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恨嫁危情撒旦乔子萱凤千枭全文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08-13 11:20:07    编辑:蝶霜飞

《恨嫁危情撒旦》小说简介

由奇葩果果倾心力著小说《恨嫁危情撒旦》,主要围绕乔子萱凤千枭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恨嫁危情撒旦》精彩段落节选:“女人,说,这孩子是谁的‘种’!”恶魔总裁将女人压制身下逼问,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药,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这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生物?!某宝宝不屑撇嘴:先生,相貌相似那叫撞脸,年龄符合那叫巧合,您也别弄DNA配对,因为我爹地,现在......

《恨嫁危情撒旦》 第10章 怀疑 免费试读

“可可……我……”乔子萱站起身来,一脸慌乱的走了过去,她刚要解释什么,但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该怎么说?

告诉君可可她是凤千枭的玩宠吗?告诉君可可她是被逼迫的吗?告诉君可可她和凤千枭的关系吗?

不,她不能。这么善良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去伤害?又怎么能去伤害君默然?她不敢想象,如果君可可告诉君默然她在凤千枭这里,君默然会怎么想她?

“可可,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乔子萱是我名义上的养女”凤千枭的话音刚落,四只看起来极为相似的眼睛同时看向他。

君可可一脸诧异,怎么也想不到凤千枭给她的是这样的答案。

而乔子萱则是绝望的看着他,他说出了她心中最不愿提及的事情,更不愿被别人知道的事情。

她是凤千枭名义上养女的这件事情,除了凤千枭的私人律师之外,再也没有外人知道,她以为这件事永远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可是现在……

“原来大嫂是你的养女啊,怪不得呢,可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辈分不是乱了吗?我叫她大嫂,她是你的养女,是不是应该叫我养母,关系好乱哦!”

君可可的脸皱成了包子,那困惑的样子可爱的令凤千枭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他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小脑袋瓜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当我的小新娘就可以了”。

乔子萱紧握着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入肉里,却依旧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她看着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君可可,一行绝望而又冰冷的泪水从眼中滑落下来。

“千枭,这边的风景好漂亮,大嫂也在这里,我想留下来,这样每天都可以看到你了,你让我住在这里好不好?”君可可拉着凤千枭的手臂撒着娇,眼角余光不时的扫向乔子萱,在看到乔子萱脸上的泪水时,她唇角的弧度更加上扬,只是捏紧了一直缠绕在手里的那根黑色的长发。

她的头发是栗色的,但是那根头发的长度色泽完完全全的与乔子萱的吻合,不用说这根头发一定是乔子萱的,这根头发能存在在凤千枭衬衣上,这一点足够让她心生疑心。

只是,乔子萱是凤千枭养女的这件事情是在她的预料之外。呵……有了这层关系,相信以后的日子会更加精彩吧!

“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抹去脸上的泪水,乔子萱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容,狼狈的逃离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大嫂,晚安!那我们……明早见!”君可可看着她狼狈的逃离,清纯甜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令人读不懂笑容,尤其在看到乔子萱背影猛地一僵时,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

乔子萱狼狈的逃回屋子里,甚至来不及收回脸上惊讶、恐惧、慌乱等一系列表情。

她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在别人面前这么狼狈,她所有的尊严全都被踩在了脚下,在自己最在乎的人面前,在美好的就像是白玉一般的君可可面前,她就像是一堆污秽的烂泥,只能高高的仰望着他们。

然而,更令她痛心的是,为了打消君可可的疑虑,凤千枭竟然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说了出来,他曾经答应过她,这件事情永远都不会让别人知道,现在却为了讨好一个女人……

乔子萱后背倚着门板,缓缓的滑落下去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洒落在她浅灰色的衣衫上,张牙舞爪的向外漫散,像极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

她无声的流着眼泪,在听到楼下那该死的暧昧声音时,终于肆无忌惮的哭出声来,那一串串极力压制的哭泣声,在空荡的房间里飘荡开来,久久不散。

楼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耳中,那一声声模糊却又清晰呻吟声喘息声,就像是尖利的锥子一般,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把她那颗心脏扎的鲜血淋漓。

流干了全部的泪水之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早上起来的时候,枕头还湿着。而她的两只眼睛又红又肿的就像是两个核桃,看着镜子里那个披头散发一脸苍白双目充血的女人,乔子萱真的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是她。

她用凉水洗了洗脸,才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一点,洗刷完毕之后,她疲惫的走下楼来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餐。

刚一走到客厅,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凌乱,那两个人的衣服凌乱的散落在地上,脑海中似乎响起了昨夜的暧昧声音,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乔子萱双手捂住耳朵,使劲的猛摇着头。

