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柳如雪赫连泽宇小说叫什么_皇妃本色:请独宠小说

发表时间:2020-11-22 06:43:23    编辑:冷残影

《皇妃本色:请独宠》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皇妃本色:请独宠》,作者是吃土,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柳如雪赫连泽宇小说讲述了:穿越后的第一次睁眼,柳如雪就成为了与他人苟且再次醒来的相府大小姐。王妃之位被夺,所有人都看不起她,她却是不恼怒,笑脸相对。对于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她一点一点地偷走他的心,然后丢给他一纸休书,潇洒离去。他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悔怒交加,指天发誓:“柳如雪,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皇妃本色:请独宠》 第13章 囚禁雪岚苑 免费试读

赫连泽宇的一杯酒刚下肚,还没暖热乎,就听见柳如雪这么问,一杯酒险些没吐出来,他脸色突变,拍着被呛着了的胸口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如雪的目光渐渐地变冷了起来,嘴角逸出一丝冷笑:“没什么意思啊,王爷为什么这么想?您喝得太快了,妾身担心你会不舒服。”

赫连泽宇看着柳如雪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眸,还有微微上翘的嘴角,总觉得她是话里有话,正想仔细审阅她眼中的那抹玩味,一旁却突然有人站了起来。

轰——地一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陆流紫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冲他们点了点头,便提着裙摆朝一处飞奔而去。

柳如雪的上扬的嘴角越来越翘,最终形成一个冷笑。

一旁的赫连泽宇却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声笑笑得突兀又吓人,柳如雪立即朝他看去,见他表情痛苦但却着实是笑着的,咧着一张嘴,笑得没有形象且有种难以言喻的怪异。

“你怎么了?”柳如雪皱起眉,审视着赫连泽宇不合常理的大笑,这笑容来得急促和喧哗,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赫连泽宇想停下这尴尬的大笑,但他全身都完全不受控制,他只能用力捂住自己的嘴,瞪大眼睛站起来便想离开这里。

但大笑的声音还是能无法抑制地溢出来,赫连泽宇面对着众人费解的神情,满脸通红了起来。

柳如雪一把拽住赫连泽宇的衣袖,佯作关切地说:“王爷,你怎么了?王爷?!”

赫连泽宇用力捂住嘴,终于止住了笑,但这笑容却变成了嗝儿,他接连打起嗝儿来。

柳如雪忍着笑,心想陆流紫到底在酒里加了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赫连泽宇出这么大的糗,真是太好笑了!最终她还是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赫连泽宇用生平最吓人的目光恶狠狠地瞪了柳如雪一眼,闷闷的声音从他被捂住的嘴里传来:“柳如雪,你死定了!”

柳如雪却双手环胸,不以为然地扯了扯嘴角,低声说:“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将陆流紫送我的酒转送给了你而已。没想到陆流紫会在酒里加这东西,还好我没喝。”

赫连泽宇的目光几乎可以燎原!这女人明知道酒里有东西,却硬塞给他喝,怪不得刚才笑得这么灿烂,原来是另有阴谋!

一旁的莫兰早已发现了赫连泽宇的异样,只是摸不清头脑,现在见赫连泽宇对柳如雪怒目相视,便立即走上前去,皱着细若柳枝的眉,扶着赫连泽宇的胳膊,娇滴滴地说:“王爷,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们立即回府。”赫连泽宇小心牵过莫兰的手,朝前走去,在他给自己点了穴的情况下,打嗝终于得以制止。

而这时,在招呼客人的尚书大人也得知了此事,立即穿越人群走了过来,恭敬地行了个礼,热切地问:“王爷,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老臣派太医来瞧瞧?”

赫连泽宇瞥了尚书一眼,细长的眼眸泛着冷光,他说:“不必了,本王乏了,要先回府了。”

尚书大人便恭恭敬敬地退到一边说:“老臣恭送王爷。”

柳如雪见莫兰扶着赫连泽宇前去,自己也背着双手幽幽地在后头踱着步,正想起赫连云浩,想回头看一眼他在干什么,还未回头,面前便发出咚地一声,柳如雪立即睁大了眼睛,见赫连云浩摇摇晃晃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冷若冰霜的脸毫无表情,他一只手支撑着桌子站定,抬起额看着柳如雪。

在那柔软而飘逸的长发下,赫连云浩那似星辰一般的眸此刻黯淡无光,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他白皙的面颊因喝了太多酒而显得苍白。

“王爷?”柳如雪试探性地问道,心里却想,这人又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么?

“皇嫂,今晚……我……”赫连云浩的身体在柳如雪惊异的目光下摇摇晃晃。

“你怎么了?”

