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谋妃江山:皇上,别来无恙
谋妃江山:皇上,别来无恙

谋妃江山:皇上,别来无恙 墨离情 著

连载中 安桃灼慕容珏 皇上 江山 别来无恙 谋妃

更新时间:2020-03-06 11:33:23
三年前,澜月国国师一族被下令灭族,墨贵妃也没能幸免。三年后,一个叫安桃灼的女人进了宫,此后,隐藏多年的风暴开始聚集。后宫里的女人接连丧命,却找不到凶手,地方暴发百姓暴动,一点一点的布局,当年被掩盖的所有真相即将揭晓,每个人的恩怨情仇,到时候该何去何从......是忘掉,是原谅,还是结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再晋封;请安风波

次日清晨。

重重纱幔后的床榻之上,慕容珏悠悠转醒,侧头看向躺在自己怀里睡得一脸安稳的小女人,神色难明。

白皙修长的手轻覆上安桃灼熟睡的脸,细细描摹。灼儿,她究竟是不是你?

正当他深思时,一直守在门外的海公公突然出声打断。

“皇上,时辰不早了,该早朝了!”

海公公看着依旧紧闭的房门,里面没什么动静,心里有点急啊,这皇上今个儿到底是怎么了,平常在哪个娘娘宫里,也没有今个儿这情况,难不成,这安美人与别的娘娘不一样?

慕容珏听到海公公的声音,压下心底的翻涌,收回目光,轻掀开被角,起身。

“进来吧吧!”

海公公得令,轻轻地推开房门,十几名宫女太监手中端着洗漱用品,低着头无声地进来,眼睛就盯着地面,不四处乱看,规规矩矩的。

海公公见慕容珏已起身,而安桃灼依旧睡得死沉,没有半分动静,而皇上,也没有半分想要叫醒其的意思,心下微愣,立马反应过来,让几名宫女为慕容珏更衣。

一盏茶过后,穿戴完毕。慕容珏发现安桃灼还在睡,心底不知名的泛起一丝丝甜。

当初,她好像也是这样,睡得很沉,很香,像没有什么事能打扰到她睡觉。

慕容珏嘴角轻勾起一抹弧度,站在他旁边的海公公被吓得心头一跳,万年严肃脸的皇上笑了,虽然很浅,但,海公公却瞧的清楚。

皇上的笑除了对三年前的那位,还有如今的锦妃面前展露过,其他人,可没这待遇。如今,一个小小的新晋美人,竟然让皇上笑了,还是在别人睡着的时候。

看来,这安美人只要自己不作死,后面的日子到是要舒坦了!

慕容珏看了一会儿安桃灼,便出去了,在看到站在房门边的清衣,脚步停了下来。“安美人恭秉乖顺,嘉兰惠质,晋封为侧六品淑仪,晓谕六宫!”

“你们主子昨晚累着了,让她多睡会儿,不要吵醒她。”

“至于给皇后请安吗,她今日就免了吧。”

清衣见皇上如此心疼主子,心底高兴,“是。”

慕容珏不逗留,大步离开。而海公公已被慕容珏一系列话语行动给弄的惊得说不出话了,这安美人,不,现在应该是安淑仪了,这晋升的速度堪比当初的锦妃啊!不过心底再惊,表面没露出什么,老老实实的跟着慕容珏离开了。

清衣待慕容珏的身影完全不见,就轻手轻脚的进屋了,谁知,一进屋,就看见安桃灼已起身了。

“主子,你怎么不多睡会儿,皇上才刚走。”

清衣走过去,服侍安桃灼洗漱。

安桃灼浅浅一笑,她其实在慕容珏一出门后就醒了,慕容珏对清衣说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若今日她真的照慕容珏的话来做,那她的好日子估计是到头了。

“清衣,待会儿还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梳个中规中矩的妆就好了。”

“主子,皇上说了,您今个儿可以不用去给皇后请安,而且,就算要去,您也应该打扮的艳丽些,免得那些人轻瞧了您去。”

