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主角陆叶白风雪 狂婿如龙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0-03-26 16:33:13    编辑:小王

狂婿如龙

推荐指数:10分

《狂婿如龙》在线阅读

《狂婿如龙》小说简介

主角是陆叶白风雪的小说叫《狂婿如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生欢喜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隐忍为婿,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今朝怒龙睁眼,恩怨情仇一肩担尽!我点朱砂向风雪,此生人间不称红!...

《狂婿如龙》 第1章 风雪女神 免费试读

“把这离婚协议签了,明天跟风雪去趟民政局。”

陆叶抬起头,看见自己的丈母娘张若云嫌恶地将两张纸扔到他面前。

而一个容颜倾城却脸色苍白的女人,就站在张若云的身后。

她是陆叶的老婆,白风雪。

风雪之名,清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生得国色天香,却嫁得黯淡无光。

清城谁不知道,她嫁给了一个窝囊不堪的废物女婿。

见白风雪冷若冰霜,陆叶的心一疼,双手有些颤抖地接过这张离婚协议书。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白风雪看到陆叶接过协议书,表情一黯,别过脸去。

她心里对这个守护自己十年的老公,彻底绝望了。

陆叶,我白风雪可还记得!

十年前,风雪之夜。

你衣衫褴褛,手持木棍,为了保护素不相识的我,被流浪狗咬得遍体鳞伤却不肯退却。

以棍当剑,行侠仗义!

从那时候起,我便开始崇拜你了。

你是我心中的奇勇大侠。

但是,我还记得你的勇气,你自己呢!

这些年,你把你的一腔热血和勇气,丢得一干二净……

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每日轻言细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活得,还有男人样吗!

我真的不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等了你十年,你也让我失望了十年。

就是今日,你面对这一纸离婚协议,但凡敢说一个不字!

我白风雪就敢此生与你相依为命!

可惜,你不敢……

你连抓住老婆的勇气,都丧失了。

我们,缘尽于此,也好……

白风雪想到这,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水,转身离开。

而张若云却是嫌恶地看着陆叶,心里得意极了。

十年前,自己这傻女儿救回一个小子,硬是将他收容在家十年。

甚至,三年前力排众议,与他结婚。

这件事情几乎轰动了整个清城。

本该凭借风雪之姿更上一层楼的白家,也因为这件事情沦为倾城笑柄,从此一蹶不振。

倾城美女,嫁给了一个穷酸窝囊的流浪儿。

这个笑话,在清城传了三年,盛久不衰。

现在,女儿总算想明白了。

只要跟这小子离婚,女儿定能凭无双容颜,在清城重获新生。

对了,之前那个苦苦追求风雪的林青峰,好像不错,家里有钱有势,刚好这阵子我们白家有求于他们林家。

嘿嘿……

“快签!我女儿明天还要去跟林青峰约会呢。”张若云看陆叶迟迟不动,怒骂道。

陆叶叹了一口气,收起离婚协议书,却是冷淡地说道:“待会儿吧,我正在给风雪熬汤。”

张若云鄙夷地看着陆叶,哼,这十年来,这小子始终摆着一张臭脸,仿佛丝毫没有将白家上下放在眼里。

也只有风雪,才能令他微微一笑。

你算什么东西!

谅你也不敢不签!

张若云再催促一声,就离开了厨房。

等她们离开后,陆叶忽然苦笑了出来,眼里满是酸涩。

他看着咕咕冒泡的那锅汤,眼眶灼热。

风雪,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些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因为,你身子有病。

你天生寒体,不能受大**。

每个月末夜里,都会寒毒侵袭,冰冷难当。

我怎么忍心,再去**你……

若不是我每月此时熬这一锅汤里加了药材,你撑不过十五岁……

还有一年时间,你就可以痊愈了。

只可惜,一年……

你为什么不能再给我一年时间!

你对我,真的就那么失望吗?

你可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我因你一句需要人陪,在你身侧一守,就十年啊!

想到这,陆叶心痛不已。

但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一看电话号码,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一个,十年不曾出现的电话号码。

难道家里……

“喂。”陆叶马上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悲恸的声音,“小少爷,老爷子,昨晚仙逝了……”

一句话,如惊雷,陆叶整个人彻底呆滞了。

爷爷,仙逝了……

陆叶生在医术世家——北洛陆家。

父母早逝,他从小因为天纵奇才锋芒毕露,被家里其他人嫉恨。

只有爷爷,一个人疼着他。

但最终,爷爷为保他平安一生,狠心让他假死,将他彻底送出这个勾心斗角的家。

也是流落街头的第一晚,他遇见了白风雪,这个令他一辈子心疼的女孩……

“小少爷,其实老爷子这些年,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你,也一直在为你培养势力。老爷子还有封信给你,我这就去接你吧。”电话里哽咽地说道。

陆叶答应了一声,挂完电话,整个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个经常把自己扛在肩头,喜欢用胡渣扎我小脸的爷爷……

那个半夜里偷偷溜进我房间,教我医术,我一打瞌睡就敲我脑袋的爷爷……

走了……

陆叶没发觉,眼泪已经满脸。

直到一股烧焦味和浓烟,才重新唤起陆叶的心神。

糟了,汤烧糊了!

陆叶赶紧起身,但是已经晚了。

这时候,张若云直接从外面冲进来,捂着鼻子,破口大骂:“靠!你他吗有病是不是!你是不是存心想报复我们白家,想把我们白家都烧了!”

“你的心怎么这么恶毒!”

“风雪嫁给你,简直是瞎了眼!”

