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赘婿传承
赘婿传承

赘婿传承 卢小少 著

连载中 唐谦袁天雪 赘婿

更新时间:2020-03-27 15:04:36
他入赘袁家,却受尽百般屈辱,众叛亲离。苍天不死,无意中打碎传承玉佩时,唐谦获得无上传承!昔日的债,我们一起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章以牙还牙

灰蒙蒙的白雾中,唐谦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了一个类似仙境的地方,身体悬在半空中。

湖上有个穿着华服的中年人,正盘腿坐在玉舟上,手里捧着玉露琼浆,有两位仙女左右伺候。

刚才他听到的咒语,似乎就是从这位谪仙一般的人嘴里发出。

忽然那人猛得看向他,眼前的金光再次亮起。

他不由大惊,只觉周身被一股力量扯着,拖向高空。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在医院身上缠着绷带。

一旁的护士见他醒了,有些惊讶。

不过并未给他好脸色看,只是催促他快去缴费,随即离开。

为了照看他父亲,他不回家的时候,都守在病房外。

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对他很熟悉,知道他拿不出什么钱来。

因此,当路人把他送来时,只是简单给他身上包扎了一下,并没有用什么贵的药。

没想到他伤的这么重,能这么快醒来。

四下寂静无声,他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戴在手指上的玉戒,回忆昏迷时见到的场景。

怀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将梦里听到的无上玄清经默念了一遍。

没想到的是,他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首先是觉得腹中燥.热,身上的小伤,在肉眼可见下快速愈合。

随后他发现体内有金玉和黑紫两.团气旋,在丹田中交替缠绕,形成八卦模样。

金玉气旋中蕴含着极强的生命力,好似可以随他心意操控。

于是,他试着操控金玉气旋中的力量对自己使用。

万万没想到,随着力量发散全身,伤势瞬间恢复。

让他惊喜的是,腹部左边摘掉的肾,重新长了起来!

他连忙按了按腹部的位置,确定有东西抵着手,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的错觉。

“世间无对错,天道不留情,刍狗与鸾凤齐飞,海天山川皆在掌握。”他下意识说出这句话,又惊讶也有欣喜。

回想到梦境里见到的那位谪仙,想必就是玉戒指的原主人。

那人全身散发出的洒脱豁达,让他心中满是真诚的敬畏。

不曾想,就在他这种情绪生出后的下一秒,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中年人的笑容。

他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宝库开”,刹时间,大量散发着金光的文字,一股脑的迅速涌入他脑海中,组成一册册玄灵之学!

有剑法,心经,医经等等。

在他的意识中,出现了一座真实的宝库,分为上中下三层。

他兴奋不已,闭上眼睛去探查,试图打开上层中的一部经学。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没办法理解和消化。

于是他又试着打开了下品中的一部医经,虽然同样晦涩,但比起上一部,他起码能解读其中比较浅显的部分。

唐谦大致浏览了一下,摘取其中可以直接吸收使用的经学。

它们都处在第一层,分别是青松剑法、百草药解、轩和针法与纵横心经。

随即他睁开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发现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来不及多去考究,立刻跑去唐天明所在的重症病房。

让他没想到的是,病房内躺在病床上的是别人,不是唐天明。

此时唐天明的主治医生正好经过,唐谦一把抓住他质问:“我爸呢,你们把他带到哪去了?”

医生扶了扶眼镜,看清是他后,冷笑道:“你们已经欠了医院不少治疗费,本来昨天晚上就该被强制出院的,我们找不到你人,只能先把你爸转去普通病房。”

转到普通病房,那就意味着他爸的药已经停了,性命随时都处在危险之中!

唐谦听得怒不可遏,可现在没工夫找他算账,急忙问:“哪个病房?”

“406。”医生不悦道:“没钱就离开,医院也很为难。”

唐谦赶到406,一眼就看到了脸色蜡黄的唐天明,此刻正躺在简陋病床上,奄奄一息。

他跑进病房内,抱着唐天明的手,调动金玉气旋中的力量,缓缓注入唐天明的体内。

也就两三分钟的功夫,金玉气旋变得黯淡无光,黑紫色气旋反倒是旺盛起来,有种冲出来的趋势。

唐谦赶紧将其压制住,同时不敢再催发金玉气旋中的力量。

两股气旋似乎是相互克制的,一方太弱,另一方就会暴.动起来。

病床上,唐天明没有丝毫变化。

他不由坐在地上,感觉一切都完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谦儿,你坐在地上干什么,不冷吗?”

