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指婚为狱,囚你余生
指婚为狱,囚你余生

指婚为狱,囚你余生 之暖 著

已完结 萧乐晟顾婉 余生

更新时间:2020-03-30 09:10:00
“唔……放开我,我要去上班,我要去度假。”终于,她忍不住揉着发酸发胀的腰要跳床而逃。“再睡会儿。”男人俊脸之上尽然是不满足,谁让昨晚某人还没弄到几次就哭滴滴的投降,于是他将身下的小女人再度抱紧。小女人:“萧乐晟,你……”刚结婚,他对她视若空气,甚至让她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小豆芽,不敢让她验货!但没想到,他居然敢在外面后宫成群,原来是能量耗完才回家!很好,很棒棒!那她也去找个牛郎释放一下好了,却被某人当初抓奸,把她提回家,干啥,办事?只能看,不能动!前半生,顾婉拼了命的追,却始终得不到他半点青睐。到后面,她逃了,他却发疯似的找,找到以后捧若珍宝。从此以后,萧太太要啥给啥,唯独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林兰被身后的警察推搡着,顾婉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个场景。

“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你?是你报警抓我的对不对?你怎么这么狠毒!一心只想着诬陷我们萧家!”

林兰一看见顾婉整个人都疯狂了起来,拼命挣扎着想要往顾婉的身上扑上去。本来自己好好在午睡,却直接被人进来拷住了双手,根本没有给她时间解释,但听着警察说的,大概也知道了自己是因为顾婉母亲的事被逮捕的。

居然说自己是杀害顾婉母亲的凶手?!怎么可能!她根本没做那样的事情,可是警察就是不听她的解释。

这刚出来就碰到了顾婉,心里自然是怒火直冲,更是想着这会不会是顾婉一手捏造的。

顾婉柳眉微皱,却是和林兰全然不同的冷静。

“妈,你冷静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婉此番过来,就是为了来验证一个答案,现在这又是什么?

“你还在这里假惺惺,不是你是谁?!你们顾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林兰心里本来就不喜欢顾婉,再加上心里憋了这么多年的那件事情,整个面部都显得扭曲了起来。

顾婉母女俩都喜欢装作一副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模样,顾婉和她的母亲如出一辙,一直以来都是惺惺作态,不知何时在背后要给自己下暗刀子。

“妈,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顾婉因着萧乐晟一直以来都处处让着林兰,但这个时候没想到林兰居然连自己尸骨未寒的母亲也连着一起说了,顾婉更是觉得委屈。漂亮的眼睛上蒙上一层水雾,声音也有些沙哑。

“妈,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的母亲现在不知道是怎么去世的,现在,我就是想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警察可以明确的告诉您,不是我叫来的,还请妈也对我的母亲放尊重,我……”

话还没说完,顾婉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林兰的唾液粘在了自己的脸上,“我呸,你个小**,别叫我妈!你就是和秦芳一个样!当初我就说了你不能嫁入我们萧家,老爷子不听!现在倒好,让你害上了我!”

从林兰的口中出来的,都是辱骂她的话,可是眼前的人是长辈,顾婉紧咬住下唇,若林兰真是冤枉的此番发怒可以理解,顾婉拿出纸巾擦掉了脸上的唾液。

看到旁边的警察,她才想起过去询问。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抓我婆婆?”

在这个城市,算是上层社会的人,警察哪个不认识?这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顾家的女儿。

对于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表现的有多么震惊,毕竟从事这一个行业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不多问。

“顾家以故意伤害罪起诉林兰女士,具体原因我们也不清楚,要问上面。”

没有多余的话,而后他们就带着林兰往警车的方向走去。

一直到上车,她都能听到林兰还在骂骂咧咧的。

其中难听的话充斥在顾婉的脑海,心口有些微疼,不仅是因为林兰现在与自己母亲的死似乎有关,还因为原来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为了萧乐晟所做出的努力全是徒劳,这一切都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

但顾婉的脑海里也一直回荡着顾荣的话,“你现在去的话还来得及看到害死你母亲的凶手。”

难道?

