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盖世群英
盖世群英

盖世群英 朱雀桥边野草 著

连载中 苏傲天小妮 盖世

更新时间:2020-02-20 10:39:29
平凡少年苏傲天,有缘踏上修仙之路,历经种种艰难险阻,打破桎梏,推翻不平等的修仙潜规则,踏上绝世强者之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山洞炼体
白秀飞又问道:"那家主是什么意思?"顾玉亭说道:"家主思来想去,叫我把功法交与天儿,修习时却带着那洛问天,这样就不算我顾家亲自传授。另外家主已叫人在后山冰火洞中划出了一块禁地,从今日起,只你我夫妻二人可带人出入,其他人等没有家主手谕,不得进入。"白秀飞喜道:"家主答应让天儿修习了?"顾玉亭说道:"其实族中对这门功法,颇有微词,天儿不能修炼,按说不得修习这门功法,但咱们私自让天儿修习基础功法,族中人等也有不少知道的,只是装作不知罢了。"顿了一顿,续道:"秀飞,你可知道家主让我将这功法传于天儿,还有另一层意思?"白秀飞不禁问道:"还有什么意思?"顾玉亭面容严肃,说道:"你觉得你我二人的天分和悟性,在家族中如何?"白秀飞说道:"不是自夸,咱们夫妇二人在家族中的天资,至少也是上等了。"顾玉亭颔首说道:"不错,家主和族中长老,对咱夫妻二人也是十分看好的,但自从有了天儿,咱二人的心思都花在了他的身上,为他的修炼绞尽脑汁,四处寻医问药,终是于事无补,也耽误了自身的修炼。你觉得自身修为,可有增益?"白秀飞说道:"哪里有增益,我一想到天儿,哪还能有心思修炼,修为不仅不增,反而有倒退的趋势。"顾玉亭叹到:"是啊,我也是一般。修炼之道,有进无退,有时孜孜以求尚不能有半分增进,何况咱二人这般荒疏?天儿是咱们的骨肉不假,但是顾家的存亡更是大事,你我身为顾家的一份子,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来。天儿这种情况,若终是回天无数,咱们也不能强求,家主之意,顾家对天儿尽最大的努力,但事不可为时,也只能放弃,咱夫妻二人的修炼不能丢下。如今我顾家,表面上风光,号称四大家族之一,但实际上在高端战力方面,已经与其他三家有了不小的差距,于那赵家和廖家也是差相仿佛了。在族中五百岁前突破到元婴境的这一辈子弟子中,咱二人也是名列前茅的,族中长老都寄予厚望,希望将来即便修不到渡劫期,至少也要修到分神期。在承天州,渡劫期的老怪基本都已不问世事,一心准备突破天劫,飞升上界,分神期的修为在明面上,就是最顶端的存在了。多一个分神期的高手,家族的话语权就大一分,咱夫妻二人也不能为了天儿,就把这份责任抛下了。"白秀飞说道:"道理我自是懂得,但谁家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我也想勤加修炼,但是心静不下来,如何能修行?"顾玉亭说道:"从今日起,你我二人必须要用心修炼,天儿的事,该放手就必须放手了。若天儿只能如凡人一般,不过匆匆百年之命,于我等修士眼中,也就是一次闭关而已,时间长了,伤痛也许就能冲淡了。"白秀飞听得只是泫然欲泣,顾玉亭心下也不好受。
过了两天,夫妻俩准备停当,将洛远山、洛问天和顾云天叫到了客厅中,言及要带他们到冰火洞中修炼之事。洛远山喜形于色,两个孩子不知其中厉害,倒也不很激动。顾玉亭细查之下,发现顾云天的神识果然有了很大长进,已经在第一境登堂的门槛了,基本上已经迈进了神识修炼的门槛,不由大为惊异。再看洛问天,不仅瘦弱依旧,且浑身上下,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头上也有两个大包,原来是顾云天见洛问天叫自己修炼,感激之下无以回报,闻得洛问天此来有意锻体,当即带着洛问天去练他的那些必修课去了。可怜洛问天身体本就虚弱,这几日试着练这些锻体功夫,大吃苦头。但修炼之人,意志都极为坚韧,些许皮肉之苦,咬牙也坚持下来了。身体上受了不少罪,但精神倒也健旺。
当下夫妻二人就带着两个孩子出发了,因是禁地,洛远山不便跟随,只言道顾兄和嫂夫人费心了。一行四人穿过庄园,直往后面走去,直到屋舍渐渐消失不见,眼前出现了一座山峰。顾、白二人更不停步,拾级而上,两个孩子也亦步亦趋。走到半山腰,眼前出现了一个石洞,洞口坐着一个白须白眉的老者,正在闭目养神。