清衣站在安桃灼身后,缓缓的梳着她那头乌黑的青丝。

安桃灼拿起眉黛,轻轻的,细细的描眉,完毕,安桃灼听完清衣的话,红唇微勾,“皇上那么说,是心疼你主子,我听听就好了,给皇后请安,是规矩,不能坏,我不过刚承宠,如果坏了规矩,你主子我马上就要去冷宫了。”

“还有,昨晚上你主子我已经抢尽了那些嫔妃的风头,再抢,你主子我不要命了。”

清衣一听,还是有道理,不在开口了,老老实实的梳头。

安桃灼见清衣明白了,也不说了,眼角余光暼见那角落里的两只玉瓶,眸光微闪,“清衣,你先去整理一下床榻吧,我自己来上妆。”

清衣看了眼那乱乱的床榻,点头答应了,“好的,主子。”

安桃灼见清衣向床榻走去,轻呼出一口气,趁清衣不注意,将那两只玉瓶中其中一瓶美人间打开,用之前的方法使用,安桃灼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十分满意的一笑,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在是以的安桃灼了!

凤央宫。

皇后端庄的坐在凤倚上,手,一下没一下的摸着手中的羊脂玉如意,看了看还空着的两个位子,,眼底一点一点的结冰。

而座下的其余嫔妃个个埋头屏气,生怕皇后一个心不顺,就拿她们开刀。

在众人如坐针毡的时候,外头传来太监的唱报:“锦妃娘娘到————”

“安淑仪到————”

“唰!”

众人齐齐望向门口,带着好奇,一位是荣宠不断的侧二品妃子,一位是新宠侧六品淑仪,而且这安淑仪的脸还是个有意思的,这二位联手,难不成这锦妃是想与皇后开战了?

只见锦妃依旧是一袭艳丽夺目的宫装,嘴角似勾未勾,而她身后的安桃灼让所有人震住。

一袭桃花色散花百褶裙,头上戴着琉璃桃花流苏簪,流光溢彩,恍惚间,众人像看到了当年的墨贵妃!

“臣妾请皇后安!”

锦妃不待皇后免礼,就自觉的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了。

“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万安!”

“啪——”

坐着离安桃灼极近的兰淑华,在看到安桃灼的脸后,一个失神,将手中的茶盏不小心打碎在地。

这一声清脆,唤回了众妃嫔的神。

皇后死抠住玉如意,压下心中那股即将喷涌而出的恨与杀意!

“免,赐坐。”

“谢皇后。”

安桃灼坐下后,才细细的打量着那些嫔妃的表情,刚才的情况,着实吓了她一跳,没瞧见大家的神色,心下有些好奇,如今看见了,也没什么!

锦妃将刚才众人的神色瞧得清清楚楚,看着皇后吃瘪的样子,心下是一阵畅快,脸上的笑自然也没掩饰。

“哎呦,皇后娘娘,您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莫不是见人家貌美,嫉妒了?”

皇后见锦妃笑的花枝乱颤,心下反而平静下来了,“锦妃这是什么话,本宫身为皇后,贤淑大度乃是皇后仪表,本宫又怎会去做这等事,再说了,花无百日红,再美的美人,也会有迟暮的那天。”

“皇后娘娘说的极是,”惠昭仪掩唇一笑,“若只想靠这皮相来获得恩宠,怕是这圣心也留不了多久,毕竟,这后宫从来就不缺美人,安淑仪,你说呢?”

一直安静的安桃灼闻言,起身行了一礼,道:“惠昭仪说的不错,可是,若连这皮相都没有,恐怕,就连那一时的恩宠都得不到。”

“你!哼!”

惠昭仪被安桃灼噎的说不出话。

皇后刚才与锦妃说话时,暗中一直注意着安桃灼的动静,没想到,这嘴与那锦妃到不差什么,毒!哪像当初那位,像这么一点耍嘴皮子,她可不在意,也不会去理的。

果然不是同一个人,除了那张脸!

皇后见闹的也差不多了,开口调停:“好了,都是自家姐妹,何必伤了和气。”

“前庭的朝宴要开始了,本宫也要去了,免得误了时辰,你们各自散了吧!”

“臣妾告退。”

“嫔妾告退。”

猜你喜欢
  1. 皇上小说
  2. 江山小说
  3. 别来无恙小说
  4. 谋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