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交换吧,运气
交换吧,运气

交换吧,运气 漠兮 著

已完结 童小悠陆星成

更新时间:2020-03-27 11:25:03
他,从众星捧月到身败名裂,她,从衰神附体到一夜成名,交换吧,运气!时尚设计圈,暖甜不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PART 18

有些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点亮你的天空、震撼你的心灵、改变你的世界,都是为了告诉你:他是天上的神,而你是凡人。

——《孤独星人》专栏

强吻未遂,这是一件尴尬的事。童小悠整整一天都无法面对陆星成,恍恍惚惚地坐在自己的工作间里发呆。

WAY给她安排的独立工作间里有绘图的工作台,有各式各样的布料,有打样用的缝纫机,就连那个可以晒太阳的飘窗都用心装饰,完全是她梦寐已久的天堂。

“在想什么好创意?”路言之的工作间就在她的隔壁,他走进来时童小悠都没回过神。

路言之将一份企划案放到她面前,神色喜悦,看起来是有好消息:“全梭织的设计图MD(即merchandiser,采购经理,服装品牌的产品决策人)那边已经通过了,现在他们在商讨预算,我和打样师也已经开始研究织布方案了,争取能够参加秋冬的时装周。

童小悠心有旁骛,面对这样的好消息,既无欢呼也无喜悦,这让路言之很疑惑。她向来是会为一丁点小事都开心不已的超级乐观性格,可就连从《下一站,runway》拿了满分回来,她都只字未提。

“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事吗?”他在她对面坐下,平静又认真地看向她的双眼,告诉她自己已经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童小悠低着头绞起手指:“如果你不小心夺走……不,占有了别人的人生,该怎么办?”

路言之柔和的眉眼稍稍一动,眸色渐深却依旧温润澄净:“那要看你是如何占有的,而且是否将它使用得更好。”

“可不管好不好,都不是我的啊……”童小悠抬头看向他,勉强牵出一抹笑容,“能在这里工作,真的好像在做梦啊。”

路言之也笑起来:“可它不是梦,是现实啊。”

 

傍晚的时候,陆星成一通电话打过来:“奥林匹克!我的饭呢!”恍恍惚惚的童小悠才想起自己忘记送饭了。

饿了一天的陆星成胃口极好,就连不爱吃的萝卜也尝了一口。

童小悠闷不吭声地坐在一旁,既不动筷子,也不说话。

陆星成瞥了她一眼:“怎么?还想找机会非礼我?”

童小悠看他吃得差不多了,决定与他开诚布公地谈一下关于运气的严重问题。

“主编,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陆星成夹起最后几根土豆丝:“不觉得。”

童小悠震惊了:“主编!你都惨成这样了你还不觉得?”

“我很惨吗?”陆星成嗤笑一声,“你觉得失业破产就是惨吗?”

“还不够吗?”主编真是神,到了这步田地还能如此淡定自若。

陆星成放下筷子,戳了戳她的脑袋:“是这里啊。”

“我的智慧和才华一点没少,我的青春年华也没有消逝,我失去的东西本就是凭借它们而获得的。”陆星成的眼眸里闪耀着她从未见过的亮光,是少年的意气风发,是会挽雕弓如满月的张扬,是重头开始也无惧的勇气。

“停止工作,没有目标,才是惨。”

“那舆论……”童小悠嗫嚅地问,“你也不在乎吗?”

陆星成斜了她一眼,当初他就知道这个软柿子根本不适合过早的大红大紫。她又自卑又没脾气,再这么容易就被舆论牵着鼻子走,那还怎么活?

“我高高在上的时候,是他们自愿跟在我身后,求我给他们一个版面,给他们一个机会。如今好处占尽就说我高傲,说我不平等对待。我从没有给过任何不平等待遇,所有的卑躬屈膝都是他们自己选的。现在一副曾经苦口婆心我却执迷不悟的样子,这种人我有什么好在乎的?”