顾玉亭上前躬身施礼,说道:"后辈弟子顾玉亭,奉家主之命,带人进洞修习,请长老放行。"老者也不睁眼,只问道:"可有家主手谕?"顾玉亭早已将手谕那在手中,连忙恭恭敬敬递上。老者仍旧不睁眼,挥手到:"去吧,进左边第三条道。"顾玉亭又是一礼,方才起身向洞内行去。白秀飞和两个孩子也分别施礼后,才跟了上去。
进的洞中,眼前是一座石壁,其上打了七个洞口,正中间一个,左右各三。后面是一条条石阶,却不是向上,而是向山底延伸下去。四人走进左边第三个洞口,初始尚有微光,渐渐地越走越暗,顾玉亭和白秀飞恍若未觉,洛问天也是不以为意,顾云天却是越来越看不清楚,脚下有了迟疑。洛问天伸手扶住他,说道:"这石阶都是一般宽的,还有很长才到尽头,你放心走便是。"顾云天拉着他的手,也就走得快了起来。
顾玉亭和白秀飞相视一眼,心中都是暗道:"这孩子的神识修为确实不假。"眼前的黑暗,对他们这等元婴修士来说,与白昼也无二致,但是对炼气期的修士来说,能看到的范围就有限了,洛问天随口就说石阶还很长,自然不是他看到的,而是神识感知到的。
越行越下,走了不知多长时间,感觉早已经越过了山底,到了地下,洞中的温度,渐渐地热了起来。又走了一会,洛问天已经是浑身冒汗,口鼻中也是感到了一丝灼热之气,便在此时,石阶的长度增加了,本来只可容四人并行,现在却长了一倍以上,同时热风中也夹杂了一些凉气,初始不觉得,吹多了还能感到冷,冷热相间极为难受。
就在这时,顾玉亭和白秀飞停了下来,顾玉亭开口说道:"今日你二人就在此处,先感受一下这里的状况。待得适应了,就逐步往下走,直到坚持不住了就停下来修炼,练到适应了,再往下走。"顾云天问道:"爹,这里怎么忽冷忽热的。"顾玉亭说道:"这便是冰火洞,当初我顾家老祖见此山元气充沛,知道山中必有奇异,于是与此地建了我顾家庄园。老祖仔细探查,发现此山地底有万古熔岩,极适合火属性灵根之人修炼,对炼体效果也极佳。后来老祖一次在外游历中,发现了万年以上的极地寒玉冰,老祖以大神通,往返数次采集了大量的极地寒玉冰置于这山底的另一边,造就了我顾家的修炼圣地。当年我顾家老祖,不仅借此宝地,于水火两属性的修为练得登峰造极,更是练出了堪称当世无双的最坚固肉身,创出了神魔不灭体的功法。天儿,这功法家主允我传你,你学会后,可以帮你问天哥强身健体。"说完即口述功法,一连说了三遍,问道:"你可记得了?"顾云天努力记忆,说道:"爹,孩儿只能大概记得。"顾玉亭又道:"不妨,我且灌输到你神识里,稍有些痛,你不必害怕。"伸手搭到顾云天的额头。顾云天只觉得脑中一下刺痛,忽然间眉间一寸处似是涌入了一些东西,再感觉又什么都没有了。顾玉亭放下手,说道:"你再想想,记得了不?"顾云天再想,那功法口诀就清清楚楚地在脑中浮现出来,仿佛早已背得烂熟于心一般,不由喜道:"爹,孩儿记得了。"顾玉亭点了点头,说道:"记得就好,你二人就开始修炼吧。我们先走了,十天之后再来看你们,这里有些干粮,足够你二人食用。记住不可冒进,坚持不住了就往后退,万万不可过分逞强。但也不能浅尝辄止,修炼之道须得勇猛精进,不可知难而退。中间的度须得自己把握好。问天贤侄,你修为比云天高,还望你照料一二。"洛问天自幼聪慧,知道顾玉亭传授功法何用口述,那分明就是说给自己听得,只听得一遍时,就已记熟了,这时听得顾玉亭嘱咐,心下感激,说道:"顾伯伯放心,小侄定会护得云天周全。"顾玉亭微微一笑,对白秀飞说道:"秀飞,咱们回去吧。"白秀飞有些不放心,对顾云天嘱咐道:"天儿,记着你父亲的话,千万不可逞强。问天贤侄,你弟弟性格坚韧,修炼心切,你须得拦着他一些。"洛问天说道:"顾伯母,小侄省得,断不会叫云天出什么差池。"顾玉亭伸手一拉白秀飞,说道:"走吧。"二人转身离去。洛问天深深地一揖到地,说道:"多谢顾伯伯,顾伯母。"顾玉亭也不回答,和白秀飞径自去了。
待得两人去远,洛问天开口说道:"云天,咱们就先在这修炼吧。"顾云天回道:"好。"两人盘膝坐下,迎着那股忽冷忽热的风,按照功法所授,先练皮肉,再强筋骨,后淬经脉的顺序,首先提高皮肉的抵抗能力。坐了一会,洛问天身体极弱,已然是抵挡不住,于是默运功法,引导灵气在经脉内流转,方才觉得好受了一些。顾玉亭身体壮实,也还能支持。