他骤地抬头,只见唐天明正扭头看他,原本蜡黄的脸色已经红润起来,双眼中的浑浊也一扫而空。

“爸,你终于醒了!”他喜极而泣,跪在病床前。

病房的门被推开,医生和几名护士进来,医生介绍道:“这位就是死于尿毒症的病人,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体表特征看出......”

说话间,医生发现其他人表情不对劲,扭头看向床上,惊愕不已:“这,怎么又活过来了!”

......

为保险起见,唐谦还是决定让唐天明配合医生做一番体检。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体检结果显示,唐天明的病彻底痊愈了!

主治医生啧啧称奇,唐天明自己也感觉到很不可思议,只有唐谦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劝他们留院观察,奈何唐天明说什么也不肯,觉得继续住院只会浪费钱,眼下就想出院了。

唐谦无奈,只好去一楼办理离院手续,只是他依然忧心忡忡。

这段日子以来,治疗欠了这么多钱,光凭他自己肯定是还不上的。

不过他的这个顾虑很快就被打消了,办手续的时候,窗口里的护士不但没有要求他补缴费用,反而还退了十八万出来。

此时他的手机响起,收到一条来自袁天雪的短信:收到钱回话,昨天有事没办法处理。

唐谦心里一暖,原来袁天雪有看他发的消息,虽然今天才转过来,未必来得及,但至少有那个心在。

从医院门口出去,唐谦小心扶着唐天明。

突然,一辆黑色宝马猛地开过,路边的水渍被溅起,洒了两人一身。

唐谦大骂:“怎么开车的,赶着去投胎啊!”

唐天明低声安慰唐谦,让他别生气,并拿出卫生纸来擦拭身上的水渍。

不料想,黑色宝马倒了回来,停到他身前。

肖凯、孙晓棠等人从上下来,几名魁梧的保镖一马当先,冷声大喝:“你他.妈刚才骂谁呢?”

唐谦微微低下头,不准备理会他们。

“呦,我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单肾软饭唐谦。”肖凯嘲讽道,脸上带着坏笑。

“歉儿,这些人你认识吗?”唐天明轻声问道。

唐谦看着孙晓棠,沉声道:“认识。”

孙晓棠朝他鄙夷一笑,回想起昨天他低声下气的样子,以及在后面追车的样子,令她丧失了继续嘲弄他的兴趣。

唐谦怒火中烧:“你们有错在先,我骂一句还不成吗?”

肖凯上前一步,邪里邪气道:“这事儿我不清楚,要问问我手底下的这帮兄弟才行。”

“昨天你不是都快死了吗,今天怎么又好了,属狗的吧,命这么硬!”

说完,肖凯哈哈大笑,孙晓棠和两名女助理也咯咯笑起来,声音十分刺耳。

“肖凯,你不要欺人太甚。”唐谦拳头紧握,心中气恼。

肖凯就喜欢看他无能为力的模样,越是憋屈,心里越欢快,再次戏谑道:“你带你养父出院,是借不到钱准备回家等死了?”

“要不我和几个兄弟,提前帮你们操办白事吧。”

“一条龙,保证你满意。”

肖凯眼神示意了一下,几个保镖相视一笑,往唐天明那边靠,似乎要将其架住。

唐谦气炸,侮辱他就算了,竟然连他爸也不放过,一把推开两个保镖,对肖凯怒道:“我爸不需要你们管,趁我没动手,你们快点滚!”

肖凯挑了一下眉头,冷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几个保镖向唐谦逼近:“活腻了是吧!”

肖凯做出了个稍等的手势,眼神中充满了阴狠,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丢到地上:“你自断一只手,你刚才冒犯我的事情,就算过了。”

唐谦闻言,眼神一寒:“你不要欺人太甚。”

肖凯冷笑道:“怎么,不服?”

几名保镖纷纷从腰间掏出甩棍,在手中敲打。

“唐谦,你斗不过他的,还是不要自不量力了。老实照做,顺着这个台阶下去。”孙晓棠看好戏一般道。

唐谦拳头紧握,怒火中烧:“台阶,你脑子该不会秀逗了吧!”

孙晓棠指着唐谦,气急:“呵,我是看着咱俩曾经的情分上才管你,谁知道你这么不识好歹。”

正这时,唐天明拦在唐谦身前,对肖凯等人陪笑道:“大家有话好好说,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谈清楚。”

“小伙子,歉儿如果哪里做的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

“你们开车把水洒了我们一身,就当大家扯平了,放他一马,好吗?”