软柿子惊呆了,为什么主编断了一条腿缠着满头的纱布,说这种话还能如此气势逼人?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无法逾越啊!所以即便她得到了闪亮的人生,也依旧过得战战兢兢、格格不入。

“主编,可是我身上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啊。”童小悠认真地说。

“那关我什么事?”陆星成冷冷地说,“你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就要强吻我?”这是什么逻辑?她下次要是再出什么头条新闻,难道还要强暴他?

“我所有的好运都是周年庆那晚你酒后亲了我之后发生的——”童小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狠狠打断了。

“等等,什么?我酒后亲了你?”陆星成那双勾魂眼睁大时简直可以摄人心魄。

“是啊。”被亲者点头,还模仿起他当时的动作,捧起自己的脸颊,撅起粉嫩的双唇,“你就是这样亲的。”

“不可能。”亲人者一口否认。

“真的。”

“我就是喝了两斤茅台也不会亲你的!”亲人者炸毛了,“我可是陆星成,我的审美是全世界最牛的,我会亲你?!”

被亲者申诉:“可能那天你喝多了,有点瞎……”

“奥林匹克。”

“在。”

“你的意思是,我是因为亲了你没有了运气,所以就成了这样?”陆星成微笑,可眼眸里的寒意堪比北极千年不化的冰川。

而激动的童小悠根本没有注意:“是啊是啊!主编你终于懂我的意思了!就是运气啊!”

“所以我以前的一切也都是靠运气?”

“呃……”听出他语气里有那么一丝危险的气息,童小悠学乖了,赶紧闭上了嘴,但是为时已晚。

“你、给、我、滚!”

 

上周《CHIC》给温惜安排了去苏梅岛的外景拍摄,匆忙的行程一结束,她迫不及待抓着两只大青芒就去找穆扬了。哪知节目出了个播出小事故,穆扬还在电视台里不得抽身。

温惜只能百无聊赖地在他房间里转悠,环视了一周,她发了个微信给穆扬。

“我可以检查你的房间吗?”

穆扬回信:“检查什么?”

温惜摸了摸自己给整容医院带去丰厚生意的漂亮下巴:“查查你有没有和其他嫩模有猫腻?”

穆扬发了三个翻白眼的表情,然后说:“查吧查吧,不查你今晚睡不着。”

温惜开心地把手机往后一抛,立刻开始翻箱倒柜。虽然人前她是绝对的女王,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二十岁才出点头的小姑娘,恋爱里小女生爱干的事她一样不落。

床下只翻到两本《PLAYBOY》,衣柜里的女式内衣还是她的,温惜把目标看向了穆扬的书架。

书架上的书门类很杂,符合他主持人的日常需要。因为节目和时尚设计有关,所以这一类的书最多,尤其是路任这种大师编写的入门教材更是不可或缺。另外就是书架最上层整齐的画册,温惜知道穆扬的母亲是一位画家,只是很早就去世了。

穆斐也是娱乐圈里少见的楷模,早早结婚,生活低调,妻子去世十年也未曾续弦。听说他的房间至今还是以前的布置,连装饰品都不曾移动过分毫。

“真希望你多学学你爹就好了……”温惜自言自语,抽出一本画册翻了几页,一张泛黄的旧照片从书中滑落。

她弯腰捡起,重新把它夹回书里,可照片背面的三个字让她停下了动作。

“小秘密”三个字写得很生硬稚嫩,也许是穆扬小时候写的。

他小时候能有什么小秘密啊?温惜觉得自己的小“边牧”真是可爱极了,顺手把照片翻了过来。

照片上的穆扬大概十一二岁,剪着十年前流行的贝克汉姆头,自以为很帅地摆了个pose。他身旁是一件还未完工的鱼尾礼服,一个年轻的设计师正在装饰后背的网纱,看起来和现在的穆扬差不多的年纪,青涩稚嫩但五官英俊又张扬,和那个曾主宰了时尚圈乾坤的陆星成一模一样!


猜你喜欢
  1. 宠妻小说
  2. 太子殿下小说
  3. 孕妻小说
  4. 随身空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