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秦魔
秦魔

秦魔 中二饼 著

连载中 苏秦沈玉霜

更新时间:2020-03-26 09:58:28
尘间俗世走了一遭,却发现自己有了野心和欲望。想长生不死,想天下无敌,更想建一个大大的后宫。所以他注定成不了仙。那,便做一个魔头吧。秦魔这个名字怎么样?人间如此美好。你可别辜负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七章一百块

大厅内顿时一片寂静,诸人面面相觑。

“对,只有这一个可能!”沈母重重点头。

沈玉霜的姿色,在江北大小豪门之间是出了名的,能与其相提并论的不过三两人,樊邵云看上沈玉霜,那是太合理不过了!

“怎么可能?”沈玉霜连连摇头:“我已经嫁人了,樊少怎么会看上我?明明是秦哥和樊老相谈甚欢,我今天看见了的。”

沈玉艳带着几分嫉妒酸酸道:“谁不知道他是个窝囊废,现在还是分房睡的?难怪周少对你一往情深,追你这么久,你都不同意,原来是勾搭上樊家少爷了。”

沈玉艳话音刚落,便听“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

“请注意你的措辞,不要随意侮辱我妻子。”苏秦淡淡道。

“你……你个废物敢打我?”沈玉艳不可置信的捂着脸,她完全没想到,苏秦居然敢打她的耳光。

沈玉霜也愣住了,没想到苏秦居然敢对沈玉艳动手,她的心里虽然有些埋怨,却也有一丝丝甜蜜。

“苏秦?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赘婿,居然敢对玉艳动手?”沈海涛顿时大怒。

“她又算怎么东西?居然敢侮辱玉霜?”苏秦针锋相对道。

“你……”

“好了!”沈老奶奶重重一顿拐杖,道:“玉艳,这种有辱家风的事不要乱说。”

沈玉艳心有不甘,但却不敢反驳老奶奶,只能连连点头,心中暗恨,老奶奶居然偏向那个废物。

她却根本没考虑,明明是她先口不择言的,老奶奶最爱面子,这种有辱门风的事,哪是能乱说的。

只听沈老奶奶道:“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

沈家之人纷纷称是,可是包括老奶奶在内,心思却是各异。

沈玉霜成年后,来沈家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包括同为江北七家的周家。周家的少爷周辰言就一直对沈玉霜一往情深,沈家屡次逼迫沈玉霜离婚,就是为了让沈玉霜嫁入周家促成周沈两家的联合。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窝囊废苏秦一直在其中碍事,成了横在周、沈两家之间的一根刺。

现在,难道樊家也看上玉霜了?这可不是简单的情情爱爱,豪门婚姻,向来是关系到家族存亡的大事,尤其沈家面临的这个紧要关头。

沈老奶奶思虑半晌也难以确定,叫过郭玉荣道:“玉荣,这事,想办法去打听一下,不要声张。”

郭玉荣微微点头,道:“妈,我们和樊家很少往来,这倒是不好打探,不过下个月就是您的七十大寿,各家都会来祝贺,不如到时候趁机会试探试探。”

老奶奶微微点头,显是同意了。

一夜无话。

樊家,樊老正满脸慈爱的和个穿着连衣裙的靓丽女孩有说有笑。

这少女相貌纯净无暇,楚楚可人,肌肤白的像最精细的象牙,正是樊老最宠爱的孙女,樊素。樊素本在江南开拓一处分公司的生意,听到爷爷病愈,父亲被赶走这一连串的大消息,连夜赶了回来。

“爷爷,你把黑卡给了一个外人?”樊素一脸好奇的问道。

“一点铜臭之物算什么?苏小兄弟可是位高人,若不是他,我的病还没法这么快好转,你以后一定要多多结交,万不能得罪。”樊老告诫到。

一点铜臭之物?那是一点?一张黑卡,可是能调动樊家十分之一家产的啊!樊素在心底呐喊。

整个樊家,也只有一张黑卡。作为樊老最疼爱的掌上明珠,这张黑卡,基本已经是内定给樊素作为嫁妆了,可现在,爷爷轻易将黑卡给了个外人,让樊素着实难以理解,要不是爷爷谈吐还算正常,樊素简直要觉得爷爷是不是病的又重了。

樊素可不是樊邵云那样的二愣子,表面上楚楚可人,一脸单纯,可实际上却是精明的很,少有人能在她手上讨了好。

“我倒要看看,那是什么人,哼。爷爷刚刚伤愈,脑袋还不怎么清醒,怕是被那人花言巧语给骗了。”樊素心中暗想,表面却一脸乖巧:“既然爷爷说是高人,那铁定没错了,以后我见了他,一定恭恭敬敬的。”

“不仅如此,要拉拢,知道吗?樊家当年筚路蓝缕,从海州避难到江北,打下这样大的生意,靠的是什么?是朋友!是眼光!是信义!”樊老面色严肃道:“当年要不是我一饭之恩,拉拢到了落魄时的杜时钦,又怎会有今日樊家偌大的家业?”

