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乱世谋,绝色蚀骨师 千绿 著

已完结 宁书槿宋祁 乱世 绝色 蚀骨

更新时间:2020-07-07 10:29:24
蚀骨师宁书槿与剔骨师宋祁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两人相争数年,不相上下。一次,宁书槿“蚀骨”之时,宋祁闯入,两人大打出手,宁书槿不慎将蚀骨秘术上古梦貘打入宋祁体内,使宋祁失去了记忆。为了保住生意,宁书槿从此走上了一条“诱拐”宋祁的不归路……两人同行,见证了数段曲折离奇的故事,渐生情愫,然而——宋祁却忽然恢复了记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宁书槿和宋祁是世仇。这三年来,他们抢了无数单的生意打了无数次的架,终是难分胜负。可如今,出了大事。宁书槿在和宋祁打架的时候,下了黑手。一不小心,把宋祁整失忆了。

这让宁书槿感到很吃惊,毕竟她和宋祁,一个身为蚀骨师,一个身为剔骨师,两人对对方的基本情况,还是很了解的。可宁书槿万万没想到,宋祁是一个这么不敬业的剔骨师。一个小小的上古梦貘,就让宋祁挂下阵来了。

而更让宁书槿吃惊的是,那个和她打斗时不可一世的宋祁剔骨师,失去了记忆后会是这么不正经。

此时两人正在大梁出了名的乐坊里听曲,宁书槿手中攥住的是好不容易赚回来的银子,而宋祁……宋祁手握折扇,在寒冷的冬日里佯装作一股风流气息,怀抱美人道,“姑娘这冰肌玉骨,真让宋祁喜欢得紧。”

宁书槿在一旁听了,不由得拳头紧攥,咬牙切齿道,“宋祁!”

宋祁闻声回头,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怎么了阿宁。”

宁书槿怒目一瞪,却是望向宋祁怀中的美人。那可是这弦乐坊出了名的头牌,且不说美人向来宣称卖艺不卖身却贴到宋祁怀中的言行不一的举止,重点是,这样的美人,她贵啊!宁书槿哼一声转过头去,心中唯有暗自叹道,自己造的孽,就得自己赔银子。

回想当日,宁书槿好不容易从师姐那处接到了一单大生意,大梁某位高官的如夫人入了心魔,回想起自己嫁给心爱之人为妾的行为很是后悔,于是高价请了蚀骨师,来清除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于是宁书槿手捧着自己辛苦养育的梦貘去了,于是,那个向来破坏她生意的宋祁来了。那日,宋祁身穿着墨绿色长衫,英姿甚是逼人。宁书槿一瞬间都晃了神,可万没想到,宋祁一开口便道,那高官出了高价,让我为这位夫人剔骨。

蚀骨者,向来是以血养育的梦貘放入人体,不伤人性命,梦貘却依骨而生,吞噬人体内痛苦的记忆。

而剔骨,却与之相反。剔骨师向来都是以扇为剑,以剑为刃,剔除蚀骨师种下的梦貘,而使忘却了记忆的人,恢复记忆。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导致宁书槿和宋祁向来不和。一听宋祁此言,宁书槿那日便一下怒火中烧,话都未说,便一掌向宋祁劈去。两人自那处人家的楼阁之上打到荷塘之下,不分胜负。

宋祁一时从身上抽出折扇,宁书槿见状一急,便想取出梦貘。可慌乱之中,竟然取出了宝贝了好久的上古梦貘,种到了宋祁心中。上古梦貘比普通梦貘的威力不知多了多少倍,宋祁用折扇为自己剔骨,试了数遍,终究还是没能成功。

后来宋祁昏死了过去,宁书槿秉承着对手不是死仇的宽大胸怀,将宋祁捡了回去。

从此,便等同于养大了一头白眼狼。

宁书槿还在回想着往事,宋祁却已然同美人道别站到她面前了,折扇轻摇,宋祁悠悠开口道,“这般失神,可是在想哪个情郎?”

