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我的夫君是权臣
我的夫君是权臣

我的夫君是权臣 海棠春深 著

已完结 李长乐陆归远 夫君 权臣

更新时间:2020-03-26 15:57:40
李长乐从小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宅斗中,为跳出李家这个巨坑,致力于当女官。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上门求娶。李长乐:“不嫁!我是要当大官的女人!”陆归远:“我嫁。”于是,死对头变夫妻,而且,李长乐真成了大官的女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别了,人家我高攀不起,以后也许会和我的姐姐成亲,休要再提了。”李长乐靠近他们,脸色不太好看,两人只见过几面,要说感情多深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还算欣赏对方的品行谈吐认为携手共度一生也是好的选择,然而对方的落井下石让她幡然醒悟,去**。

她心里默默地想,和陆归远生活几天,她觉得自己有点变得不像自己了。

“长乐不着急,下次考试顺顺利利,你准能上榜,回头什么陆归远封觉都都是给你提鞋的。”赵至隼恶狠狠的说。

“借你吉言。”她笑了笑,和众人一一作别,去见院长。

这一路上都在琢磨到了之后怎么和院长说,院长要是知道了陆归远的事情想必会很难过。

她看的出来,大家都看得出来,院长很喜欢这个小徒弟,虽说徒弟冥顽不灵,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院长打定主意把臭味儿洗干净打磨成一块玉。

现在玉碎了,甭管是石头还是玉都没用。

长乐失魂落魄的走向院长的院子。

推门进去,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眼睛滴溜溜的转,脸颊圆圆很好看。

她怔了怔,“小朋友,你是……”

小朋友露出了大大的笑:“我是林长中,中儿。”

林是院长的姓氏,约莫着是院长的孙子,怎么会在这自己玩?

也不见有人出来,好像只有这孩子一个人。

“姐姐,我饿了,你带我去食堂吃饭好不好?祖父说我不可以单独出去,但是他一直不回来,我好饿。”他说着憋了憋嘴,但没哭,只是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李长乐一直盼着当娘,但当娘背后的意义是什么她还没感知到,眼看着这么一个软软的小包子撒娇,立即就心化了。

她那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清面容也出现了一抹笑意,伸手将孩子抱了起来道:“行。”

殊不知屋内有人正对坐下棋。

院长犹豫了一下,要开口说话,对面人笑了笑:“小儿顽皮,怕是早就不耐烦了,出去逛逛也好。”

院长落子,并未言语。

且说另一边,长乐抱着孩子往出走,路上遇见院内同窗,大家年纪相差都挺多的,上至五十,下至十三四岁,这些人有的共同点就是看见她以后神色变得诡异许多。

长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正好看见迎面顾衣走了过来。

顾衣看见她惊喜,继而看见她怀里的孩子一愣,小心翼翼的上前问:“你和陆归远孩子都这么大了?”

长乐嘴角抽搐:“说什么呢,这是院长的孙子,我带他去吃饭。”

林长中笑呵呵道:“吃香酥鸡。”

顾衣松了口气,又突然绷紧神经,伸手道:“把孩子给我,你怀有身孕不能乱动。我说陆归远怎么会接受上门女婿,原来是因为你怀了他孩子。”

李长乐嘴角抽搐,无语道:“这又是听谁说的?我要是用孩子威胁他当上门女婿,他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拿红花把我孩子打了。”

“什么?”一旁竖起耳朵一直听着的同窗蹭的一下蹦了起来,飞快的跑了,边跑边道:“陆归远那个王八蛋不仅仅动手打李长乐,还打了李长乐的孩子!”

“……”

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李长乐的面容都扭曲了,她以前还觉得自己的同窗除了陆归远都是正人君子,如今看来是山中的娱乐设施太少,以至于他们戒守清规,现在有了个八卦他们一个个就开心到飞起来,各种传播小道消息。

顾衣怜悯道:“长乐,你真不容易。”

是啊,太不容易了。

李长乐万分惆怅道:“我得多晃悠两圈,否则人人都要说我在做小月子了。”

食堂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香酥鸡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

盛饭的阿姨摆了摆手:“小郎君明日赶早吧。”

林长中小嘴一撅:“娘,我要吃香酥鸡。”

长乐脸瞬间变黑,用眼神控诉顾衣,都是你刚才说的话,还得小孩子糊涂了。

顾衣默默承受黑锅。

她深吸一口气,先告诉孩子自己不是娘,然后随便要了两道菜,抱着孩子找个地方坐下,指着那几道菜糊弄五岁孩子是香酥鸡。

林长中笑呵呵的吃了。

流言蜚语不断。

邻桌同窗背对着,也没看见角落里的他们,慷慨激昂的说:“我总觉得陆归远逼迫李长乐打掉孩子不太靠谱。”

长乐一时之间感激的要落泪,终于有人知道这样的流言是多么的荒诞。

那同窗又说:“陆归远那种狠毒的人,既然强迫李同学那就是喜欢,应该是借着孩子逼婚,而不是入赘。之所以入赘就是因为肚子里没人!”

她想把自己的眼泪收回去。

“说不准是陆归远吃着了就觉得也就那味儿,不想娶了呢,陆归远嘛,一点仁义礼信都没有的家伙,肯定不知道什么叫做负责。”

“也有可能。”

他们对于陆归远的品性到底是有多看低。

大堂内人颇多,饮酒作乐者不在少数,不知从谁那抛出一个问题。

“封觉与陆归远谁美?”

很快便有人冒头,分成两派。

封觉颜如玉。

“上次封觉来我看见了,如玉人在玉山上行走,光彩照人,其才情更是亘古罕见,快时晴雪成无数后背临摹之佳作,就是人品不行,居然在未婚妻父亲生病的时候上门提亲,哎,真看不出来是那样的人,明明上次来看长安同学的目光里柔情似水。”

有人持反对意见:“说容貌,你提才情做什么。”

此人是陆归远风姿特秀派,侃侃而谈道:“陆归远一身玄衣,身高八尺,精瘦有力,剑眉英目,双眸如寒月射江,墨汁渲染而而成,除去那黑心肝,满肚子的坏水不看,也是人模人样啊。”

晴天白日,就此为论点,开始一连串的争吵。

长安对此只能嗤笑一声:“无聊。”

椅子被挪了一下,有人在她这桌坐下。来人风姿特秀,神情冷漠,一身玄衣。

猜你喜欢
  1. 夫君小说
  2. 权臣小说
  3. 离婚无效小说
  4. 邪帝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