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赌石之王
赌石之王

赌石之王 花缘 著

连载中 林峰凌姐

更新时间:2020-08-01 16:38:32
赌石,是一件能照进人心的行业。有的人把赌石当做一门生意,赚点小钱娱乐;有的人把赌石当做一夜暴富逆转人生的机会,投机取巧;而我,和他们都不同,我做这个,搏的是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8章

整个楼顶,只有牙机的摩擦声,每次听到这种声音,都感觉电钻钉在我的骨头眼里似的。

钻的我心痒难耐,又痛不可言。

那种等待的煎熬,借据的不确定性,以及对未来人生的无法掌握。

让我患得患失诚惶诚恐。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我也从未想过,我的命运会像是浮萍一样在风雨中飘摇。

我很恐惧这种不确定性,但是我也清楚的知道这种无奈。

眼下,我只是个丧家之犬。

我内心渴望有个家,有朋友,有像肥狗这样的兄弟,我渴望凌姐对我的信任得到回报。

我渴望,有一天我能堂堂正正的站在龙叔这种人面前,不用内心惶恐。

我渴望......

但是,所有的渴望,都遥不可及,一旦这块石头输了,我将永坠轮回。

突然,牙机停了,我看着那个独眼龙将水杯朝着石头的窗口泼了一下,将石头窗口上的渣滓给清洗干净,然后拿着毛巾将石头给擦干。

是个老手,他知道,赌石有水渍在石头上,跟没有水渍在石头上,完全是两回事。

很多商家为了让石头看上去水润漂亮,就会在石头上喷水。

我看着独眼龙把石头交给龙叔,龙叔的表情第一次变的凝重起来。

整个楼顶,没有一个人说话,只剩下风声。

风,想要吹动因为汗水黏在脸上的长发,那种滋味,很挠心,想要撩起来,又不敢,整个人木在哪里,等在生死宣判。

突然,龙叔看了看我,他说:“你小子,眼力够毒的啊。”

听到这句话,我浑身打了个机灵,我闭上眼睛,咽了口唾沫。

我是赌对了。

我紧绷的神经这一刻得到了迟缓,我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跟这种江湖人士对垒,需要多么庞大的力量跟勇气,没有人能知道,只有我自己清楚。

龙叔笑着说:“小伙子,胆子有,实力差了点,哼,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夷方大杀四方了,这才多大的场面?吓都给你吓瘫了,以后要是去夷方做生意,你是不是得吓死?哼,你们这一代,有点垮啊。”

龙叔的话,半捧半踩,他这种人,老江湖,捧我,让我自信,踩我是想告诉其他人,他不是偏颇我。

这个人,真的是个老江湖。

施虎这个时候走过去,他特别不爽地说:“干爹,这窗口,怎么说?看不出来多大悬殊啊?”

龙叔笑了笑,把石头摆在桌子上,他说:“施虎啊,开窗紫罗兰,这是对的,种水高冰,也是对的,即便你不懂翡翠,也应该能看的出来这块翡翠很好看吧?”

我看着石头的窗口,何止是好看?

这块料子的窗口细腻通透,紫气萦绕,宛若紫霞仙子般,尤其是种水,料子的种比我想的要老,达到了高冰种,而且老到起胶,整个窗口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果冻似的。

行里面把这种料子叫做果冻料。

这种料子特别的贵。

因为种老,肉细,而且带春色,这种料子做出来的产品,是少女最爱的粉红,所以市场需求特别大。

施虎咬着牙瞪着我,他说:“你小子走运而已,但是龙叔,我不服,行里面常说,擦涨不算账,赌石只有切开了才能决定输赢,这块料子,必须得切。”

凌姐立马说:“干爹,这块料子这么小,只有巴掌大小,现在已经在顶肩开了窗口,我想,满料的几率已经很大了,所以,没必要切,切,万一坏了品相,就可惜了。”

我知道凌姐是在帮我,现在料子我说的基本上算是全中了,但是,神仙难断寸玉,万一切开了料子变种跳色,那么,我还是完了。

但是施虎不肯放过我们,他立马说:“凌姐,玩不起啊?想就这么算了?那也行啊,算了可以,这小子的手必须得砍了。”

凌姐眯起眼睛,她咬着牙问:“如果料子赌赢了,你是不是也要砍掉你的手?干爹向来以和为贵,你一定要干爹下不来台吗?”

施虎立马呸了一口,他说:“别拿干爹来压我,是我请干爹来的,干爹是来为我做主的,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就跟他赌这局,要是老子输了,老子当场就把手给砍下来,我就不相信这个小狗崽子会赌石。”

施虎的话,十分自信霸道,他眼神里瞧不起我的鄙视,让我很不爽。

凌姐的话,说的非常对,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他就是觉得我弱小可怜,故意的压我。

施虎看着我瞪着他,立马说:“小子,跪下来磕个头求个绕,我给干爹一个面子,手不要你的了,砍你两根手指就可以了,不过,凌姐,你整个楼的姑娘得给我玩一个月......”

施虎说完,就贱笑起来,凌姐愤怒的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打的施虎立马火冒三丈。

龙叔看到施虎要还手,立马说:“够了,都没把我放在眼里是吧?”

施虎立马低头,他说:“干爹,我可是最孝顺您的,您是知道的,咱们大家说话,他动手?什么意思?是凌芳没把你放在眼里,您说是不是干爹?”

龙叔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他说:“擦涨不算账,这是行里的规矩,输赢还没有定,为了服众,必须赌下去,小子,敢不敢,说句话,要是不敢,跪下来求个绕,留下来两根手指,滚,要是敢赌,你也想清楚后果,硬着头皮干,一只手都没了。”

龙叔的话,像是一击重拳似的,打我昏昏沉沉的,我知道,凌姐没帮我躲过去。

最终,还是要赌那一步的。

我看着石头,表皮上有几道因为风化留下来的裂痕。

这块料子太小了,如果切,肯定坏品相,这些裂也会加重料子切垮的风险。

凌姐走到我面前,她咬着牙问:“给我争口气,能不能切?敢不敢赌?”

凌姐的话,像是咬着刀子在跟我说似的,我看着她眼神里的恨意,我知道,施虎冒犯她了,她现在不想以和为贵了,想要砍掉施虎的手。

就等着我一句话呢。

我眯起眼睛,握紧了拳头,我渴望给凌姐争口气。

我说:“切......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赢,我胜。

输,我认。

猜你喜欢
  1. 永恒小说
  2. 豪门总裁小说
  3. 苍穹小说
  4. 绝世豪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