可是静下心来仔细思量,其实林兰和秦芳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她有什么理由害死秦芳?

顾婉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纵使心里有千万个疑问,她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两者联系起来,她瘫坐在地上,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无助,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腿,怎么一夜之间全都变了,而自己原来是这样的不堪一击,现在她似乎什么也做不了,这一切都太乱了。

林兰被带走了有一会儿了,萧乐晟才风尘仆仆地进赶回来。

他接到电话匆匆忙忙往回走,这到门口就看到顾婉瘫坐在地上,焦急和愤怒让他来不及思考。

“顾婉!你们顾家到底和我们萧家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母亲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

顾婉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看着萧乐晟,纵然萧乐晟恶语相向,却似乎成了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乐晟,你信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很乱……”

然而萧乐晟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察觉到女人的变化,“顾婉,你嫁进我们家,到底什么目的?为了钱?我给你行不行,你给我滚。”

滚?顾婉心如刀绞,茫茫大海中的最后一根浮木也就这样离她远去,如何能不绝望,说来也是,她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现在也没一个好结果。

而在他萧乐晟心里,她顾婉或许从来就只是爷爷用来束缚他的一个工具,更是一个心里只有萧家家产和钱的女人。

她坐在地上,听着来自萧乐晟的讽刺和羞辱。

她还想说些什么,却是好几次的欲言又止,让男人的情绪更加激动。

“平时不是伶牙俐齿吗?现在怎么了?哑巴了?还是你真的是有目的?”

萧乐晟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明明是有很多句话要跟她说,到最后怎么就变成了侮辱。

可能他也已经忘记了,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从来都是。

两人之间僵持了很久,萧乐晟也冷静了很多,看着始终坐在冰凉的地板顾婉,这样的她倒是让他觉得有些陌生了,“顾婉,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事情不是顾家有意而为,我愿意相信你。”

萧乐晟鬼使神差说出这样的话,眉头紧锁,目不转睛地看着顾婉,这已经是他现在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而顾婉却只是抬头看了看她,又将自己的头埋进了自己的怀中,萧乐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不想欺骗的人,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事情上。警察的话和顾荣的话一直在充斥着顾婉的脑海,她也不敢妄自下结论。

顾婉虽然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蛋,性子却一直是大大咧咧的,此番这样的回应让萧乐晟心中衔起一抹冷笑,这样子看来她真的是知道些什么了,“顾婉,我对你真失望。”

萧乐晟说完这句话,顾婉才终于有了反应,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从来都不懂她,也或许说根本不愿意花心思在自己的身上,心中苦笑难忍,我又何尝不是。

萧乐晟再也没有顾念什么,直接大步流星地离开,而自始至终,顾婉也再没有说过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

也证是顾婉的这样的态度**了萧乐晟,她原来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离开以后,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顾婉也明白,萧乐晟是真的对她失望了。

日复一日,林兰那边一点儿进展都没有,萧家早就乱做一团,整个萧家都在想着怎么能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把林兰从监狱里给带出来。

与此同时,这件事情也影响了萧家的公司,公司股票不断跌落,短短一夜,就公司市值直接蒸发了五个亿,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眼看着就要毁于一旦,怎么甘心?

萧乐晟因着处理着公司和萧家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而顾婉这几天只是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去做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她似乎刹那间从众星捧月般变得众叛亲离,至于萧乐晟,她还是爱他的,但每天却只能是在新闻上看到冷若冰霜的萧乐晟和他公司情况的变化。

他总是那样处变不惊,好像所有事情都无关紧要,但她知道现在的处境他会有多难受,自己最亲近的人和自己倾注心血的事业一夜之间面目全非。

顾婉每看见一次萧乐晟,心中便多一份犹豫和担心,一边是她的母亲,一边是深爱着人的母亲,无论自己怎么选择,都会伤害自己或者萧乐晟中间的任何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余生小说
  2. 慕少宠妻小说
  3. 血族小说
  4. 兵王归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