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天降萌宝:吻安,厉先生
天降萌宝:吻安,厉先生

天降萌宝:吻安,厉先生 沐沐 著

连载中 言夏夜厉北城 萌宝 厉先生 天降 天降萌宝

更新时间:2020-03-30 09:23:39
入狱前,言夏夜躺在手术室里奄奄一息,才知道丈夫心中的白月光另有其人,为了那人开心,不惜亲手将她打入地狱。出狱后,面对亲妈挑唆,姐姐陷害,渣男回头……整个江城都等着看她笑话,却不知道她早已被另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看在眼里,放入心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等到所有人准备完毕,天边早已一片漆黑。

作为厉北城亲自吩咐下来的特殊存在,言夏夜自然要安排给今夜最重要的客人。

Angel会所门口,言夏夜下了车径直向内走去,极力忽视脚踝处阵阵隐痛。

精致妆容掩去虚弱疲倦,齐腰长发松松挽起,露肩长裙衬托出她与众不同的娴静优美,唇角笑意是恰到好处的洒脱淡然。

短短数十米,她轻而易举成了众人眼中唯一的焦点。

“停车。”

在她身后,悍马墨黑的车影融于夜色,悄无声息在人群外停住。

单向车窗被人按下,露出车内男人俊美无俦的侧颜。

那抹纤细身影在余光中一闪而过,厉云棠收回视线,浅浅皱了下眉头,吩咐司机继续行驶。

这种会所他有所耳闻,绝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是他看错了么……

……

在侍者带领下,言夏夜很快找到属于她的包厢。

一路走来,无数美艳性感的女人妖娆妩媚的陪在男人身侧,无论四周装潢再怎么典雅不凡,都不过是掩饰纸醉金迷的假象。

她心头有一丝慌,但是慌而不乱,强迫自己迈出步伐。

黄倩的下落还需要厉北城从旁协助,然而以她和厉北城目前的关系,求他什么都是痴心妄想。

既然这样,她也只好靠着今夜陪客来刷刷存在感,最好整个谈判环节都非她不可,也许可以当做筹码来交换档案。

想到这里,言夏夜深吸口气,轻轻推开包厢大门。

与她想象不同,今夜贵客只有一位。

纯白色真皮沙发上,青年挑眉看了看她,眼中便是骤然一亮。

接着放浪形骸地朝着怀中美女的香腮上啵了一口,抽出一张金卡将人打发走。

靠在沙发上点燃香烟,青年像是过早被酒色财气掏空了身子,病怏怏的对言夏夜招了招手:“过来坐,叫我阎二就行,你是北城的人,叫什么名字?”

言夏夜迟疑着走上前去,猜得到这种场合用的都是艺名,可是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什么合理又不敷衍的名字来。

好在阎二也不在乎她的回答,啧啧抱怨着:“北城可真不够兄弟,这么好的货色竟然头一次让哥们见着……不过他舍得把你派来给我,看来合约是志在必得了。”

听他话外之音,似乎和厉北城已是旧识。

言夏夜放松些许,挑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落座,准备用下午恶补的资料和话术说服对方,签下合约。

“想必您也清楚,厉氏在城东筹划的避暑胜地……”

阎二微微一笑,姿态潇洒的侧身冲着她吐了个烟圈,在她不适的咳嗽声中淡定道:“少说废话,脱吧。”

咳嗽戛然而止,她愕然抬眸看去。

隔着烟雾缭绕,她清楚看见阎二猩红浑浊的双眼,满是势在必得的欲望!

“怎么,你代表厉氏来和我谈合约,连这点诚意都没有?”

言夏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落落大方地展颜一笑:“你怎么这样不解风情,不如我们先喝两杯彼此了解一下,等你在合同上签了字,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最后的几个字她刻意拉长了音调,暗示意味不言而喻。

监狱中五年生涯,她除了自修完大学课程以外,在其他方面也并非一无所获。

如果只对付他一个人,她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阎二略带诧异哼笑一声,欠身去拿茶几上的酒杯。

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他当然看得出她言不由衷。

有趣的是即便如此,当她用那样一种表情请求他的时候,没有几个男人能忍心拒绝。

但是……

他的动作几不可见顿了顿,将酒杯转而塞进言夏夜手中:“喝了它,我也许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言夏夜垂眸看了看杯中琥珀色的液体,眸中闪过一丝犹豫。

这杯酒度数一定很高,而她喝醉的经验少之又少。

见言夏夜浅笑着喝了半杯,阎二也觉得喉中干渴。

索性省去那若干废话,一把拽住她纤细的手臂,将她用力拉入他怀里,真心实意发出喟叹:“你今晚好好陪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昏暗暧昧的灯光下,言夏夜目标明确按住他试图作乱的手,笑意不改:“那也要先签了合同再说。”

意识到言夏夜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脆弱可欺,阎二眯起眼睛,挥手摔了酒杯。

随着破碎声清脆响起,包厢内暗门一动,两个保镖面无表情的出来执行命令。

“你不想自己脱,看来是需要我找人帮你。”

保镖领命,用蛮力制住不断挣扎的言夏夜,将她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任由阎二放肆扯开她的衣服,露出大片美背和雪白肩颈。

身不由己栽倒在沙发上,言夏夜摔得眼冒金星,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她还是低估了对方变态的程度,谁能想到在这种场合,对方竟然还有两个一直在听墙角的保镖!

“救……”

第一个音节刚刚出口,身后保镖立刻死死捂住她的嘴,逼着她将求救硬生生咽了回去。

她呜咽挣扎,眸中冷静濒临破碎,泄露出内心真实的慌乱与恐惧。

阎二面露邪笑,手指慢条斯理划过她细腻的肌肤,朝着男人最渴望的地方继续。

言夏夜又急又怕,感受着男人的手指如毛虫一般在她身上蠕动,刹那间心如死灰。

从进入这里那一刻开始,她并非蠢得预料不到危险。

只是为了找到黄倩和儿子的下落,除了豪赌一场之外,她再没有其他选择。

而她身无分文,赌注也只能是她自己,赌的是厉北城于心有愧,不会真的送她给别人糟蹋。

输了,也是情理之中……

“砰——!”

毫无预兆,包厢大门轰然巨响,门上挂锁四处崩裂。

所有人不自觉颤了颤,不约而同往门口望去。

高大挺拔的身影逆光而立,眸光冷然将一切尽收眼底,生生打散一室旖旎。

在看到来人的一刹那,言夏夜瞳孔骤然收缩,伪装的坚强终于溃不成军。

阎二一改之前荒淫不羁,忙不迭讪笑着迎上前去:“厉小叔,您怎么来了?我真没什么恶意,只是这女人和北城说的不一样,我才忍不住……求您千万别告诉我家老头……”

猜你喜欢
  1. 萌宝小说
  2. 厉先生小说
  3. 天降小说
  4. 天降萌宝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