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神医狂婿
神医狂婿

神医狂婿 夜辰 著

连载中 杨巡靳玲儿 神医 狂婿

更新时间:2020-03-27 14:53:11
得医武传承,本想和妻子过安稳幸福的生活,却有个小舅子总喜欢作死,四处欠债惹祸。做个安稳的小赘婿,怎么就这么难,逼我发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2章误会

震耳欲聋的敲门声,让屋子里的几人,忘记了追究眼前的事情。

杨巡伸手一点靳洛腰间穴位,顿时止住了不停的笑声,结果这小子反应飞快,直接一闭眼,又晕了过去。杨巡哭笑不得,但现在顾不得和他计较,走出卧房,打开了家门。

呼啦啦。

四个流里流气,满脸凶恶的男人顿时就涌了进来。

“谁是杨巡!谁是靳铃儿!”

为首一人嘴里叼着烟,打量着屋子里的四人,目光在靳洛身上停了一停,然后大声喝问。

“我是。”

杨巡站了出来,飞快地扫了一眼一脸诧异的靳洛,心中冷笑。

这一出还没唱完呢,第二出就已经要上演了。

我倒要看看,你这次的套路能有多深!

老子我可是农村出来的!

“你是杨巡!?那正好,还钱吧。你在我们会所消费的两千万。”

叼烟的男人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份似模似样的账单,递到了杨巡面前。

星洲娱乐会所。

杨巡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这份半个多月前的账单,心中已经了然。

看来是靳洛在这娱乐会所欠了钱,没钱偿还赌债,所以想出了这么一出戏。

难怪这次一张口就是两千万,毕竟也只有赌博,能够一下子欠下这么多钱。

“我根本没有去过你们会所。你是不是搞错了?”

“错不了!半个月前,十号那天,不是你们两个一起去的吗!?”

说着,男人指了指旁边的靳洛。

“你们两个在我们会所叫了十个技师,完了又去打了一晚上的麻将,开了十瓶洋酒,这些消费我们都记录的清清楚楚。而且,欠款人这里也有你们两个的亲笔签名!”

杨巡还未说话,一旁的张秀芳已经一把将账单抽了过去,低头看着上面的消费项目,气的浑身发抖:

“好你个杨巡!枉我家铃儿对你一片深情,你竟然背着她去这种地方鬼混!你还是人吗!啊!闹了半天那两千万,都是你花掉的!是你教唆我儿子,一起去的这种地方!?我就说,我儿子这么乖巧懂事的人,怎么会无端端的多出一笔外债!你真是狼子野心!”

“我没有。”杨巡大怒,“我从来没有去过什么会所!我若不爱铃儿,怎么会入赘靳家?说我贪图富贵,可我这几年吃穿用度用的都是我自己的!我何曾贪图过你靳家的东西?”

“哼!你所图甚大,肯定看不上这一点蝇头小利!你是看上我家的家产了!十号那天,你们两个彻夜未归,难道不是铁一般的事实!?人星洲娱乐会所,那么大的招牌,还会故意跑过来找你耍赖不成?”张秀芳对杨巡早有成见,此时看着那让人头晕的巨额账单,更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生天,言语尖细,讥讽着道。

杨巡紧紧的握着拳头,控制自己不要和这个更年期女人一般见识,他扭头对面色苍白的妻子说道:“铃儿,你别听他们胡说。你要相信我!我若不爱你,就不会答应入赘靳家的。我杨巡堂堂七尺男儿,还做不出贪图荣华富贵,就屈身于人的事情!”

靳铃儿六神无主地站在那里,一时之间,怔怔无言。她很想相信杨巡,但那份账单和眼前这些人,却让她心头迷惑。

脑子里全都是对方刚才说的“十个技师”的事情:难道是因为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吗?

而且,他还赌博?赌博的话,是很容易欠下巨额赌债的。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靳洛,终于“醒”了过来,看着一脸悲痛的张秀芳,虚弱道:“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姐夫,姐夫根本没去。就是我,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不过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是被迫消费,是被他们套路了!其实根本要不了两千万,顶多也就一千六百万。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反正我是穷小子一个!靳氏集团从来只知道杨巡,不知道我靳洛。”

杨巡听的眼皮直跳:这臭小子的谎话还真是张口就来。

本来张秀芳就不相信儿子逛会所的事情,在她这个当妈的眼里,儿子可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不会无缘无故去那种大人去的地方。

但是杨巡就不同了,常年在外打交道,应酬吃喝,肯定没少去那种地方。他带着小舅子去,轻车熟路,相当有可能!

“儿子别怕!妈给你做主!”

张秀芳狠狠地瞪着杨巡,然后一拉靳铃儿:“铃儿,你们夫妻两个的事情,妈本来不想多说。但杨巡实在是太过分了!你想想你对他多好,他竟然还出去鬼混,甚至还带着你弟弟去那种地方!”

“我们靳家那一点对不起他了!”

“我不管!这事情必须要有一个交代!”

“哪怕把公司卖了!我也不会把它交给一个白眼狼!”

“杨巡,你老实坦白!不然,我不保证我们会做出什么反应!”

死死地盯着杨巡,丈母娘张秀芳语气阴冷。

病床上的靳洛,躲在张秀芳身后,洋洋得意的看着杨巡。

姐夫你固然聪明,早就识破了我的诡计,但本少爷我套路多啊,总有一条适合你。

此时,就连杨巡的妻子靳铃儿,都一脸伤心无助的看着杨巡。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杨巡,你告诉我......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靳铃儿眼眶含泪,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生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然而杨巡,却忽然说出一番不相干的话来:

“我家以前,是世代行医的。雁峰山杨家,在当地是赫赫有名的古医传承家族。若不是遭遇不幸,爷爷去世,我也不会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城市。遇见铃儿。”

“所以靳洛说自己身患绝症,甚至还请来这个半吊子大夫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他是装病。目的就是为了骗钱!”

说着,杨巡回头,看着一脸愕然的靳铃儿,柔声道:“铃儿,你最近的头痛,是不是减轻了很多?还记不记得我让你喝的那些药汤?”

猜你喜欢
  1. 神医小说
  2. 狂婿小说
  3. 天降萌宝小说
  4. 新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