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名门盛宠
名门盛宠

名门盛宠 安宁 著

已完结 余微宗湛 名门 盛宠 名门盛宠

更新时间:2020-03-27 09:38:51
余微:有人说,自己回首可以遇见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经历很多的其它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蓦然回首后,最让我感动的就是你的出现。宗湛,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值得庆祝的,最骄傲的事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楼上的宗湛在睡觉,反而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玻璃上清晰的倒映出来自己的影子。

秦清睡了几年了,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自己也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越来越焦躁,为了避免联姻,只得先假装与余微领了证。

宗湛不喜欢余微,但男人心底的占有欲却在蠢蠢欲动。不喜欢宗文睿看余微的眼神,因为既然领证了,那么便是自己的人了。

双手无意识的摩挲着,那天湿滑温热的手感似乎还遗留在心底。这,到底是怎么了?

宗湛想起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想来冰冷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笑意。嘴角刚刚弯起没有两分钟,又想起病床上的秦清。如果秦清那温柔的脸上布满泪痕会是什么样?

那个女人没有秦清的温柔,没有秦清的聪明,也没有亲情身上那种沉稳的气质。

思路朝着这个方向奔腾而去,只是为什么要拿秦清跟她比?她有什么能够与秦清比的?不对,她连提秦清的资格都没有。

“刷”的一声拉上窗帘,不再看自己脸上的纠结。余微,对自己而言充其量就是一颗阻挡联姻的棋子,而且还是一颗用完就丢的棋子。既然是棋子,那就要有作为棋子的自觉。

宗湛早早的醒来,在书房里呆了一段时间。余微才顶着两只熊猫眼走出卧室,伤到尾巴骨简直太痛苦,一个晚上不是趴着睡就是侧着睡。关键是无论是趴着睡还是侧着睡根本睡不着!

余微痛苦的不停的腹诽宗湛,伤到的位置太敏感,不能敷药,只能它慢慢长好。

可能是由于精神衰弱的太严重,余微进了浴室丝毫没看见黑着脸瞪她的宗湛。挤好牙膏,喝了一口水,准备漱嘴的时候冷不防的瞅见镜子中的宗湛。吓得一口将准备吐出来的水咽了下去,脚下一滑差点造成三次摔伤。

险险的扶着洗手台,转身指着宗湛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大哥,你走路能不能有点声音,很吓人的好吗?”

宗湛抬眼盯着余微一字一句的说:“我一直在这里,你的两个眼珠确定不是摆设?”

“……”

“还有,赶快整理好,关于那个协议我还有话要说!”宗湛说着放下手里的毛巾就出去了。

看着宗湛挺拔的背影,余微即便知道眼前这个人有多么的冷酷无情,还是深深的迷醉着。

当然并不是指余微爱上宗湛什么的,只是单纯的一种欣赏。无关其他东西,单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欣赏的态度。

可惜了这朵高岭之花,只能远观,不能近看!余微在心里遗憾的叹息着。

宗湛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回头锐利的目光仿佛能刺破一个人的身体直达心底。

“我说过,不要爱上我,也不要以为我会爱上你,关于这一点,最好不要忘记了!”

余微吐出嘴中的泡泡反驳道:“为什么要一定强调这件事?你到底是有多自信我会爱上你?”

“呵--”

宗湛冷笑一声,意味深长的看着余微说:“这样最好!”

好什么?余微很想问,但是看到宗湛意有说指的目光,红着脸低下头。心里想着,不就是长得帅了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余微没有发现,自从和宗湛领完证之后,她的智商越来越有些朝偏远的思路奔腾而去。而宗湛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才想来一次更“深入”的探讨。

等到余微收拾好之后,就见宗湛端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这个男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这么的从容冷静,就连坐姿都体现出他特有强势的性格。

“你要说什么?”

余微坐在宗湛对面,接受他的目光洗礼,不闪不避的态度让宗湛很满意。

“关于你目前的工作……”

“我绝对不会辞职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余微一听怒道:“就算你动用关系让我辞职,我也会找其他的动作。再说,没有工作,你是想让我活活饿死吗?”

“余家的钱难道不够你挥霍吗?”

“你说的是曹艳芬母女吗?那只是余晓溪一个人的父亲,与我无关!”想起余昌海的偏爱,余微气鼓鼓的说:“我花我自己挣的钱,又不靠你养,为什么一定要我辞职?”

“因为你现在是宗湛首长的太太,宗家的二少夫人?这两个理由足以!”宗湛冷冷说:“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这是命令。”

“我们只是协议结婚,协议上也只是这一年有效,我有没有靠着宗家拿不该拿的。而且,请你记好了,总首长,我-不-是-你-的-兵!”余微一字一句的强调,表明自己绝对不辞职。

宗湛沉默了两秒钟说:“宗家没有任何一位太太是出去工作的,你这是明着告诉所有人我娶你只是为了挡住外面的女人吗?”

不等余微反驳接着提出自己的条件:“协议结婚期间,我会每个月给你一笔费用足够你的开销。还有,一年以后,我让你出国学作画。”

“……”

余微沉默了,什么条件都不能使她动摇自己的决心,但是最后一个条件太诱人了。当初余昌海不允许她学习作画,即便有天赋和努力,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一些东西根本无法了解。

所以,在听到最后一个条件时,余微心动了。她知道,宗湛绝对有能力和实力达成自己的愿望。

“我考虑一下!”

“可以!明天我等你的答案!”等下这样一句话,宗湛又出去了。

余微趴在床上一天,也没有说服自己。宗湛说的非常令她心动,但是她也不想放弃自己努力到现在的一切。

宗湛又去了那个别墅,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沉睡不醒的秦清,想着自己的心事。伸手轻轻的摸着秦清苍白的脸颊说:“你还要睡多久呢?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床上的秦清一动不动,宗湛收回手,看看时间不早了,临走之前再去看看父亲吧!

余微想了一天没有结果,不想让哥哥知道自己是协议结婚,想打电话给蒋易臻,对方这个时间还在睡觉。

愣愣的盯着手机滑到末尾,居然没找到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余微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朋友就一个,亲认也不待见。结婚的老公只是个协议客户,还不近人情。

想到这些就烦恼,翻身躺在床上,“腾”的一下又翻了过来,好痛!

猜你喜欢
  1. 名门小说
  2. 盛宠小说
  3. 名门盛宠小说
  4. 神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