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狂婿潜龙
狂婿潜龙

狂婿潜龙 星之弦 著

连载中 萧睿狄安娜 潜龙 狂婿

更新时间:2020-05-30 12:20:40
龙潜深渊风波静,一遭出水现峥嵘,睨视吟啸气盖世,龙战于野血玄黄。潜龙计划入赘两年,萧睿屈尊隐忍受尽羞辱,一遭通过考核,解锁隐世豪门沃才德家族最高权限,财力权势倾天下,世间尽可任我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1章最后的扫地僧

闹到这种程度,饭是吃不下去了,狄老太太吩咐佣工上来收拾桌子,然后沏了上等普洱,请钱管北用茶闲聊。

狄肃也打电话找了医生过来,给狄怀处理伤势。这小子鼻梁被打歪了,医生手段高明,给他整位之后又止血消炎,粘了纱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掉的牙齿只能以后镶假的。

狄怀恨得直咬后槽牙,发誓一定要找萧睿报仇。

喝了会儿茶,钱管北起身告辞,老太太领着狄肃等人往外送。刚走到厅门,狄肃一脚绊到一件东西上差点没摔倒,低头一看是萧睿拿来的装着玉石月饼的破匣子。

“晦气!”

他抬起一脚把匣子踢飞出去,木匣落在院中摔开,里面玉石月饼飞出,在砖石上啪摔成两半。

“等等!”钱管北突然大喊一声,飞快跑过去,把摔成两半的玉石月饼捡了起来。

“怎么了......”狄肃不解地看着钱管北。其他人也很疑惑,都望过去。

钱管北把两个半块月饼拼接起来,取了包中干净手帕铺在院里的石桌上,把玉石月饼小心翼翼放上去,掏出放大镜,对着月饼仔仔细细的看起来。

一会儿又把月饼反过来,小心地摸索那个丑拙的“柏”字,然后放下放大镜,长叹一口气,控制不住的沮丧就这样溢出来。

“钱先生,您这是......”狄老太太大惑不解,萧睿那小畜生送来的东西,还有啥古怪不成。

“姓萧的废物送来的垃圾......”狄肃忍不住多嘴。

“垃圾?!”钱管北一瞪眼睛,憋了半天的气终于爆发,“你懂什么,你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洋洋自得的大草包,你知道你踢碎的是什么吗?可叹狄老哥,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孙子!”

“我怎么了我?”狄肃被骂的满脸通红。

全院狄家人都觉得脸上无光,钱管北你一个外来客人,这样说话也太过份了。

不过钱管北是狄老爷子过命的好朋友,生死之交,辈分摆在那儿,狄家人虽然不满,可也得忍着。

“不就一块破玉吗,用得着这样......”狄肃挂不住面子,反驳说道。

“去去去,我和你这后辈说不着,别在这儿挡光。”钱管北厌恶之情溢于言表,不耐烦推开狄肃。

“你......”狄肃握紧了拳头,额头青筋凸起,心里暗骂老东西,要不是看奶奶在这儿,不介意赏你一顿老拳。

一看场面尴尬,狄老太太连忙开口:“钱先生,您不必跟他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他有什么错,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对不起大嫂,是我的错,我不该言辞过激,若是因此得罪府上的人,我道歉。”钱管北冷静下来,也觉得刚才有些过激,可一看到桌上的玉石月饼,又重重叹气道:“其实,我是因为这块玉......真的白瞎了,狄家长孙这一脚可踢碎......唉不说了,告辞!”

说着冲着老太太一鞠躬,转身就要走。

“钱先生留步,这玉到底怎么回事,还请明示清楚。”话没说清楚,狄老太太怎么能放人走,当即拿出老资格来,“管北,说话吞吞吐吐不明不白,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就这样走了,是不把我当大嫂了。”

这话果然好使,钱管北当即站住脚,指着桌上玉石月饼说:“大嫂,你们知道这月饼啥来历么?”

“有什么说道儿?”狄老太太神情凝重起来,钱管北在燕都经营一家大拍卖汗,是鉴宝专家,古玩界大佬,这一行的翘楚,他说的话能点石成金。

狄肃在旁侧脸冷笑,姓萧的穷得连车打不起,拿出的东西能值啥钱?

钱管北继续说道:“在当今金石篆刻界,有南欧北寒的说法,南欧是金陵欧天石,北寒是寒柏大师。这两人金石界翘楚英杰,才华横溢,一件作品问世,至少拍得五百万之上。随便一方印章,一个玉雕,都价值百万金。”

狄肃等人听得直咂舌,啊,这么值钱啊!

老太太看了眼月饼,“那和咱有啥关系,该不会这月饼......”

钱管北点头苦笑,“大嫂是明白人,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这月饼真的是金陵欧天石的作品,他的风格非常鲜明,我曾经揣摩过七八年,绝对不会认错。”

狄肃等人当时傻眼了,这一脚踢碎五百万,这下损失大了。

狄老太太心抽搐了一下,硬生生挺住,无所谓,五百万而已,狄家资产过亿,老祖宗我撑得住。

“不止这些,”钱管北把月饼翻过来,指着上面说:“看到这个‘柏’字没有,这是号称北寒的寒柏大师的惯常落款,就是说,这月饼是两位大师联手之作。”

嘎!狄肃一翻白眼,当时就抽过去了,林莉莉使劲儿掐他人中才缓过来,一睁眼他就想哭,一脚一千万,真这么**的吗?

狄老太太晃了几晃,血压直往上顶,多亏有狄兰扶着,要不当场就得摔倒。一千万,一千万啊,钱管北说得不错,狄肃这个王八蛋,果然是个败家子!

“还没完,我希望你们能挺住。”钱管北带来的打击一波接一波,“寒柏大师肯刻下这个字,说明这月饼不仅仅是两人合作作品,更说明的是,他是被寒柏大师开过光的。”

狄老太太脸色煞白,耳中鸣叫,吱吱作响。

林莉莉惊道:“寒柏大师就是那位佛宗大德,宏泰寺前任方丈,都说他算命机灵能前知五百年后晓五百载,比刘伯温还厉害,号称最后的扫地僧,一般人别想见他,就算天皇老子也不好使。钱先生,您说的是他吗?”

一般来讲,大多数女人相信算命之类的玄学,所以关于寒柏大师的一些传说,她耳熟能详。

“还能有谁?”钱管北点头,“但凡寒柏大师开光的摆件,无一不是世间绝品,单体拍卖,也在千万以上,还常常有行无市,再加上欧天石的刻工相配,你们说这月饼该值多少钱?就算有人拿出五千万,也不一定买得到。”

咣当!狄肃直接坐翻了椅子,五千万,五千万,就这样飞了吗?

狄老太太眼珠子差点没瞪爆,恨不得一拐杖戳死狄肃,这该死的败家子、大草包,难道狄家真要败在他手上吗?富不过三代这种魔咒,我狄家也躲不过吗?

猜你喜欢
  1. 潜龙小说
  2. 狂婿小说
  3. 探险小说
  4. 恶魔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