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倾城弃妃要休夫
倾城弃妃要休夫

倾城弃妃要休夫 本王在此 著

已完结 阮秋言萧靖然 弃妃 倾城

更新时间:2020-03-06 09:07:04
通宵有危险,熬夜需谨慎。z市一场烧破天的大火葬送了国内知名网络作者阮秋言。据法医鉴定,软秋言熬夜猝死于火灾发生前。一时间,读者悲,作协痛。因猝死引起网文圈震荡的软秋言小姐一觉醒来,已是斜挂悬崖边,此时正望着上面单手拉着她的男人呲牙裂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上天有好生之德,眷顾于我,有幸我不必再屈于人下,侧妃自己都说了是在相府,相府何在?远在朝歌,我望侧妃能明白,我们现今身处之地乃南起王府,若论身份本宫为正妃,你为侧妃,这其中身份差距,侧妃怎还看不明白?"

阮秋言回头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靖安苑,阮湘文未来王府之前,阮秋言不觉得住在哪里,做何事有什么区别,这位"好姐姐"的到了算给阮秋言提了个醒,身份地位压人一等的感觉就是不同寻常,爽的很!

"侧妃在相府待惯了,一时半会不能习惯新环境本宫可以理解,不过侧妃如此说,本王妃还是得提醒一句,既然住在后院,就得端正自己的身份,侧妃若觉得前些天规矩学不够,本王妃不介意多教侧妃几天。"阮湘文以为自己不好惹,阮秋言同样要告知她,她阮秋言亦不是善茬。

侧妃终归是侧妃,此乃不可改变的现实,阮湘文再不承认,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认。如果逼急了,非要拿出身份地位来让对方明白,对方也只能是自找苦吃,由不得自己。对方不是善类,我也不是好惹的。

"哼!正妃又如何!迟早有一日我会取而代之。阮秋言和她那个低贱的娘一样是个**胚子!真当自己了不起么,摆脸色给谁看!"阮湘文不服阮秋言,奈何找不到话驳斥,终气急败坏拂袖而去,骂骂咧咧走回自己的院子。

"二小姐出身低微,哪里能与小姐比得,小姐不要为此气坏自己的身子,不值得。我们小姐容貌绝佳,气质高贵,王爷喜欢上小姐事迟早的事,二小姐无才无德,哪里配得上王爷。"画儿侍奉阮湘文多时,把阮湘文的脾性摸的一清二楚,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很是能拿捏。

三言两语说到阮湘文心坎里去,听罢此言阮湘文心里的气散了不少,脸上又换上那副得意神情,自傲道:"那是,也不看看阮秋言是什么货色,王爷迟早有一日会看明白,本小姐比阮秋言好上千百倍。"

夜色无边,南起的夏日入了夜天便有些凉,虽是夏日,但也略带些寒意。夏天的夜晚,漆黑的天穹里布满了点点生辉的星星,显得格外耀眼。淡淡的月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的,映在地上,像撒上了一层碎银。风徐徐吹来,清新中带着冷。躲藏在草丛中的青蛙也开始放肆了起来,"呱呱呱"地叫个不停,依附在树干上的蝉也不认输,"知知知"地在叫;也不知什么时候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乘凉,在树上一闪一闪地,特好看。

阮秋言无心欣赏夜色美景,望天叹了口气,眼下的问题不过是一个开始,之后她要面对的麻烦更多,阮湘文最多是耍耍心机,后头会有人想要她的命。

阮秋言回到房中,萧靖然已更换好衣物,斜靠在床榻上等着阮秋言。瞥了床上的人一眼,阮秋言从衣柜里拿了寝衣就往外走,萧靖然眼神一闪,悠悠开口道:"你要去哪里?"

不得不说萧靖然的声音乃阮秋言见过的所有人里头说得最好听的,假使这个人是普通良家子弟,阮秋言是不介意尝试与他交心,不过么,终究是假使。萧靖然身份非同一般,她还是尽量离他远些为好。

阮秋言停下脚步,背对着萧靖然道:"妾身在后院待了一日,回到靖安苑还未沐浴,自然是到厢房沐浴更衣。"

住在后院时阮秋言一人住在诺大的院子里,沐浴更衣随意让下人把浴桶搬到房里来就是,在靖安苑光是有一个萧靖然就导致诸多不便。说罢见萧靖然没有再开口,阮秋言就走了出去。

萧靖然的别院到底与别处不同,规模大小区别是其一,房中的摆设与别处相比更是大有差异,只是一间厢房摆设都极尽奢华,下人准备热水时阮秋言在厢房里走了一圈,不禁啧啧赞叹,不愧是南起王爷,连厢房都这般气派。

在后院躺了一日,睡得太久以至于筋骨不灵活,阮秋言靠在浴桶边上活动了一下筋骨,总算有了些精神,她人生所求不多,能吃饱穿暖,每日泡个澡,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就足够了,只不过,她这个身份,不大可能如此。

"王妃沐浴的时间会不会长了些?"阮秋言在浴桶中待到水微凉才起身,就是为了等萧靖然睡着,谁知回到房里一推开门,萧靖然正侧躺在床上,一手支着脑袋朝门方向看,居然是在等着她回来!

"女子沐浴应细心之,时间长些在所难免,左右明日妾身没多少事情可做,无碍睡得晚些,可王爷操劳了一日还不睡,实在不应该。"阮秋言佯装淡定走进房内,轻掩房门,实则心底早已翻了无数个白眼,忙了一日萧靖然就不困?亏他能撑到这个时辰。

"本王一年四季没有不操劳之时,多年下来习惯了。本王有一事想不明白,王妃何时变得这般爱替旁人说话,你明知侧妃心怀不轨,却还出言相助,本王是该说你愚蠢,还是该说你城府太深。"萧靖然从床上坐起,伸手拉住阮秋言往怀里一带。

萧靖然动作太过突然,阮秋言还未反应过来就跌到男人怀里,感受到后背传来的温度,阮秋言头皮一阵发麻,强行在嘴角扯开一个弧度还嘴道:"还不是因为王爷总是不让妾身好过,妾身也是别无它法,不得已与侧妃打好关系不是。"

废话!就以萧靖然对阮湘文说话意有所指的措辞与语气,阮秋言自然要为自己开脱,不然逼急了阮湘文,不好过的是她,萧靖然自然乐得看她们相斗,可阮秋言不乐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可没有精力日日与阮湘文明争暗斗,光是处理府中内务就足够她累的。

"噢?这么说来王妃对本王今日所作所为很是不满啊?"

猜你喜欢
  1. 弃妃小说
  2. 倾城小说
  3. 通灵小说
  4. 谢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