“我……”赫连云浩揉着刺痛的太阳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略有些疑惑的女人。

最终,他眼前一昏,直直地朝柳如雪倒去。

柳如雪第一反应便是侧身躲过,但看着赫连云浩的身体以闪电般的速度朝地面撞去,她反应过来,呀了一声,一把握住赫连云浩的胳膊,用力一扯,他的整个身体便朝着柳如雪压过来。

柳如雪怔怔地,眼睁睁地看着他像一滩烂泥一般朝自己压了过来,最终他的下巴安置在自己的颈窝,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皮肤上,像被猫咪的肉垫地挠着,柳如雪的脸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迅速地红了起来。

不等陆流玉惊呼出声,柳如雪用力将赫连云浩从自己的身上扯了下来,但见他似淤泥般不能自立,只好扶着他的胳膊,叹了口气,在众人中寻到了陆流玉,朝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柳如雪微眯着眼睛,冷漠的眸子射出利剑一般的光芒,细长的柳眉微蹙,严肃的表情让陆流玉感觉到一股压迫感,她立即朝柳如雪走了过去。

“你不是未来的准王妃吗?他喝多了,你接着他。”说着,柳如雪将赫连云浩推到了陆流玉的怀里。

陆流玉那小巧玲珑的脸庞立即绽出一丝笑意,但稍纵即逝,狠狠地瞪了柳如雪一眼:“哼,今天算你运气好!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柳如雪环着胸,微微弯下腰,勾起左边的唇角,沉声说:“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陆流玉倒抽了一口冷气,柳如雪的表情实在可怖,好像吸走了附近所有的空气,陆流玉几乎要窒息!

在陆流玉惊悚的表情下,柳如雪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转身离开。

长袍掀起地上落叶,枯黄的落叶旋转飞舞,最终轻轻落下。柳如雪的王者风范让众人咂舌。

一个人乘马车回到王府,远远地,柳如雪就看见翠圆在王府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手里的帕子都快被她揪烂了。

“翠圆,你在这里做什么?”

翠圆猛地抬头,见是柳如雪回来,登时松了一口气,可眼泪也随之涌了出来:“小姐,王爷说……等小姐回来,要关小姐禁闭……”

“噢。”柳如雪不以为然地点点头,抱着胸朝王府走去。

翠圆急忙跟在她的身后,喋喋不休道:“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如果被禁闭的话,我们很多东西都没办法添置了,圆儿今天还准备去买东西的,但小姐你去了尚书府,所以……”

柳如雪不耐烦地做了个止步的手势,慢悠悠地回过头来:“放轻松,放轻松,好吗?”

翠圆黑葡萄一般圆溜溜的大眼睛不解地看着柳如雪:“小姐,为什么你一点儿也不担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担心有什么用吗?”再说,想囚禁她柳如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喔,好吧。”翠圆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乖乖跟在柳如雪的身后。

回到雪岚苑,柳如雪坐在千工床上,回想起刚才走时看见赫连云浩的画面,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可是没有说完,究竟是什么话呢?

今晚……我……

是不去了吗?柳如雪蹙起好看的眉头,应该是这样,醉成那样,应该也去不成了。不过,明知道晚上要出动,为什么还要喝那么多酒?简直不把他们的约定当做一回事。

柳如雪倒在床上,呼了口气,既然赫连云浩不来,那她就自己去吧,虽然每次叫赫连云浩一起去,事成之后赫连云浩都不会收钱,但她自己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虽然他是宁王,根本不缺钱。

还是莫名地……有一丝失落感。

柳如雪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衣柜里自己的夜行衣,准备换上出去。

但她立即听到了一阵轻微但清脆的铃铛声,抬头看向房梁上用丝线串起的铃铛,柳如雪将夜行衣塞回柜子,眯起眼眸,看着来者。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穿着一袭红袍,缘边连粉红软纱,腰间系着一条镶金边刺绣凤凰的腰带,扭着纤细的腰肢,步步生莲,圆润的鹅蛋脸上一抹得意的笑。

“什么风把侧妃你吹到我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柳如雪扬起长袍,在圆凳上坐下,漫不经心地描着自己的眉。

“听说你被囚禁了,我来看看你。”莫兰的语气虽平和,但每一个字分量极重,包含着恨意。

“哦?看完了就可以走了。”

“柳如雪,你别得意!”见柳如雪流露出如此漫不经心的表情,莫兰登时怒气爆发,咬牙切齿地攥紧了拳头。

“我没有觉得我得意啊。”柳如雪对镜抚了抚自己的脸,旋即才站起来,冷笑着与莫兰对视,“你不是已经达到你的目的了吗?为何还像个苍蝇如此聒噪?”

“别以为王爷对你动心!不过今日你表面上是正妃的身份,我是侧妃,所以王爷才会对你百般容忍,你不要太过分!”莫兰恶毒的目光里射出无数道愤恨的光。

但全被柳如雪无视,她打了个哈欠,揉了揉酸痛的眼睛:“你说完了吗?说完了请离开,我要休息了。”

皇妃本色:请独宠
皇妃本色:请独宠
吃土/著| 穿越架空| 已完结
皇妃本色:请独宠写的还不错,但是更新太慢,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