,经常是出去一次十天半月不回家,花姐爱钱,只要钱到位,别说十天半月不回家,就是一辈子不回家,估计都不会念一句。

不过话说回来,姜岸也有个罗盘,但是很大,被花姐收起来,她自己没用,也不给姜北用,至于我根本是个半拉子,所以我也没机会碰。

只是我自然见过这种东西,也不觉得陌生,这是来测阴阳值的。

如果指针对着红色的,说明这里是阴阳值平衡,如果在右边则是说阴值超过阳值,如果在左边则是阳值超过阴值。

何星辰看了一会,在周围看了看,一手握着罗盘,一手捏着一个手印,闭目念咒。

何星辰的咒语我没听过,而且念得很快。

没有多久墓碑上钻出一股白色的烟雾,开始烟雾是个雾状人形,后来人形消失钻到了我胸口,我忙着摸了摸,但是胸口什么都没有,反而是一边的何星辰,转身朝着来的方向走去,我忙不迭追着何星辰跑。

“等等……等我。”

何星辰走的也不算快,等我追上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他才走的不紧不慢。

我则是问:“那是命魂?”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天魂、地魂、命魂;七魄是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英。

魂为阴,魄为阳。

其中三魂七魄中又各分阴阳,三魂之中,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命魂为阳。

其他不说,三魂七魄是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极大阴阳之气,很多的魂魄想要修炼鬼王都要采集三魂七魄,但是三魂七魄也分补阴补阳,就比方说僵尸就要采阳补阴,而魂魄则是采阴补阳。

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在姜岸留下的书里看过这些。

而但凡采阴阴阳滋补者,必定魂魄有别其他的一些散魂散魄。

“不该知道的不要问,知道的太多就会短命。”

绝对性的威胁,虽然何星辰说气话轻飘飘的,带着一抹慵懒,我又听不出来他威胁的语气,就像是他要杀我,却对着我淡淡笑着,然后刀子就直接插进来了,我浑身不自在。

一路上我只管跟着何星辰走,到了车子那边忙着走到车子驾驶那边,拉开车门上车:“你坐着吧,我开。”

一来我害怕颠簸,二来这么好的车。

何星辰站在外面站了两秒钟,绕过车子拉开车门坐到车里,我启动车子一路倒出去,到了平坦的地方才开走。

路上我开的也很快,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感觉车子都在嗡嗡响,一方面是想享受一下开快车,开好车的感觉,一方面则是报复何星辰一下。

我本来以为何星辰起码会有一些反应,结果车子停在香烛店的门口,何星辰连动一下都没有,弄得我很是失落。

下了车我从一边看去,何星辰摸了摸金锁,推开门从车上下来,看了我一眼:“这两天不要乱走,过几天会来接你。”

说完拉开这边的车门,何星辰上了车启动车子,嗖一声走了,吓得我一颤,感觉火箭从我眼前穿了过去。

我傻傻的转了个身,比了一个中指。

香烛店的门口站着伙计,伙计看见我立刻低下头,我也不在乎他怎么样我,大摇大摆的朝着他走。

现在何星云到底是需要我的,虽然我不清楚他为什么需要我,但是何星辰之前弄了个仪式把他唤醒了,那我肯定是这场仪式的祭祀品,他苏醒了,我就成了他的……

谁知道是什么,可能就是个打炮的炮友。

不过总归是有些用处,就算知道我干坏事了,还能把我怎样?

我从伙计身边溜溜达达进去,到了里面随便到楼上找了一个房间,洗了洗去躺着。

一夜都没睡,早上起来顶着两个熊猫眼对着镜子发呆。

换了地方休息就不好。

洗漱一下从别墅出来,我直接去了学校,不管发生什么事,书还是要读的。

用花姐的话说,这世界是看脸活着的世界,但你不能看脸活着,就只能靠能力活着。

而书就是能力的基础。

我今年大四,在坚持一年就毕业了,不过花姐给我报了研究生,我本来没有任何的准备,也不报任何希望,但是考研的监考老师一眼就相中了我,我考研的分数一下就破了。

虽然勉强取胜,但也算是考上了。

所以我现在也很忙。

最主要是我的这个考研课题,古文学文物论证。

当时我拿到这课题的时候头疼,这是什么课题?

今天我要过去一下,直接去找的我的导师。

不过我唯一庆幸的是我的导师是全校长得最帅,年纪最轻,而且最有才华的人。

他姓陈,叫陈君焱,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导师,据说是这样。

只可惜陈君焱三年来只招收了我一个学生,我特么瞎猫碰见死耗子了,撞到大树上了吧。

这么好的一个导师,让我给遇上了。

猜你喜欢
  1. 鬼夫小说
  2. 老公小说
  3. 纵横都市小说
  4. 侍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