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炼狱之主
炼狱之主

炼狱之主 巅峰的神 著

已完结 沈浩何媛

更新时间:2020-03-27 09:33:27
沈浩,少年被迫离家,亡命天涯五载,练就高绝身手,心怀壮志回归都市,谱写一段荡气回肠的男儿热血传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翠兰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无论赵慧使多大劲儿搀扶,王翠兰就是跪地不起,得知之前没签协议的老邻居全沾到沈家的光,王翠兰肠子快悔青。

二十万现金,一套带家电的精装修现房,上百万的财富,天天抱怨丈夫赚不上大钱的王翠兰怎能不羡慕嫉妒恨,更不愿错过。

丈夫张新民没脸来,她来,来之前已打定主意,跪到沈家三口答应她为止,否则一直耗下去。

沈建国赵慧心软善良。

绝对架不住她软磨硬泡。

在场老邻居何尝不清楚王翠兰的阴暗心思,很反感,碍于情面,只能耐着性子劝慰这个没少在邻居间翻闲话挑拨是非的泼辣女人。

旁人越劝,王翠兰哭的越厉害,一把鼻涕一把泪。

门口,沈浩默默瞧王翠兰闹腾,微微翘起的嘴角浮现一丝稍显不屑的笑,前些年,张大妈每次召集邻里为母亲捐钱看病,这女人不帮忙也罢,还总嘀咕难听的话,如今又搞这一出,脸皮够厚。

“妹子,能帮的,我一定帮,有啥……你起来说。”赵慧近乎哀求。

王翠兰头摇的像拨浪鼓,哽咽道:“我就跪着说,不是妹子存心来闹腾,是真没法活了,你们几家全有住的地儿,还给那么多钱,我们一家三口够惨的,连落脚的地儿都没,既然你家浩浩有能耐帮到这么多邻居,想来……不差我这一家……”

“翠兰阿姨,你来的晚了,我爱莫能助。”沈浩打断王翠兰,表明态度。

“那我一直跪着。”快被赵慧拉起来的王翠兰重新跪在地上,貌似可怜实则故意恶心沈家三口。

不去磨拆迁公司、开发商,来沈家闹,分明把这家人当软柿子捏,利令智昏,不想想拆迁公司为什么最后选择退让。

事已至此,沈浩岂容王翠兰继续撒泼,对束手无策的父母道:“爸,妈,你们不是打算今晚庆祝一下吗,正好我提前定了宁西大饭店中餐厅的包房,你们先去,我留下和翠兰阿姨聊几句。”

赵慧迟疑,担心儿子处理不好,伤了邻居情分。

“听浩浩的。”沈建国意味深长瞥老婆一眼,通过拆迁这事,他断定离家多年的儿子今非昔比,强过他们两口子太多太多,儿子怎么说,他们怎么做,不会有错。

“妹子,有些事,我和建国确实做不了主,只有浩浩能做主,你跟浩浩唠唠,我们先去饭店等你。”赵慧温言安抚王翠兰。

王翠兰痛快点头,深知能否获得百万财富完全取决于沈浩的态度,自信摆平一毛头小子轻而易举。

沈建国赵慧招呼一众邻居离开。

王翠兰仍双膝跪地,假惺惺哽咽抹眼泪。

“翠兰阿姨,小豪是你的心头肉。”沈浩眯眼凝视王翠兰,没头没尾的话令王翠兰茫茫然一愣。

小豪,王翠兰独子。

一个被爹妈宠坏的小屁孩。

“浩浩,你啥意思?”王翠兰皱眉问。

“如果小豪出点什么事,比如被车撞了、失踪了、死了残了,想必翠兰阿姨会很伤心。”沈浩边说边笑。

王翠兰盯着沈浩,人畜无害的笑容透着令她不寒而栗的陌生感,猛然间明白沈浩什么意思。

“你”王翠兰难以置信拔高语调,眉梢上扬,杏眼圆睁,护犊子的泼辣本色顷刻暴露。

“翠兰阿姨,冷静,冲动是魔鬼,你没胆子找拆迁公司理论,更没胆子去老黑家去王力家折腾,却来为难我们一家三口,真以为我们是软柿子?难道没琢磨琢磨拆迁公司为什么对我让步。”沈浩收敛笑意,气质陡变,变成那个在枪林弹雨中视人命如草芥的铁血狂徒,幽幽道:“是因为我比他们更恶更坏。”

王翠兰清晰感受着沈浩杀人无数积淀的煞气,惊得说不出话,本以为沈浩不敢把她儿子怎样,现在有些怕了。

“我杀过人,很多人,翠兰阿姨,你信吗?”沈浩冷笑着问王翠兰。

王翠兰支支吾吾,敏锐直觉告诉她,沈浩说的,很可能是真的,继而心慌意乱,想赶紧离开这空荡荡的房子。

“别再来为难我爸妈,否则后果自负,走吧。”沈浩下逐客令,王翠兰毫不迟疑爬起来,慌慌张张离开。

向公安举报沈浩?

心有不甘的王翠兰思来想去,打消这念头,沈浩敢说,多半不怕她举报,再者……可能连累宝贝儿子。

客厅落地窗前,沈浩目送王翠兰走远,叹口气,替这个爱耍小聪明的女人悲哀,而后他打车赶到宁西大饭店,发现父母以及十几号邻居聚在饭店门口,没进去。

“怎么不进去?”沈浩诧异问。

“这地方太高档了,总感觉不得劲,浩浩,要么咱换个地方。”张大妈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

“都到门口了,换啥地方。”沈浩拉住也在踌躇的父母,率先往饭店里走,其余人无奈,硬着头皮跟上。

他们窝在城中村穷了半辈子,从未想过此生能以贵客身份走入西京达官贵人云集的场所,难免拘谨,甚至不敢直视那些微笑问好的漂亮服务员。

仅剩的大包房被沈浩预定。

众人涌入华丽包房,啧啧赞叹包房的奢华,琢磨今晚这顿饭吃下来得花多少钱,一千?两千?

穷了半辈子,富人的挥金如土,距他们太遥远,吃顿饭破费一两千,已是他们想象力的极限。

“菜随便点,今天是个好日子,必须吃好喝好。”沈浩把服务员递给他的菜单推给父母,起身去卫生间。

赵慧沈建国翻开菜单,瞧清楚每道菜后的惊人标价,瞠目结舌,后悔走进这座富丽堂皇的酒店。

这时候,几个牛逼哄哄的男人闯入包房,其中一人叼着烟冲着诚惶诚恐跟进来的当班经理嚷嚷:“他们菜还没点,让他们坐大厅,这个包房给我们要了。”

当班经理快急哭。

已经有客人坐下,怎能赶出去。

“我们早定好的……”沈建国赔笑解释。

“我们力哥想坐这儿,市领导也得给个面子。”叼着烟的嚣张男人说话同时漫不经心藐视沈建国。

猜你喜欢
  1. 权谋小说
  2. 暖宠小说
  3. 前夫小说
  4. 种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