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真的很有钱
我真的很有钱

我真的很有钱 十指舞动 著

连载中 田非言辰欣

更新时间:2020-03-27 09:45:23
别看我穿得烂,其实,我很有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言辰欣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脸红耳赤的对孙少笑了笑:"孙少,我还有事,改天再叙。"

她慌慌张张,踉跄而行,紧张之下步伐不稳,差点摔倒。

"理解,完全理解,言总,慢点走,当心身体。"

"谢谢孙少,我很好。"

言辰欣无地自容,知道自己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却又不知怎么解释好,只有加快脚步,赶紧离开。

田非其实一直清醒着。

言辰欣离开,他才长长呼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虚脱。

躺在沙发上,田非苦笑不已。

这算什么,明明是自己英雄救美,到头来还得藏头缩尾,生怕被言辰欣发现。

叮铃铃。

门铃响起。

田非一怔,跑过去透过猫眼一看,放下心来。

"孙少,怎么这么早?"

"和田兄你一样,一夜没睡呢。"

孙少眼神放光,上下打量田非,啧啧称奇。

田非有些诧异:"既然一夜没睡,何不睡觉去?孙少你这是有事找我吗?"

"不急不急。"

孙成林没有说事情,而是做贼般的到处瞄。

每看一个地方,他都要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田非不好意思的道:"孙少,不好意思,把你的房间弄得太乱了。"

"这都是小事,反正有人收拾整理,不过田兄你太厉害了,连言总这样的冰山女神都能征服,这要是传出去,S城不知道多少富豪公子会伤心欲绝。"

孙成林说着,目光最后落在了装满纸巾的垃圾桶上,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田非满头黑线,咬咬牙道:"孙少,你真的误会了,这都是那个疯女人吐了一地,我不得不用纸巾擦拭。"

"女人在闺房内,都是疯子,理解理解。"

孙成林挤眉弄眼的笑着,模样很怪异。

田非一阵头疼,这种事,越描越黑,他干脆不再提了。

孙成林关上房门,在田非身边坐下。

"田兄,明人不说暗话,我对你的能力非常佩服,不知道田兄能不能教教我,让我也变得和你一样强大。"

田非诧异的道:"孙少,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听不懂。"

"田兄,昨晚我可是听了一夜,大家都是爱美之人,何必秘技自珍呢。"

田非愕然,弱弱的道:"孙少,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懂,我懂,好兄弟,你就帮帮我呗。"

田非哭笑不得,想了想,压低声音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孙少你受不受得了。"

孙成林眼神顿时一亮,激动的连连点头。

孙少绝非常人,又很对田非的胃口,能和这样的人交好,田非也很乐意。

不过才20多岁就虚成这个样子,田非只能感叹这孙大哥的私生活太丰富。

"这一套**手法,很少有人能承受,可一旦承受下来,对身体也是有很大好处的。"

田非让孙成林趴在了床上,四肢张开,他则是活动了一下手脚,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来。

"田兄你尽管放手施为,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连**都承受不住么?"

孙成林不以为然,他连两百斤的胖妞踩背都经历过,哪里会放在心上。

田非嘿嘿一笑:"那可不一定,孙大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等会可就晚了。"

"田兄,按个摩而已,你怎么说得这么严重,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田非轻笑一声,上前就一巴掌按了下去。

"哎哟……窝巢!"

孙成林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山压住了一般,整个身体都被压平了,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差点断气。

这到底是**还是谋杀?

不等他回过神来,田非已经开始。

砰砰砰!

就像是铁锤砸木板,发出一阵令人心惊的声音。

孙成林双眼都开始翻白了,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田非给拍成了一张平板。

他刚想大叫,第二下又到,压得他无法呼吸。

他有些不明白,田非看起来瘦瘦弱弱,很文静憨厚,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小子祖上不是学医的,肯定是打铁的。