“离婚!马上给我签协议!我一刻都等不了了!”

张若云身后的白风雪,眼神晦暗,却是没有说话。

陆叶,你也会流泪吗?

你是在为我们缘分已尽而伤心流泪吗?

可惜,没有用。

十年了,你懂我的心吗?

我需要你为我流下的,不是懦弱无助的泪。

我要你为我流下的,是以棍为剑、生死无悔的热血!

你敢为我生,我敢为你死……

你不懂……

而陆叶的脑袋,已经开始浑浑噩噩了。

大悲大痛,冷言冷语,狠狠地刺在陆叶的心上!

他脑袋一轰,眼睛,开始生出十年来!

第一抹凌厉!

他抬起头,看向张若云和白风雪。

一个,嚣张无度,刻薄无情!

一个,冷若冰霜,十年温柔化绝情!

这样的白家,我陆叶,不屑为伍!

你们不要后悔!

世间疼我爱我,惜我珍我者,唯我爷爷一人。

而我陆叶,不屑同情,无需怜悯,此间大道,一人足矣!

想到这,陆叶忽然起身,抓起台上那两份离婚协议书,直接签字!

签完字,他再度看了一眼白风雪,头也不回地走出厨房!

而就是这一眼,让白风雪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般的震撼。

这眼神……

冷傲、霸道!

如一只负伤却倔强的孤狼!

看着他大步离去,白风雪有种错觉!

就好像,自己刚才每一个漠然的眼神,如箭如芒,都在他身上溅起了一捧血!

就好像,他离开的每一步,踏血而行,步步离殇!

这眼神,这身影!

不正是十年前,风雪夜小陆叶救下自己负伤离开的身影吗!

如今,他身无伤,心悲怆……

想到这,白风雪眼泪刷的掉了下来,直接朝门外冲去!

而张若云看到白风雪居然反悔去追陆叶,气得大骂一声,也赶紧追了出去!

白风雪在门口,看见了一身冷傲的陆叶。

他好像,在等什么……

是在等自己的挽留吗……

白风雪本想上去,却忽然心底一酸,迈出的脚步,又缩了回去。

自己,还挽留他干嘛……

与其相看两厌,还真不如,互断一臂,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而张若云却是直接冲了上去,指着陆叶骂道:“你小子狂什么狂!还敢给我们甩脸色了!这么多年,我们白家就是喂条狗都知道摇尾巴!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就连结婚,一件聘礼都拿不出手,我女儿说什么了吗?你还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

白风雪见母亲还如此不肯罢休,赶紧上去,想要劝阻。

但是张若云却冷笑道:“风雪,你还不知道这小子的德行吗?你以为他真要走吗?他一个废物,身无分文的,能到哪去?他就是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博取你的同情。”

“我早就看穿他了!”

白风雪不忍看陆叶如此受辱而不还口,哽咽说道:“妈,不要说了,你也知道他身无分文,我们也算好聚好散,你口袋有没钱,能不能拿点给……”

张若云鄙夷地看着沉默不语却双目赤红的陆叶,心里痛快极了!

十年了,忍了他十年,终于到头了!

我就要让这小子身无分文饿死街头!

让他知道,没有我白家的施舍,他在外面,连条流浪狗都不如!

白风雪看张若云不肯最后帮一把陆叶,叹了一口气,转身要回里面拿钱。

张若云忽然目光一凛,赶紧一拉白风雪。

目光尽头,一道黑线,缓缓出现。

“风雪,快看,那辆车是不是劳斯莱斯幻影?我还真第一次见啊,这线条,真漂亮!”

“也不知道哪个有钱公子哥开的,要是风雪你坐上去,那就是车美人娇,你就应该过上这样的生活知不知道。”

白风雪却是目光紧紧盯着陆叶,看都不看那豪车一样。

但是,张若云忽然我靠一声叫了出来!

那辆劳斯莱斯,竟然停在了他们家门口!

张若云转念一想,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是青峰派过来接你去吃烛光晚餐的!”

“我今天有跟他说你要跟这废物离婚,他肯定开心坏了。”

“就是没想到,他家居然有钱成这样,风雪,你幸福之日来了!”

白风雪听到这,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自己这个妈,太过分了。

陆叶还在这里,她说出这些话,岂不是让陆叶更加难堪!

张若云看白风雪目光在陆叶身上,顿时冷哼一声,却是掏出一叠钱,直接塞给陆叶!

靠!算我张若云踩到屎了,丢了一千块钱!

给他还真不如施舍乞丐!

至少乞丐还知道磕头感恩!

“滚,听到没有!我女儿要跟新男朋友约会去了。”

一个带着白手套的司机,已经站在车旁,打开车门,朝陆叶的方向做出恭迎的姿势。

张若云看到这手势,激动地推搡着白风雪,催促她快点去赴约。

而陆叶手里被塞了一千块钱,忽然冷笑了出来。

钱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钱算什么东西!

我陆叶要钱,足可富甲一方!

我陆叶要势,当以君临天下!

只是,我不屑!

我需要的,只是一个白头爷爷,还有一份……

白头偕老……

想到这,陆叶冷笑一声,忽然随手一撕!

十张钞票抛向空中,竟是下起血色之雪。

他大步朝那辆车走去,张若云刚要怒斥,却是看到了无比骇然的一幕!

那司机,恭恭敬敬地朝陆叶鞠了个躬。

陆叶,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狂婿如龙
狂婿如龙
一生欢喜/著| 都市生活| 连载中
狂婿如龙写的不错,其实有热血和搞笑的,很好看的一本书。