修炼无岁月。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人一心修炼,不觉时间流逝。随着体内灵气渐渐消耗,洛问天越来越觉得身体皮肉已经承受不住了,手上和脸面、脖颈等**出的皮肤已经破裂,渗出了血来,但神识感受到顾玉亭还能支持,心内不由得想到:"我修炼多年,总不能比不上一个还未入门之人。"忍着疼痛,苦苦支持。只觉得身体忽冷忽热,冷是犹如针扎,热时恰似火燎,说不出的痛苦。苦苦挣扎间,觉得疼痛渐渐减轻了,不一会,又感觉加重了许多,这时就全凭着一股意念苦苦支撑。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耳听得顾云天呼吸渐渐加重,终于开口道:"问天哥,我坚持不住了,休息一会可好?"洛问天早已挺不住了,闻言说道:"我也是如此,休息一会吧。"两人往后退了百余丈,感觉到身体不难受了,均是一**坐到了地上,大口喘气。
歇了半晌,顾云天已经慢慢恢复过来了,说道:"咱们再去?"洛问天咬了咬牙,说道:"好。"欲待站起身来,一下却没站起来,顾云天感觉到了,忙伸手去扶。一触之下,只觉得入手粘粘糊糊,洛问天一痛,轻哼一声,顾云天方才大吃一惊,说道:"怎么,问天哥,你受伤了?"洛问天说道:"些许皮肉伤,不碍事。"顾云天忙到:"不着急,再歇一会吧。"洛问天说道:"不用。"挣扎着站起来,迈步向前走去。顾云天连忙跟上。
走到先前修炼的地方,二人盘膝而坐,又开始抵抗那股怪风。这回顾云天加倍留意,听得洛问天的呼吸渐渐粗重,知道他的承受力已到极限,就说道:"问天哥,我受不了了,咱们回去吧。"洛问天知道他犹有余力,但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就说道:"我先回去歇一会,你再练一会吧。"顾云天摇头道:"我也不练了。"两人又回到先前休息的地方。
歇了半天,两人都感到饿了,就吃了些干粮。顾云天说道:"咱们先睡一会,等睡醒了再练。"洛问天摇头说道:"兄弟,咱们来这里修炼不易,不能浪费了这段时间,先不要睡觉,咱们打坐凝练神魂,实在支持不住了再睡。"顾云天说道:"也好。"洛问天又道:"我看你神魂修炼已有进展,今日我再教你一个修炼法门。"顾云天依法而行,洛问天也开始入定冥想。不一会,内心通明,感知延伸开去,觉得这山洞极大,一时探查不到头。正在非睡非醒,神游物外的微妙之境,却听到耳边传来微微鼾声,顾云天却是坐着睡着了。
如此不分日夜,饿了就吃,累了就打坐,顾玉亭和白秀飞进来了一次,送了一些食物,嘱咐了二人几句。这一日,洛问天运转灵气,感觉修为似有进步,他身体是炼气四期的修为,但功法上的领悟确实大大超前,这山洞中火元气充沛之极,他试着往炼气五期突破,元气一入体,经脉并未向往常一样破裂,不由心中一喜,于是接着吸收,将将突破到一半的时候,才感觉到经脉承受不住了,轰得一声爆裂开来。虽然又失败了,但是这次的失败,带来的不是绝望,而是满心的希望:"似乎有效!"
心中有了希望,眼前的路似乎陡然间光明起来。洛问天修炼的劲头更足了,身体上的痛苦反而不觉得是一种折磨,而是一种快乐了。这时他想起顾云天,就开口问道:"云天,修炼了这几日,可感觉到有进展?"顾云天摇头道:"没感觉到有什么进展,你呢?"洛问天说道:"我也说不好,不过应该是略有进益。"顾云天羡慕至极,说道:"问天哥,你果然是修炼奇才,这么快就有进步了。"洛问天摇首说道:"说道炼体,我是拍马也赶不上你,这其中定有原因。"略一思索,已明白其中原因:"是了,我这几日的修炼都已达到了身体的极限,而你却没有达到,是以你感觉不到进步。你的身体,可有感觉到承受不住,皮肤破裂?"顾云天说道:"没有。其实我感觉还能往前再进几丈,只是…"洛问天说道:"以后修炼,你不必顾着我了,尽管往山洞深处去,感觉支撑不住了再住下修炼,一定会有效果。"二人复又前行,其时已经比刚开始修炼时往前进了十余丈了,这一次顾云天又独自往前走了二十丈才停了下来。这一次的修炼,顾云天也终于是练得皮开肉绽,筋疲力尽才退回来,洛问天已经退回去先休息了。从此以后,两个孩子总是将自己的潜能都激发出来,练得几乎都虚脱了,甚至到后来,有好几次都是爬着回去休息的。经过了如同炼狱一般的折磨,两个孩子都逐渐地感到了肉体的进步,身体一天天得结实起来。
如此日复一日,两个孩子在这山洞里忍受着孤独寂寞和痛苦,为了心中的梦想默默流血流汗。谁也没有想到,两个日后参与改变了承天州的天地的风云人物,就从这个山洞开始了他们毕生不变的友谊,也开始了他们纵横捭阖的人生第一步。

猜你喜欢
  1. 盖世小说
  2. 龙神小说
  3. 守墓人小说
  4. 上瘾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