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他们两个会有肉体上的接触,可是当真正的面对这些的时候,她的心就像是被生生撕裂了那般疼痛,疼的她无法呼吸。

她知道那是凤千枭的事,可是只要一想要他和君可可做着那种事情,亦或是和别人的女人做那种事情,她浑身开始发冷,从心理上就已经接受不了。

“乔小姐”张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终于把乔子萱拉回了现实,她茫然的转过头,在看到张婶的瞬间,她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滑落。

张婶叹息了一声,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做好这一切之后,她直起身,眉宇间满是烦忧:“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必须去面对。”

说完这句话,张婶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嘴了,她的神色猛地严肃起来,说道:“少爷快起床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先去准备早餐吧!”

“我知道了张婶”,乔子萱垂着头,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一脸的苍白,她走入厨房,洗米做菜熟练的重复着每天同样的工序,然而今天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不是放错了东西就是熬糊了粥。

闻到厨房里传来的糊味,张婶快速的冲进厨房,迅速的把火关掉。她转回身一脸严肃正想训斥乔子萱,但对上她那张满是惊慌且苍白的小脸时,所有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堵在了她的嗓子眼里。

“张婶……”乔子萱羞愧的叫了一声,在闻到空气中飘散的糊味时,全身的血液顿时凝聚到了脸上,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胭脂般瑰丽,她愧疚的垂下头,不安的绞紧了双手。

被她软软的一叫,张婶所有的怨气全都化为了一声叹息,昨夜的声音不是没听到,但那是少爷的私生活她不好说什么,更何况对方是他的未婚妻,那就更加理所当然了。

“我不知道你和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顺从,君小姐现在是少爷的未婚妻,以后会是他的妻子,他们两个之间无论发生什么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请你务必收好自己的心,否则受伤的只有你自己!”

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在劝说,说完这些之后张婶不再说话,而是把锅里的粥倒掉然后重新煮上。

乔子萱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心脏那处的伤口似乎裂开了,很疼,她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灼烫的热流涌了出来。

张婶说的对,君可可是凤千枭的未婚妻,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君可可以后会是他的妻子,甚至是他孩子的母亲,可是她呢?

她曾经是多么的向往,多么幸福的以为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曾多少次幻想着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孕育属于他们的孩子。

可那些美好的想象就像是一面镜子,现在被凤千枭和君可可摔成了碎片,怎么也拼凑不起来了。

她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一抹忧色浮上眉间。

如果再这么下去她的肚子肯定是遮不住的,万一被发现了……不,一想到凤千枭的所作所为,那日失去孩子的那股清晰痛意似乎一阵一阵的从腹部传来,乔子萱握紧了拳,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她必须想个办法逃离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要先帮赵中泽渡过难关,毕竟这是她欠他的。

打定主意,乔子萱手脚利索的与张婶一起在凤千枭起床之前把早餐做好端上了桌子,两人刚放上碗筷就见凤千枭和君可可一起走下楼。

君可可身上穿着凤千枭的衬衫,宽大的衬衫更衬得她娇小玲珑,她的脸上挂着羞涩甜蜜的笑容,就像是幸福中的小女人一样浑身流露着一股动人的风情。

她挽着凤千枭的手臂,两人一同下楼,她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竟惹得凤千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冰冷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乔子萱微微眯了眼睛,这一瞬间他们之间的温馨竟让她觉得格外刺眼,她摸着自己的鼻梁,那个动作是以前凤千枭经常对她做的,现在却……

苦笑了一声,乔子萱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强逼着自己不去看那两人。

君可可是第一个看到乔子萱的,她松开凤千枭的手臂,像只欢快的鸟儿一样飞奔到乔子萱身边,眉眼弯弯的站在了乔子萱的面前:“大嫂,你起得好早啊。”

乔子萱轻轻扯动唇角,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身后,凤千枭的眼神比以往更加冰冷的看着她,乔子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迅速的转过身,自己的狼狈在天真无暇的君可可面前显的更加卑微,她甚至自卑到不敢出现在君可可面前。

君可可讨了个没趣,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她看着乔子萱走进厨房,转过身一脸郁闷的面对着凤千枭:“大嫂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大嫂喜欢我,可能是我做的不够好吧,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大嫂!”