樊素心中无奈,这事爷爷也算讲过百八十遍了,耳朵的听得长茧了,然而她又不好打断,只得乖乖听完,心思却早就飞到了八百里外。

就在这时,樊邵云风风火火的闯进门来,大老远便喊:“爷爷,我有重要事和你说。”

樊素一见,顿时来了救星,道:“爷爷,让哥陪你聊会,我还有些事。”

至于樊邵云的重要事,她是没一点兴趣,她这位哥哥什么德行,她最是清楚,无外乎一些狐朋狗友鸡飞狗跳的事,反正没一件正经的。

樊素出了门,立刻唤来一中年平头中年人,道:“王叔,给我去查查这个苏秦是什么来头!这名字怎的有些耳熟。”

王叔是樊素从小到大的贴身保镖,与樊素如同父女,闻言面色古怪,道:“小姐,倒是不用查,还记得一年前,沈家的沈玉霜招了个赘婿的事吗?”

樊素一愣,立刻惊道:“我想起来了?是他?那个笑料?江北第一软饭男?”

苏秦这个名字,樊素可能记不太清,但苏秦这个人,樊素太有印象了。整个江北,最出名的三位大家闺秀就是沈玉霜,樊素,还有王家的王青蝉了。三人表面是好闺蜜,背地里却在默默竞争,只不顾这一切在沈玉霜结婚后,便戛然而止了。

谁也没想到,沈玉霜会喜欢上一个窝囊废,这让樊素顿时没了和她分高下的心思,至于那窝囊废叫什么,樊素根本没关心过。

这一次,听到苏秦这个名字,樊素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见王叔面色沉重点头,确认了樊素的猜测。

樊素立刻不能忍了,拍桌而起道:“爷爷居然被那个软饭男骗了?这事要传出去,我樊家岂不成了江北笑料?那软饭男,将玉霜骗的团团转,现在又骗到了我樊家头上?”

王叔斟酌着语气,道:“老爷可能另有打算?”

“什么打算,我看是爷爷病没好利索,被这软饭男骗了,给我查查那软饭男在什么地方,我去会会他,我倒要看看他有几斤几两,敢欺到我樊家头上!”樊素拍板道。

江北古玩市场,苏秦和沈玉霜并肩携手。

下周便是沈老奶奶的大寿,他是跟着沈玉霜来给老奶奶挑祝寿礼物的,可来了后,却发现了意外之喜,这里有些古物,居然有微弱的灵气存在。

这些灵气如果全部用来吸收的话,也是不小的收获了。

“这块玉多少钱。”苏秦随手掂起个玉砚台。

“哦,这个啊,可是稀罕东西,出自北宋时期,乃是文豪欧阳修曾经用过的……”店老板一副肉疼的表情。

“多少钱。”苏秦皱眉重申道。

“一口价,十万。”

苏秦面无表情的掏出黑卡刷了卡,提起玉砚台就走。

店老板见苏秦利索的样子,一副懊恼的神色,显是没想到苏秦会这么利索,早知道就该多说点了。

沈玉霜小声委婉道:“秦哥,这古玩城,骗子很多,人奸似鬼,东西多,但是大部分都是些赝品,拿来送礼不太合适。”

苏秦自信一笑:“放心,我另有大用。”

沈玉霜对苏秦无比信任,闻言便不再说什么。

不远处,樊素低调的坐在一辆黑色奥迪A6里,却是咬碎了银牙。

“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不心疼是吧?拿着老娘的钱,在玉霜面前充大款!哼!”

作为樊老的掌上明珠,她的手机号很早就和苏秦手里的黑色银行卡绑定在一起,每一笔开销都有记录,每一次短信提示,樊素就一阵莫名火大。

在苏秦花了二十万买了个明显是赝品的大花瓶后,樊素再也忍不住了,蹭的一声从车里钻了出来,气势汹汹向二人走去。

苏秦这会正看着一个玉蟾。

这个玉蟾卖相极差,成色昏黄,苏秦表面没什么异常,随口问价,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方玉蟾,乃是在风水宝地取出的上等美玉,精心雕琢而成,你看这工艺,乃是汉朝最鼎盛时期的风格,世所罕见……”店老板洋洋洒洒。

古玩市场来了个人傻钱多的二愣子冤大头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人人都期待着苏秦上门好狠狠的宰一笔,店老板在苏秦进门时候,这台词儿就编好了。

这一次,苏秦罕见的没有打断,淡淡的听着,虽然他也知道这店老板所言非真。

等到店老板吹嘘完了,苏秦才淡淡道:“多少钱。”

店老板伸出五个手指:“五百万!”

沈玉霜和小兰齐齐迟疑了一下,对于她们而已,五百万也不是个小数字。若是花五百万买其它,沈玉霜不会有什么意见,可是这方玉蟾,却明显的有些粗制滥造,雕功虽然还不错,可是卖相太差了,色泽昏黄,还有数道裂纹,鬼知道这样一块玉,居然还有人拿来雕东西?

“五百万?可以。”苏秦面无表情,随手掏出黑卡。

别说五百万,便是五个亿,苏秦也会买。

店老板见苏秦这么爽快,暗暗后悔,心道还是说的少了。

就在苏秦刷卡时,一个声音传来:“慢!”

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美貌少女面无表情走了过来,正是樊素。

只见樊素狠狠的剜了苏秦一眼,向着店老板伸出一根手指:“这么骗我朋友?实在是有些过了,五百万有些贵,这个数怎么样?”

店老板面色一僵:“这位姑娘,一百万,是不是有些太低了,我这块玉,可是……”

樊素甜甜一笑:“老板您真会说笑,我说的不是一百万,是一百块。”

猜你喜欢
  1. 皇叔小说
  2. 商女小说
  3. 废妃小说
  4. 首席爹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