田非此刻非常兴奋,脸色凝重,出手如风,不断的在孙成林身上拍打着。

这么好的实验对象,实在难找。

这是田家祖传的治病方法,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

看起来在乱拍,其实每一巴掌都不同寻常,对准的是穴道关节,有规律,有轻重。

这样的手法,足以将人体骨骼经脉之中的一些湿气寒气激发出来。

孙成林哀嚎不已。

足足过了十分钟,田非才摸摸额头的汗珠,停了下来。

孙成林满脸悲愤的看着田非,泪珠在眼眶打转。

他发誓,再也不相信田非了。

这哪里是**,简直比毒打还要残忍。

此时此刻,他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田非看着孙成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孙大哥,幸不辱命,你现在全身的湿气寒气已经驱逐,肾脏处于绝对旺盛的时刻,但这现象只是暂时的,慢慢调理才是王道。"

孙成林咬咬牙:"田兄,你确定不是故意在惩罚我?"

"怎么可能呢,孙大哥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体各个地方都有一股热流在涌动,酥酥麻麻的。"

"咦,还真是这么回事,田兄,我错怪你了,你这手段简直神乎其神啊!"

孙成林猛地爬了起来,双眼放光:"田兄,这……这太神奇了,我感觉腰不疼腿不酸,蠢蠢欲动。"

田非呵呵一笑,道:"孙大哥,节制。"

"美女在床,节制个毛啊!田兄,我先回去洗个澡,等会我们再慢慢聊。"

他讪笑着,身子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姿势,夹紧双腿就跑。

田非苦笑着摇摇头。

他想了想,拿出纸笔,写了个药方,用房卡压在上面,然后洗漱了一番,走了出去。

冬日的阳光不刺眼,反倒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好好睡一觉。

田非带着黑眼圈,回到了尊皇别苑别墅区。

尊皇别苑作为S城新建最豪华,最尊贵的别墅小区,入住率百分之百。

周边各种高档的饮食休闲购物区,也比其他城区高出一个档次,各种豪车来来往往,让人目不接暇。

年关将近,各大小区都在防火防盗。

对于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保安尤为关注。

田非现在的形象实在有些不敢恭维,衣服裤子上还有言辰欣呕吐的污渍,虽然用湿毛巾擦过,痕迹犹在,再加上他一夜没怎么合眼,眼眶发黑,一看就像个落魄的民工。

他刚从公交站走过来,就被保安给盯上了。

眼看田非要走进去,一名中年保安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去,将他拦住。

"你怕是走错路了吧?这里是尊皇别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

这家伙高傲得像个二大爷,看田非的目光,就像千万富翁看着乞丐,充满优越感。

田非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没走错,我就住里面。"

"住在里面?你确定?"

"当然确定,这位大叔,你拦住我想干什么?"田非有些不开心了。

中年保安一听,嘴角裂开,笑了。

"小兄弟,这里是高档小区,旁边不远就是警察公寓,要想打秋风去别的地方吧,这里就别想了。"

田非哭笑不得:"大叔,我回自己家也犯法么?"

大叔保安不屑冷笑:"居住在这里的人,至少都是身家几千万,他们个个穿着得体,气宇轩扬,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形象,你觉得自己那点像富二代?"

田非有些不服气的道:"不是富二代就不能住这里了么?这是哪里来的规矩?"

"少废话,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中年保安见田非还敢顶撞,顿时有些生气了。

田非也是眉头一皱,指着前面的大爷大妈道:"他们可以进,为什么我不可以进?"

"他们是这里的居民,非富则贵,你算什么东西?"

保安脸色一沉,也没打算客气了。

田非大怒,本来心情就不好,还被无缘无故的拦下,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他眼神一冷:"如果我偏要进去呢?"

"你故意捣乱,想挨揍是不是。"

中年保安大怒。

田非要真是居民倒也罢了。

这小子坐公交车而来,穿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一看就是惯偷。

真有那个富二代能落魄成这样,估计也不好意思出现在这高档别墅小区前了。

恶向胆边生,中年保安一拳向田非打去。

田非大怒,眼中寒意一闪。

这家伙真是狗眼看人低,太欺负人了。

他脚下微微滑步,便是闪开了这一击。

"敢躲,玛德,果然有问题。"

中年保安骂了一句,一把抽出腰间的橡皮棍,对准田非就是一棍子。

猜你喜欢
  1. 快穿小说
  2. 萧少小说
  3. 巨星妈咪小说
  4. 许你一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