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南宫千黎 著

连载中 江心瑶慕景玄 战神 殿下

更新时间:2020-02-20 10:50:58
江心瑶是丞相府凤命嫡女,为夫君披荆斩棘倾尽所有。那被她视为天的男子,却始终当她是掌控天下的棋子,所谓白头偕老,却闹了一场血淋淋的笑话!凤凰涅槃,浴血重生,她步步为营,扭转乾坤,恶整庶母,吊打仇敌,踢翻朝堂,成为王朝史册上第一位与储君成功退婚的女子,且光明正大择选战神肃王慕景玄为夫。岂料,这位战神夫君如仙魔双生,晚上与她交颈而卧,白天却对她若即若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表哥,你……”宁诗娴愈加恼怒,气恼地要站起身来,被宁柔强硬扯住,再不好动弹。

宁柔虽脸上沉静,心底却压了一肚子火气,更因心瑶的话而暴怒。这丫头看似柔善异常,却一句话就封堵其他臣子与慕琰联姻,阻挡了慕琰扩展权势,还让所有人都看清了慕琰对诗娴的感情,诗娴若要再去勾引慕景玄,便成了见异思迁和阴谋诡计……

宁柔越想越是愤懑,心瑶看出她隐忍,更忍不住火上浇油,“八殿下定是为宁小姐才拒绝太后给指婚,如此看,宁小姐脾气直率,八皇子卓尔不凡,天造地设,可谓绝配!”

张姝见宁柔气得快要抓狂,忙附和心瑶,“心瑶所言极是,贤妃早把宁诗娴养在身边,大家亦有目共睹!”

拓跋荣敏也点头,“贤妃妹妹,你早说让诗娴嫁给景玄,我先前不好答应,便是因为琰儿对诗娴太疼惜了些。如今看,诗娴和景玄倒是不太般配,你就莫要拆散她和琰儿了!”

宁柔气怒得近乎抓狂,“想不到,江小姐不只是舞跳得漂亮,话也说得利落!太子殿下好福气!”

“贤母妃谬赞,回头昀修与心瑶大婚,贤母妃一定多喝几杯喜酒。”慕昀修忙抓住心瑶的手肘,把心瑶从她面前带开。“你不是要走了么?正好本宫也乏了,咱们一起走。”

心瑶不是没有注意到宁柔眼底的杀气,匆匆朝着帝后与太后行了礼,便随着慕昀修退出殿门,却听到太后欢喜地说道,“贤妃,今日哀家欢喜,便做主给诗娴和慕琰……”

贤妃近乎刺耳地说道,“太后娘娘,诗娴的婚事乃我宁家大事,臣妾没有与家父商议,实在不好做主,您老莫要着急赐婚,待家父入宫,您再与他商议也不迟。”

“贤妃,就算太后不赐婚,他们也会在一起的!”怀渊帝话中透着冷笑,“情之一字微妙,朕希望朕的儿子们都是重情重义的好男儿,那些个见异思迁、拿婚姻当刀剑之人,朕深恶痛绝!”

心瑶听完那话,才随着慕昀修走下台阶,心这才踏实了。

*

出来宫门,慕昀修策马自车旁到车窗处。

“心瑶,本宫还有急事要处置,只能送你到这里……”

碍于宫门前有护卫,心瑶只得下来马车向他行礼,“恭送殿下!”

“快上车吧!”慕昀修弯腰探下马背,手落在她仰着的脸上摸了摸,便头也并不回地又急急策马入宫。

心瑶拿帕子擦了擦脸上,迎着夜风,望向慕昀修离开的方向,却猜不透他又要去做什么。明明是要走了,为何又返回皇宫?

听到身后的清茶和如意唤“七殿下”,心瑶忙转身,不可置信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慕景玄,顿时又心慌意乱。

慕景玄自黑骏马上飞身下来,宝蓝礼服上点缀的宝石在宫门的灯光下,随着优雅霸气的举动莹莹闪耀,英伟的身姿到底是腿长,不过三两步,便距离她剩了一巴掌远。

心瑶顿觉心口透不上气,慌得手也不知该往哪儿摆,注意到他那匹黑马后面一众随行的铠甲男子都看过来,她忙后退两步。

慕景玄看着她微低的脸儿,不禁失笑。

两人从未有过什么交际,却一举一动都这般明白对方,倒像极前世便相识的。

他摆手示意清茶和如意先上车,对心瑶道,“刚不是与皇兄走得急么?怎在这里突然怔住?”

她和慕昀修的确走得急,却不及他来得快。

“太子殿下刚又入了宫门,我下车来送他。”心瑶揣测着慕昀修离去的目的,忙问,“七殿下今晚可顺利……”

慕景玄顿时明白她指的是两个杀手的事,不等她话说完整,便道,“很顺利!”

心瑶这才有勇气抬头看他,“七殿下可知太子去何处?”

慕景玄上前迈了一步,俯首下来,凑近她耳畔,“大牢。”

“皇宫大牢?!”慕昀修去大牢断不会是去自首。

她侧首看慕景玄,不慎鼻尖蹭到了他的脸颊,对上他淡凉魅惑的鹰眸,恐慌地又后退两步,顿觉双颊火烧火燎。“太……太子去大牢做什么?”

“你不是跟着他跑么?这个问题,该去问他!”

见他眼底有怒,心瑶顿觉狐疑,她是哪儿惹到他了,他这般阴阳怪气。

慕景玄避开她太过明亮的眼睛,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把她带到马车旁,“杵在这里要变望夫崖么?上车!”

望夫崖?什么望夫崖?心瑶只觉他这话怪怪的。“殿下这般生气,是因为我刚才阻止了宁诗娴嫁给你吗?”

慕景玄狐疑僵住所有的动作,抓在她手腕上的手却没有松开,“你刚才那样……是为……”

心瑶这才发现,他并知晓自己的目的,愈加后悔挑明真相。“心瑶只是觉得,宁诗娴心思歹毒,配不上殿下……”不对,这话也不对!宁诗娴配不配他,与她并没有关系。

“其实心瑶是觉得,贤妃怂恿宁诗娴接近殿下,是有意坑害殿下,让殿下成为太子的眼中钉……”不对,这话摆明是她在保护他。

心瑶几番挣扎下来,顿时就烦躁起来,更发现自己笨口拙舌,结结巴巴,话也说不利落了。

慕景玄却看着她,清楚读懂她的心思。只是,她如此刺破了宁柔的阴谋,势必会招惹杀身之祸。

他眸光复杂地深黯灼灼,似猛兽看到了守候许久的猎物,恨不能一口吞了她,又心痛焦灼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而且,她这份心思从何时开始的,他竟也没有察觉……该好好审一审!

心瑶看出他眼神不对,惊觉扣在手腕上的大手滚烫,忙抽手逃回马车,却刚坐下便见车帘呼啸,慕景玄直闯进来。

狭窄的车厢因坐了三个女子本就拥挤,他这一进来,可怜的小车厢摇摇晃晃,就要被撑爆……

“七殿下……你怎进来了?”“七……七殿下!”“七殿下这是要做什么?”三个女子声音叠加,皆是受了惊吓。

猜你喜欢
  1. 战神小说
  2. 殿下小说
  3. 小医神小说
  4. 全能奶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