她失落的样子让凤千枭心疼极了,他紧抿着的薄唇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乖,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说完这句话,凤千枭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拧紧了俊眉,锐利的眼神越过君可可看向厨房。

刚才的那句话,那个语气,是他经常和乔子萱说的,记忆中的她总是说自己做的不够好,虽然不耐烦但他每次都会这么说,只是没想到会形成习惯。

乔子萱,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凤千枭就觉得自己心里很不舒服,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君可可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正好看到乔子萱从厨房里出来。她脸上虽然是在笑着,可是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是握紧了拳头,任尖利的指甲刺进肉里。

盛饭的时候,君可可抢着要干,乔子萱不让,两个人你抢我夺,一个漂亮的白色瓷碗以优美的姿势落在地上摔碎了。

君可可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慌的叫了一声:“啊,大嫂你怎么能把碗扔了呢?”

忽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脸苍白的垂下了头,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对……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太不小心了,千枭你不要怪大嫂,是我做的不好。”

“我……”被君可可一顿抢白,乔子萱惨白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她微微转头看向凤千枭见他铁青着一张俊脸,她更加局促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她张开嘴想要解释些什么,但见凤千枭冷漠的目光从她身上迅速的掠过在看着君可可时所呈现出的温柔的那一刻,乔子萱的心瞬间跌到了冰点。

君可可弯下腰,伸手去捡地上的碎片,她微微一个用力那锋利的碎片便扎入了她娇嫩的指腹里,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咝……”她疼的倒吸了口凉气,凤千枭已经一个箭步走上前去,蹲下身,执起她受伤的手,含入嘴中。

君可可顿时羞红了一张脸,她娇羞的垂下头,眼角的余光扫到乔子萱那摇晃的身影时,她的唇角终于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会一步一步的把乔子萱赶出凤千枭的世界,她要让乔子萱彻底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凤千枭!

乔子萱站在那里,背影单薄的让人心疼,她满眼落寞的看着那两人,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要笑,想要放声大笑。

有人说过,最悲伤的时候大笑其实比悲伤更加悲伤。

“把碎片清理下去!”凤千枭转过头,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乔子萱的身上,语气也冷漠的和之前判若两人。

乔子萱咬了咬下唇,收回满腹的辛酸委屈,蹲下身开始清理地上的碎片,手指被扎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反正那个人的目光永远都不会为她紧张,永远都不会停留在她的身上了。

她有时候恨死了自己这种矛盾的性格,她爱凤千枭也恨凤千枭,她爱他爱到极致,恨他也恨到极致。

这顿早饭是没有吃成,凤千枭带了君可可出去,乔子萱捡完地上的碎片,双腿早已经麻了,手上满是鲜血,那锋利的小碎片在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道道细小的伤口,虽看不清楚却很疼。

张婶把她扶起来,端来盐水仔细的为她清理了一下伤口,把那些细小的碎片全都挑了出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埋怨道:“你怎么这么笨还要用手去捡,去拿扫帚扫一下不就可以了吗?至于把自己弄的伤痕累累?”

“如果,我不用手捡,他不会罢休的!”乔子萱强忍着疼痛,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她一张脸早已经没了血色,和纸人一样苍白。

她太了解凤千枭了,了解到她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自己,若是了解的没有这么透彻那该有多好。

当初凤千枭为了她可以对别的女人狠心,现在却为了别的女人对她狠心,现在想想她当时真的是太傻了,他分明把她当做了另一个人,她还傻傻的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

张婶手中清洗的动作忽然停住了,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乔子萱一眼,在看到她脸上凄迷的笑容时,她忽然对这个弱不禁风苍白的让人心疼的女孩子有了一种新的认知。

或许,这个女孩子比君小姐更加适合少爷。惊觉到自己的想法,张婶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想到少爷对乔子萱的厌恶,她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生生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与此同时,君氏集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上次君默然开会用的文件出现了很严重的错误,只因一个小数点,君氏集团就损失了上亿的项目。

这几日,君默然不休不眠的想要挽回损失,无奈发现错误太晚了,以至于公司亏损不少,连带着股票开始下跌,他这几日是忙的焦头烂额。

再仔细的看了一下那被水泡过的文件,君默然很清楚的记得,这个小数点肯定不是他加上去的,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会是谁呢?乔子萱?那日的文件是她送来的,也是她弄坏的,难道是她动了手脚?

君默然摇了摇头,他相信乔子萱的为人,她不会这么做的。

可是,除了她还有谁呢?接触到文件的人并不多。他询问过家里的佣人,大家一致都说只有乔子萱动过那份文件,他又不得不对乔子萱产生怀疑,毕竟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

恨嫁危情撒旦
恨嫁危情撒旦
奇葩果果/著| 现代言情| 已完结
恨嫁危情撒旦写的很好看 文笔很好 内容很新 不是玛丽苏 但还是不太能接受男主那么花心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