肖凯一脚把唐天明踢开,好似已经失去了耐心:“谁跟你扯平了,给本少滚!”

唐天明摔在花坛边上,唐谦连忙过去扶起:“爸,你没事吧?”

只见唐天明摇摇头,脸上还是挤出笑脸,示意自己无碍。

唐谦拳头紧攥,想要朝肖凯挥去,却被唐天明死死拉住:“不要,他们人多,你肯定会吃亏的,算了吧。”

肖凯见他自不量力的样子,嘲讽道:“没想到还是你家老头子有眼力见,既然如此,不如让你家老头子来替你吧。”

说着,一脚把地上的匕首提到了唐天明身前,

啪!只听见重重的踏地声,众人只感觉身边吹过了一阵劲风。

唐谦一跃而起,拳头从上往下,狠狠砸在肖凯的脸上!

肖凯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往后飞退,撞在花坛中一棵大树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大量树叶被震落,肖凯歪着脑袋坐在灌木上,疼得脸都变形了,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

“你敢动肖少!”一名保镖大喊,抬起手中的棍子就往唐谦身上挥。

唐谦速度极快,体内的黑紫气旋爆发开来,抓住保镖的棍子。

保镖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唐谦便一脚踹出,正中保镖下身。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

其他保镖也在这时冲过来,不过他们的动作在唐谦眼中,跟慢动作没有差别。

只两个呼吸功夫,另外两个保镖也被唐谦放倒。

孙晓棠等人吓傻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唐谦,心中震惊,这还是昨天那个跪地求饶的怂货吗?

“你找死!”

刚才倒在花坛里的肖凯,不知什么时候抓起了匕首,猛冲向唐谦。

啪嗒,唐谦一脚把他踹倒,脚踩在他捏着匕首的手臂上。

“你要断我一只手,现在我让你自己尝尝这滋味。”唐谦躬身抢了他手中的匕首,嘴角扬起狠辣的笑容。

下一秒,众人只见唐谦猛地扎下匕首,心说完了,肖凯要被砍断一只手臂。

肖凯下意识地惨叫,却见匕首砸在了手臂边上,抬头看时,迎上唐谦戏谑的表情。

“现在知道被人戏弄的滋味了吗?”

“以后还敢不敢?”

肖凯连忙摇头,眼中满是吓出来的泪水,和被戏耍的愤慨。

唐谦冷声道:“如果只是这样就饶过你,你未必会长教训。”

说完,他脚下猛地发力。

只听见咔哒一声,是骨头断裂的脆响。

肖凯惨叫,疼得痛不欲生,差点昏死过去。

孙晓棠捂着嘴,从未见过这种惨烈的画面,已然被吓傻。

唐谦看向她,缓声道:“怎么,心疼了?”

她面色惨白道:“你这么对肖凯,全家都会不得好死。”

唐谦冷笑,将脚边上的肖凯踢开,走到她身边。

刚才与肖凯的短暂接触中,唐谦通过无上玄清经探查到,肖凯身上有着不少问题,肾虚、肺癌初期、乙肝、肝硬化等。

更有趣的是,还有治不好的那种病。

孙晓棠跟了肖凯这么久,要是肖凯有问题,那眼前的孙晓棠自然也跑不脱。

唐谦并不是圣人,会生气,会恼怒,会有忍无可忍的时候。

刚才给肖凯一拳时,黑紫气旋中的力量也灌到了肖凯体内。

因为黑紫气旋中力量的影响,肖凯的病正在快速恶化,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就会恶疾缠身,变得无药可医。

他在孙晓棠耳边低声道出肖凯的病,孙晓棠气恼地推开他,怒目圆瞪:“那又如何,他家财万贯,一定能治好,总比你这种垃圾,治不好病回家等死好!”

听到这话,他笑了笑。

有些人就是不可理喻的,眼里只有权势和金钱。

这种人,他不屑理会。

“快滚吧,再晚一点,连你一起打!”他冷声道,随即去扶住唐天明。

孙晓棠还没习惯他的转变,大骂:“你还敢打女人不成?”

他只侧眼瞪了孙晓棠一眼,冷声道:“带着你的富少快滚,别影响我爸的心情。”

这一眼中,带着无尽的寒气。

孙晓棠不禁背后发寒,连忙缩着脑袋和保镖把肖凯带走,开车快速离去,头都不敢回一下。

猜你喜欢
  1. 赘婿小说
  2. 杀神小说
  3. 替嫁小说
  4. 修罗武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