宁书槿回神,手中银子却不翼而飞了,“我的银子呢?”

宋祁将折扇一指,远处那美人身姿婀娜,“给她了。”

“你!”宁书槿气的跳脚,那可是她辛苦的血汗钱啊!

“阿宁,”宋祁却视若无睹,只收了折扇,两眼巴巴望向宁书槿,“我饿了。”

宁书槿,“……”

回到住处时,天色还未全暗。宁书槿认命般去给宋祁做饭,宋祁却飞身上厨房房梁,又开始问道,“阿宁,我究竟是何人啊?”

你是个只会花钱的坏人!宁书槿皱眉,可如何回答呢,“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又是何人啊?”宋祁接着问。

“我都说了,我就是纯粹一个路人。”宁书槿烧柴的手不由得一顿,当初宋祁醒来的时候,她怎么不扯点好圆的谎呢,“别问了,再问没有饭吃!”

那日,宁书槿将昏死的宋祁带回了住处,一是不忍心,二则是因为,她养了好久的上古梦貘,本应该花在给大价钱的主顾身上的,如今在宋祁身上,她不甘心!可不甘心是一回事,不小心惹了个大麻烦是另一回事。

那时,宁书槿还没有意识到,宋祁剔骨失败,醒来一定会失去全部记忆。当宋祁醒来之时,她还挣扎许久,才劝说自己放弃对上古梦貘的执念,于是,她小手一扬,说道,“上古梦貘不用你还了,醒了就快滚吧。”

而宋祁眼眸清澈,开口便问道,“你是何人?”

宁书槿一下子怔住。

还未回神,又听见宋祁问,“我又是何人?”

昔日冤家失忆赖在了自己家,怎么办,求答案。震惊了的宁书槿吓得马上给师姐去了一封信,不久后师姐回道,自己做的孽,自己扛。

于是向来不喜欢说谎的宁书槿扯了个谎,“那个呢,我也不知道你是何人,我是在路边捡到你的。”说完她还故作温柔体贴问了声,“难道你失忆了吗?”

呵呵,真是天真单纯得紧呐。那日之后,宋祁就赖在了她家混吃等死,还美曰其名报恩。你见过哪个报恩的人要恩人烧饭?

“这样啊,那阿宁我去喂鸽子。”例行一问的宋祁没趣得跃身而下。

宁书槿被他带起的烟迷了眼睛,“快去快去。”

宁书槿虽然向来很是小气,可这无法掩藏她甚是有钱的这个事实。内外两进的大院子里养了不少的鸽子,也不挂鸽笼,就这样散养着。而自打宋祁在宁书槿这里住下后,便被委派了喂鸽子这一差事。宋祁将鸽子食向上横撒,顿时惊起一片飞鸽。

庭院里绿植随风而动,白鸽成群,加之宋祁又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因而当宁书槿从厨房走出,看到的便是那么一幅美妙的景象。可宋祁却全然不知此时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画中人,他眼睛向来灵光,一下,便瞧出了那些白鸽中,有一个与众不同。

他飞跃而出,在一群白鸽中,轻盈丝毫不逊色。宁书槿向他走过去,果然才到跟前,宋祁便递给她一张舒展开来的信纸。信纸上笔墨浓重,宁书槿尚未接过便闻得一阵墨香。

“这信上,写的什么?”

宁书槿连忙细看。是师姐写给她的信。信中说道,后周有个人,愿出大价钱,请她蚀骨消除记忆。宁书槿不由得细细思虑起来,自出了宋祁这件事后,她已然三个月没有开张做生意了。

虽说她钱多,可是有钱不赚,不是傻子么。

但是若是去,宋祁也得跟着。“有个生意,在后周。”宁书槿抬头,想太多又有何益,“你同我去么?”

猜你喜欢
  1. 乱世小说
  2. 绝色小说
  3. 蚀骨小说
  4. 贴身保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